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聂宝云低着头,没有回答。

    她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她知道三百万对于阎卜成而言是一笔巨款,可是她没有办法!

    想到昨晚舅舅一家,在自己家对母亲的哭闹。

    想到昨晚一整夜,母亲对着自己默默垂泪,讲述小时候舅舅对自己的疼爱。

    聂宝云屈服了,她想,阎卜成说过叶静嘉人很好,虽然阎卜成没有三百万,但是叶静嘉一定有。他们可以找叶静嘉借,然后一起慢慢赚钱还给叶静嘉。

    只要有了这三百万,满足了舅舅舅妈的心愿,母亲就不用哭泣了。

    这样想着,聂宝云原本慌乱的心渐渐安定下来,她觉得自己做出了两全其美的正确决定,全然没有考虑过,阎卜成愿不愿意背负三百万的债款,以及叶静嘉会不会轻而易举的白白借出三百万。

    “说啊,你告诉他没有三百万不结婚!”聂舅妈推了一把聂宝云,趾高气扬的看向阎卜成。

    聂宝云虽然已经做出了决定,可是不知怎的,张张嘴,说不出口。

    聂舅妈见聂宝云不开口,以为她反悔,心生怒意,不禁再次猛推了一下,呵斥道:“你哑巴啊,说话!!!”

    聂舅妈对聂宝云的态度糟糕透顶,阎卜成甚至想将聂宝云拉到自己身边来,却听聂宝云竟然真的一字一句的重复道:“没有三百万,不结婚。”

    听到聂宝云亲口说出“没有三百万不结婚”的那一刻,阎卜成以为自己会非常的痛苦,非常的愤怒,没想到他的心情意外的平静,他冷静的点头回应道:“我明白了。”

    正当聂宝云以及其舅舅舅妈以为阎卜成的明白是给钱的时候,阎卜成却出人意外的说:“既然没有三百万不能结婚,那我们分手吧。”

    这一次,聂宝云一直低垂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她柔软的内心突然感觉到一阵剧痛,疼得她几乎不能呼吸。聂宝云很爱阎卜成,她不敢相信阎卜成会与自己分手。

    为,为什么要分手???

    聂宝云的眼神惶恐且茫然,她不明白阎卜成为什么要分手,他明明说过要娶自己的啊,他不是已经答应三百万了吗。

    聂宝云哭了,她的眼泪顺着脸庞流了下来。

    若是往日,看到哭泣的聂宝云,阎卜成早已心软,可是现在,他的内心真的非常的平静,大概是看过太多次的眼泪,已经疲倦了。

    聂舅妈见当即大怒,“想分手?没门!”

    阎卜成挑眉,倚靠在沙发背上看向聂舅妈,“我们是自由恋爱,为什么不能分手?”

    若是了解阎卜成的人便会发现,此时此刻的他与刚刚截然不同。阎卜成已经彻底想通,不再被恋情所困,而是站在看热闹的角度看待这件事情,他在故意逗聂舅妈。

    阎卜成下意识看了聂宝云一眼,想看看聂宝云的反应,却见明明泪流满面的她却没有抗争一下,甚至没有说出一句“不要分手”。阎卜成心想,自己做出了正确的决定。

    阎卜成的一眼,却被聂舅妈当做旧情未了,她心中瞬间有了底气,继续口中狂言:“**还要给钱呢,你白睡聂宝云不要钱?!我告诉你,想分手,三百万,少一分都不行!”

    粗语的言语,恶劣的态度。

    聂舅妈竟然将聂宝云比作妓女,阎卜成心中不喜,不过见聂宝云都没有任何反应,他也不愿意再次多说无益的话。只见阎卜成冷着脸说:“我和她没有睡过。”

    “你,你说什么?”聂舅妈一愣,显然不信。她猛地拉了一把聂宝云,凶狠狠的逼问:“你们是不是睡过,是不是!”

    聂宝云被舅妈的态度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想将胳膊抽回来,却被舅妈狠狠的捏住。聂舅妈大力的捏着聂宝云的胳膊,希望她说是,可惜聂宝云令她失望了。

    “没有。”聂宝云异常老实的摇头,过度腼腆自卑的聂宝云同样不会撒谎。

    哪怕聂舅妈再三追问是不是,甚至说“不要隐瞒”聂宝云依旧摇头,没有就是没有。

    阎卜成双手抱胸,看着聂舅妈折腾。

    原以为事已至此,聂舅妈翻不出什么风浪,却见她猛地转身看向阎卜成,威胁道:“阎卜成如果你敢不给,我就去曝光!让叶静嘉和那个什么身败名裂!”

    阎卜成被聂舅妈的态度惊呆了,她凭什么让叶静嘉与rince身败名裂?

    不过不等他问出口,便听有人道:“谁让我身败名裂?”

    只见叶静嘉从推门而入,她看向聂舅妈,笑着问:“你打算用什么方法让我身败名裂?说来我也听一听,长长见识。”

    阎卜成一改刚刚的随意,立刻站起来,站在叶静嘉身边,“老板。”

    这是阎卜成第一次称呼叶静嘉为“老板”,叶静嘉挥挥手,示意无事,她似笑非笑的看向聂舅妈,完全无视聂宝云,至于那位只说过一句话的聂舅舅,她更是理都不理。

    聂舅妈张口便是,“你员工睡了我们家孩子不负责!”

    “三百万的责任,恐怕一般人负担不起。”说着叶静嘉走到了聂宝云身边,她啧了一声,不禁道:“聂宝云我原本只以为你腼腆了些,胆小了些,没想到还有信口开河,漫天要价的本事?”

    叶静嘉的声音轻柔至极,听在聂宝云的耳中,却如同冰冷冷的蛇,令人毛骨悚然,她不禁紧紧地抓着裙摆,头往下低。

    叶静嘉见聂宝云如此反应,冷冷一笑,转而道:“今天我真是大开眼界,结婚要三百万,分手也要三百万,如此说来,谁沾染上聂宝云,没有个三百万就无法脱手了?”

    说着,叶静嘉走到一张单人沙发旁,坐下。

    她冷冰冰的开口道:“威胁人这种把戏,未免有些老套。这钱,阎卜成一分都不会出。当然,你们大可以去说,不过说之前我必须警告你们,刚刚你们说的话已经被我们全部录了下来,如果对外说的有出入,恐怕你们的工作也会不保。对吧,冯经理,沈主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