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饭后,众人分离时,叶静嘉问:“婷姐你怎么回去?”

    拎着小包的年婷回答:“打车。”

    年婷微微一笑,眼角流露出岁月淡淡的痕迹,不知怎的,叶静嘉心中一震,说不出的感慨,她随即笑着看向温峥辰,“那正好,温经纪是开车的,让他送你回去吧。”

    温峥辰有些意外叶静嘉的决定,他们明明应该立刻回到工作室决定应对方案的。不过,他没有驳叶静嘉的面子,顺势对年婷说:“不如我送你回去?”

    年婷落落大方的答应:“麻烦你了。”

    六人兵分两路,各自回家。

    上车后,温峥辰问年婷住在哪里。

    年婷说出一个地址后,温峥辰有些惊讶的问:“你还住在哪里?”

    年婷现在居住的房子,恰是当年温峥辰在帝都买的第一套房。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年婷租住在房间内,再后来年婷从温峥辰手里将房子买了过去。

    房子是二三十年前修建的老房子,地段不好,房型不好,安保更是糟糕透顶。居住在这里的住户大多是外来务工租客,人员混乱,鱼龙混杂,甚至时有发生打架斗殴的情况,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环境。

    当年温峥辰买这里,纯属是为了落脚,有钱后立刻出手。如今年婷的收入或许不如他,但换一套好一些房子还是完全可以的。

    只听年婷淡淡道:“我念旧。”

    一时间,二人默默无语。

    温峥辰手握方向盘,没有再说什么。

    既然不能与年婷在一起,何必给年婷虚无缥缈的希望。

    随后的时间,二人非常的安静。

    没有任何交流,没有任何寒暄,仿佛只是司机与乘客的关系,安静的令年婷心冷。她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光,面容清冷疲倦。

    达到目的地后,温峥辰开口道:“这次的事情,谢谢你。”

    “不用。”年婷微微摇头,她不需要温峥辰的感谢。

    开门,下车,年婷独自一人走向漆黑的胡同。

    今天的天气有些炎热,年婷穿了一身浅灰色的套装,纤细的高跟鞋细跟踩在地上,令她的身体微微摇摆,那是一种非常美丽摇摆韵律。渐渐地,年婷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突然,温峥辰开门下车,将车一锁,遥遥的喊了一声:“等一等,我送你。”

    黑暗中的年婷一愣,她下意识的回头,只见温峥辰疾步走了过来,她下意识说:“不用。”

    “我送你。”温峥辰坚持。

    年婷的心,蓦地动了一下,紧紧抓了抓自己的包,却没有再说什么。

    二人默默无言,年婷所住的居民楼在比较靠里的位置,需要走一段十分钟左右的路程。在这个过程中,不时会看到野猫出没,当然除了猫还有人,时不时便能看到三两个醉醺醺的人出现,亦或者是光着膀子,画着纹身的小青年。

    他们中的有些人看向年婷的眼神充满旖旎,不过见到年婷身边的温峥辰便歇了心思。年婷仿佛并不知道,目不斜视的继续向前走去。

    温峥辰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落后年婷半个身位。

    直至走到楼下,年婷对温峥辰说:“今晚你们应该会很忙,我就不请你上去坐坐了。”

    温峥辰只说了一句:“这里不安全换一套吧。”

    二人四目相对,都有个人的坚持。

    另一边,叶静嘉工作室的众人则在吃晚餐。

    他们听说叶静嘉与温峥辰等人要在外面吃后,便点了外卖。十来人的饭量不小,加之男多女少,rince的六个大男孩正值长身体的时候,格外能吃。

    所以工作室的餐桌、茶几上满满当当的摆放了许多食物。

    所有人都在低头吃饭,唯有阎卜成,吃了几口便不吃了。

    “怎么了?”乐乐关心的问,“胃口不好?”

    阎卜成微微摇头,“没什么。”

    “是不是因为宝云姐?”韩肃咽下口中的食物,开口问。

    阎卜成本想摇头说不是,却听袁圆的说:“阎哥,有什么你可以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我们人多力量大,一定能想到好的解决方法。”

    最近阎卜成不在状态,是工作室全体都看在眼中的,他们希望帮到阎卜成,至少让他不要这样颓废消极。比起叶静嘉的不愿意管别人的私事,工作室其他人倒是意外的有一副热心肠。

    阎卜成本不想说,可是看着周围一双双真诚的眼睛,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听完后,众人惊呆了。

    叶怀信的炸鸡腿都被惊的掉到了地上,“我的哥,一百二十万啊!在我们那儿都能全款买套房了……”

    “阎哥你可要想清楚,我觉得这事儿不太靠谱。”唐棠看向阎卜成,含蓄的说,他不好意思直接劝分手,可是真的觉得阎卜成应该分手。

    袁圆则天真的问:“阎哥,你很爱宝云吗?

    阎卜成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说:“我觉得她很单纯。”

    “单纯与愚蠢不是一回事。”乔已明心直口快的开口。

    他的话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声,只是阎卜成的表情却不太好。

    韩肃见状,连忙顺着乔已明的话补充道:“阎哥,宝云姐完全可以将家事告诉你,请你帮忙解决。可是她选择私自作出决定,而且是最糟糕的决定。如果以后遇到相似的情况,如果有人哄骗她出卖你呢?”

    韩肃的说,直戳阎卜成的内心。

    这一点,也正是他担心的地方,聂宝云的性格令他感到不安。

    见阎卜成面露犹豫,乐乐站在过来人的角度开口,“结婚是要一起过日子的,阎卜成你要想清楚聂宝云到底是什么性格,这一百二十万只此一次,还是她天性如此。如果她天性如此,只怕你赚再多的钱,也不够她往外撒的。长此以往,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下去。”

    说到这里,便没有人再继续说下去。

    阎卜成是聪明人,大家相信,他心中一定已经做出了决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