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阎卜成的话题没有展开深谈,无论他人如何热心,却也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话不能说。

    饭后,有人收拾餐桌,有人洗完,有人准备果盘,阎卜成则被安排去楼上喂狗喂猫,jeff则主动要求与他一同上楼。

    “对了,今天给小二和小黑吃猫罐头。”袁圆叮嘱道。

    阎卜成喂阿福吃狗粮的时候,jeff则在为两只猫打开猫罐头,将打开的猫罐头放到两只猫的碗中后,他说:“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语罢,jeff下楼,独留阎卜成一人在楼上。

    阎卜成看着正低头吃着狗粮的阿福,不禁伸手摸了摸阿福的头。

    阎卜成虽然喜欢玩乐享受,却不是花花公子,他对聂宝云是认真的,希望二人可以白首偕老。

    他决定,再次彼此最后一个机会。

    阎卜成起身,走出房间。

    没想到,阎卜成没有主动去找机会,机会却送上了门来。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一对夫妇找上门来,要求见阎卜成。

    开门的是温峥辰,他问:“二位是?”

    “你不需要知道我们是谁,我们要见阎卜成。”说话的女人口气之嚣张,令人侧目。

    温峥辰自然不可能乖乖的放他们进来,不过不等他开口,阎卜成已经站在温峥辰身后问:“你们找阎卜成有什么事。”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阎卜成,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说:“有什么事情,你们没资格知道。”

    “我没资格知道?”阎卜成笑了,他随即收敛笑容,“我就是阎卜成。”

    那对夫妇一愣,不禁上下打量一番,眼眸中的惊讶与意外挡都挡不住,他们本以为阎卜成肯定是一个怂瓜,没想到是这副模样,很文艺,很帅。

    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看上聂宝云?

    不过夫妇二人没有深究缘由,女士直截了当的问:“是你要娶聂宝云?”

    温峥辰适时的开口道:“进来聊吧。”

    很快,三人坐在工作室内的沙发上,温峥辰则去楼上告诉借住在顾白家中的prcey暂时不要过来,瞬间将现在发现的事情告诉叶静嘉。

    坐下后,那女士即可开口,要求阎卜成为聂宝云负责。

    “负责?”阎卜成轻笑一声,只觉得有趣,不过他没有深究负什么责,而是不急不躁的问:“你们是?”

    “我们是聂宝云的舅舅舅妈,你和聂宝云的事情我们已经知道了,想娶聂宝云,三百万,一分都不能少。”聂舅妈开口要价,这态度不像是聂宝云的舅妈,反倒像是做生意的买卖人。

    聂宝云的货,阎卜成是人傻钱多的买家。

    若是之前,阎卜成听说是聂宝云的舅舅舅妈或许还要思量一番,可是昨天过后,他已经基本了解到二人此次前来的目的。房子拿不着,便用外甥女抵房子。

    一百二十万暴涨到三百万,倒也是真敢说。

    阎卜成想笑,却又有些笑不出口,他看向二人,重复道:“三百万?”

    聂舅妈见阎卜成犹犹豫豫,开口不悦的催促道:“怎么,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不要娶聂宝云!”

    阎卜成心想,或许在聂舅妈的眼中无异于待宰的羔羊,而且是肥肉特别多的那种,他翘起二郎腿,没有立刻拒绝三百万,而是说:“我要见聂宝云。”

    “见了聂宝云你就愿意拿三百万?”聂舅妈眼睛一亮,追问道。

    阎卜成没有答应,只是重复道:“我要见聂宝云。”

    这是他给自己的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

    聂舅妈露出得意的笑容,然后拿起手机拿了一个电话,三分钟后,聂宝云站在门口。

    聂舅妈将聂宝云拉倒自己身边,看向阎卜成,“怎么样?”

    至于聂宝云的呢,低着头,乖乖的舅妈的身边,没有反驳,也没有抬头看阎卜成一眼。

    阎卜成则难以置信的看向聂宝云,他不敢想象聂宝云为什么会在这里。

    是因为已经与舅舅舅妈串通一气,还是被逼无奈。

    他希望聂宝云是被逼无奈,可是想到jeff的话,想到昨晚其他人的劝导,想到自己的未来,他不去想聂宝云在这里的袁圆,而是说了一句,“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员工,与一般的上班族无异,三百万对我而言是天文数字。”

    这句话,阎卜成是说给聂宝云听的。

    他希望,聂宝云为了他反抗,而不是如现在这样,只知道低着头。

    可惜,阎卜成期盼的场景始终没有发生,聂宝云却没有任何反应,她低着头,仿佛不知道三百万是什么意思,又仿佛只在乎三百万,不在乎阎卜成的死活。

    那一刻,阎卜成突然发现,过去自己喜欢聂宝云,大概不是真的聂宝云。

    正如叶怀信所言,单蠢不等于单纯。

    那一刻,阎卜成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他高高翘起的腿慢慢放下。

    正在此时,一直沉默的聂舅舅开口说:“阎卜成,你太自谦了。叶静嘉工作室有一组艺人,出场费便要上百万,你怎么可能没钱呢?小伙子,家里培养一个女孩子上学不容易,现在白白嫁给你,你应该有所表示。”

    阎卜成没有看向聂舅舅,而是看向聂宝云,坚持道:“我只是一名普通的员工。”

    “普通员工怎么了,你们这种地方不是年底分好几百万?”聂舅妈见阎卜成执迷不悟不肯掏钱,只觉得穷气,怪不得能看向聂宝云,她毫不客气的说,“难道在你眼中,聂宝云还不值三百万!?”

    听到这里,聂宝云下意识的拽了拽裙子,有些心慌。

    聂宝云值三百万吗?

    这个问题没有固定答案,或许在有些人眼中聂宝云价值千金,或许在有些人眼中聂宝云一文不值。

    “聂宝云,在你眼中,没有三百万我们便不能结婚吗?”阎卜成依旧看向聂宝云,他要聂宝云给他一个答案。

    聂宝云低着头,没有点头,却也没有摇头,但她始终站在舅妈的身边做出了无形的表态。

    阎卜成有些艰难的追问:“这是,你的决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