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另一边,与prcey发生矛盾的节目组也在开会。

    饭局的事情,是年婷私下与节目组的导演谈妥的。虽然导演心中仍有不少怨气,但看在年婷的面子上,想到年婷与温峥辰关系,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导演一人无法做主,需要与节目组全体沟通。本以为事情不会太好办,没想到制片人特别干脆的答应。

    制片人说:“既然是有误会,将误会解开就是了,如果prcey里的那对双胞胎真的与那个大伯为遗产发生过纠结,倒也是可以理解他们罢录的缘由。”

    策划道:“是啊,听说昨天叶静嘉工作室走背字,全体倒霉,那个助理还被人敲晕了,几个孩子胆子小也算正常。”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便将事情确定了下来。

    虽然事发后,节目的导演与策划大发雷霆,可是当他们渐渐冷静下来,也有些后悔,毕竟prcey有叶静嘉工作室坐后台。虽然叶静嘉工作室不算什么,但叶静嘉背后顾白,有亓氏,甚至还有周琳。

    这些人,都不是他们小小的节目组可以得罪的起的。

    更令节目组怵头的是,当时是宁潸潸过来捞人,与宁潸潸搞僵关系,便是与薄氏搞僵关系。强大的裙带关系,令节目组缺了几分底气,想尽快将事情和平解决,只是苦于没有途径。

    现在,年婷做中间人,将事情解释一番,节目组的想法很简单,无关什么原因,借坡下驴。

    导演见节目组上下都同意,张了张嘴,最后只将年婷的说辞说出了一遍:“既然咱们与prcey只是有些误会,不如今天我们便将矛盾化解了?”

    节目组顺水推舟,点了头。

    当晚,叶静嘉带着prcey,温峥辰,以及宁潸潸做东,宴请节目组。节目组倒也给面子,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之所以宁潸潸也在其中,是因为当时是由宁潸潸将prcey带走,叶静嘉也是有意化解双方的矛盾,以免日后见面尴尬。

    见到宁潸潸的节目组面露惊喜,他们确实不希望与宁潸潸留有矛盾,一次解决太好了。

    初次见面,众人颇有几分尴尬,年婷自知自己的身份,立刻起身,在一番短暂的介绍后,将双方误会重点讲解了一翻。年婷先从叶静嘉工作室昨天的不顺开始讲,然后讲到昨天prcey的罢录。

    罢录的事情一带而过,年婷重点将叶怀瑾叶怀信与其大伯的事情细细的讲解了一遍。身为主持人的年婷叙述起故事来,自然是手到擒来,详略得当,感情丰沛。

    节目组众人明明已经听过事情的缘由,可是同样的话从年婷的嘴里说出来,只让人恨的牙痒痒!

    制片人直接拍桌子怒骂道:“没想到,天底下还有这种亲戚!”

    坐在一旁的当事人叶怀瑾与叶怀信,脸色则有些不好看。

    虽然来之前叶静嘉便说,这件事情一定要说。他们也很清楚这件事情是prcey的最大的“黑点”,必须公之于众,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以防以后继续拿叶兰林兴风作浪。

    二人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的被人说起来,那种滋味还是有些不好受。毕竟,谁也不希望自己难堪的过去被人摊在桌面上讨论,哪怕旁人是用一种愤怒与怜惜的语气。

    与此同时,坐在二人身边的队员表情也非常震惊。

    他们隐约知道叶怀瑾与叶怀信与家中亲戚关系不好,但却从来不知为何不好。这是他们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细致的讲述叶怀瑾与叶怀信的过去,越听越愤怒,只觉得那种大伯欺人太甚,不配为人!

    过去,他们曾经羡慕过叶静嘉是二人的表姐。

    可是现在,他们不羡慕了。

    他们用为二人夹菜的小动作,表达自己的关心。

    听完年婷的一番后话,策划适时的开口道:“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巧合,我们原本是好意,却弄出这么大的乱子。”

    “就是,事情太巧了,他们也是年轻,加之当时情况特殊,经纪人、助理都不在身边,有些心慌,才做出了如此不妥的举动。”温峥辰开口道,随即看向六人。

    六人连忙起身向节目组道歉,之所以道歉,也是因为从某角度来说,确实是六人做错了。不过道歉只是口头道歉,这酒水叶静嘉绝对不许六人碰。

    节目组原本就不想将事情搞僵,顺水推舟,表示都是一切误会,暗示既往不咎。

    如此一来,双方便是和好如初。

    至于宁潸潸与节目组的关系,则更好处理。双方都是聪明人,宁潸潸不可能给一个小小的节目组道歉,节目组自然也不会强求。不过宁潸潸比平日的态度要热情三分,传递出了一种和好的信号,节目组识趣的用温友善的态度表明自己的观点。

    见大问题处理的差不多了,导演不禁抱怨了一句:“既然不能请亲人,下次你们可要早说一声。”

    “什么?”叶静嘉一愣,她自然的说:“我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情。”

    “不可能,我明明派人去和你们聊过。”导演一脸惊讶的看向叶静嘉,语气肯定。

    叶静嘉看向温峥辰,温峥辰笑着询问道:“您是和谁说的?”

    导演回答道:“当时我让我们节目组的副导,她……”

    不等导演说完,策划便打断导演的话,“不对啊,小赵的姥姥不是走路的时候摔倒,肩膀骨折,小赵请假去照顾她姥姥了吗?”

    “哦哦,对。”导演恍然,他这才后知后觉的发现问题出在哪里,有些尴尬的解释道:“我们的副导小赵从小跟着她姥姥长大,她姥姥身体不好,前段时间出门摔断了胳膊,现在生活无法自理,她孝顺,请假回家,走的时候匆忙可能把这事儿给忘了。”

    “没想到还有这种乌龙,怪我们怪我们。”制片人一听,连忙开口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