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行人目送温峥辰上电梯后,转身进入工作室。

    一进门,叶怀信就好奇的问:“温经纪去哪里?谈生意?”

    温峥辰虽然不是不修边幅的男人,但也绝非追求外貌的男人。一般需要与人谈生意,亦或者是见客户时会稍微收拾一下,可是今天打扮的如此精细,十分罕见,应该是要去见大客户吧。

    叶静嘉却笑眯眯的回答:“约会。”

    “约会?”众人瞪大眼睛看向叶静嘉,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

    “怎么,温经纪不能约会?”叶静嘉问。

    “能是能,可是温经纪和谁约会?”

    “对啊,是谁?”

    “太意外了,温经纪明明每天都在工作,怎么认识的女朋友?”

    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实在是温峥辰“爱岗敬业”的精神深入每个人的脑海中,很难将他与恋爱扯在一起。再者,能是谁抓住温峥辰那颗热爱工作的心呢?

    反倒是袁圆恍然道:“我知道了,是不是年初的时候顾姐给温经纪介绍的女朋友?”

    众人纷纷点头,确实,年前的时候温经纪相过几次亲。

    “不是都无疾而终了吗?”唐棠拆台。

    叶静嘉始终没有说出真正的答案,只道:“至于女方是谁,以后你们就知道了。”

    见状,其他人也识趣的不问了。

    距离晚饭还有一段时间,无事可做的众人玩游戏的玩游戏,看书的看书,在工作室内各干各的。原则上,rcine居住在顾白的房间,完全可以在那边休息。

    不过六人识趣,自知那里是顾白的家,与工作室无关,不好过多占用。

    除了睡觉,他们平时都待在工作室内。

    原本不小的工作室因为人多,而被塞得满满当当。

    不住在工作室的周齐,今天之所以陪rince回来,原因很简单,他需要向叶静嘉汇报今天的工作内容与细节。

    因为之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所以叶静嘉格外警惕,要求经纪人必须汇报当天rcine工作的详细内容。今天虽然是乐乐与周齐一起带rince,不过因为乐乐有家庭要顾,所以汇报的任务便落在周齐身上,周齐是单身倒也不在乎多呆一会儿,再者他也非常重视这份汇报的工作,重视与老板接触的机会。

    周齐汇报完,便听叶静嘉说:“我知道了,以后正常工作,不用再汇报了。”

    周齐不解的看向叶静嘉,“老板您的意思?”

    见众人都看过来,叶静嘉笑笑,回答道:“我的意思是警报解除了。”

    警报解除有许多含义,最直白的含义便是没有危险了。

    “表姐,你知道是谁了?”叶怀信瞪大眼睛脱口而出。

    叶静嘉笑笑,她当然不知道。不过她却知道之前的一切不是刻意针对自己,而是针对另外一个人,自己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

    “放心,这次的事情只是一次意外。”叶静嘉笑着安抚,不欲深说,也无法深说。

    众人一向相信叶静嘉,现在她说无事,自然放下心来,尤其是叶怀信已经吵着要回宿舍了,他的还在宿舍里呢!

    唯有阎卜成摸着下巴看向叶静嘉,觉得古怪。

    明明今天上午的时候叶静嘉还很担忧工作室的未来,怎么现在就放心了。

    难道……

    林淼!

    现在想想,林淼离去时的背影怎么想都有一种落荒而逃的感觉。难不成,林淼与这次的事情有关?可是想想中午时叶静嘉与林淼的关系,阎卜成觉得不应该。想想中午吃饭时叶静嘉的表情,阎卜成更觉得不可能。

    绞尽脑汁的阎卜成也没有想到原因,不过看叶静嘉的表情,她大概是不会说了。

    叶静嘉确实不会说,因为她不知道如何对别人开口。

    再者。

    所谓的生父,不提也罢。

    他从小对自己不管不问,虽然现在为自己配备了三名能力非凡的保镖,但自己的真实身份,却为工作室的员工带来了不大不小的麻烦,想到躺在医院病床上的吴芜,叶静嘉不知如何看待这位位高权重的父亲。

    叶静嘉只盼,以后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生父可以处理妥当他自己身边的事情,不要让自己身边的人无辜受牵连。

    想到这里,叶静嘉打了一通电话,要求班鹏过来。

    叶静嘉将班鹏带到会议室,二人曾在城堡隐晦的谈过一次。此次,叶静嘉开诚布公的直言道:“你回去告诉他,我不希望自己的生活受到影响。”

    班鹏愣了一下,震惊的看向叶静嘉,最终千言万语只化作一句:“是,小姐。”

    说完,班鹏离开,他的表情异常凝重。

    叶静嘉对班鹏说的话,三分钟后便以书面文字的形式送到了荆先生的书桌上。

    “嘉嘉果然是知道了。”荆先生的表情有四分苦涩,三分悔意,两分无奈,以及一分抹不去化不掉的欢喜。

    荆燃自知一旦嘉嘉的身份曝光,必定有人会刻意针对她。

    只是他不曾想到,刻意针对嘉嘉的人竟然是他们,他们怎么敢去明晃晃的去招惹自己的珍宝。

    这是在试探自己对于嘉嘉的心意?

    荆燃冷笑一声,轻声道:“有些人,是该动一动。”

    荆先生的语气依旧平静,但眼底不加掩饰的怒火,看的楚楚浑身一震。

    自她来到先生身边,先生从未有过如此外露的神情,显然此时此刻的先生非常非常非常的生气。

    那些人,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欺负到小姐头上。若是他们直接对付小姐也算是有胆量,用如此猫捉老鼠一般的龌龊手段吓唬小姐,显然不将小姐放在眼里。

    明明都是一家人,明明先生已经看在姓氏的份上对那些人千般忍让,明明他们今天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先生给予的,为什么他们却选择触碰先生的底线呢?

    楚楚不懂,也不想懂。

    “是,先生。”楚楚点头,转身离开。

    楚楚走后,荆燃不知为何,轻笑了一声。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