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恰巧当时聂宝云的姨妈家里出了大事,急需用钱,聂宝云的母亲便卖了房子,将整整一百二十万全部给了妹妹。虽然解了妹妹的燃眉之急,但是弟弟一家却非常生气,认为房产应该由家中男丁继承,姐姐没有资格私自处理。

    为此,聂宝云的舅舅一家常常与聂宝云的母亲为了房子的事情发生激烈的争执。几天前,聂宝云的母亲来帝都看聂宝云,与舅舅一家见了一面,为了一百二十万双方再次闹得不可开交。

    “我,我想将这些钱给舅舅家,这样妈妈就不会躲起来哭了。”聂宝云唯唯诺诺的说出心中打算。

    叶静嘉问:“你姨妈有没有说慢慢将钱还回来。”

    聂宝云反问:“为什么要还?”

    “嗤。”不只是谁,笑了一声。

    听到这里,叶静嘉没有再问第二个问题。

    说起来聂宝云也是一片孝心,但是所有人都非常无语。尤其是班玖,不仅刚刚笑了一声,现在更是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只觉得聂宝云一家脑子有疾。之前的一百二十万全部送给别人也就算了,现在收了彩礼却又要贴补另一家?

    这简直就是一家的圣母!

    叶静嘉下意识看向阎卜成,只见阎卜成的表情非常的震惊。

    或许,他也没有想到聂宝云是这种性格。

    叶静嘉给阎卜成递了一个梯子,主动说:“你想知道的原因我已经帮你问到了,现在跟我走,回去工作。”

    阎卜成看向叶静嘉,眼神犹豫,最终点头,向外走去。

    聂宝云自始至终没有抬头,更没有阻止阎卜成的离开,只是紧握裙边的双手,出卖了她的内心。

    叶静嘉隐约猜聂宝云可能在哭,不过那又如何?

    叶静嘉一直都是利己主义代表,她对聂宝云的印象跌至谷底。

    她不懂聂宝云这种人,真的一点都不懂。

    难道,她没有脑子,不明白到底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吗?

    一百二万,倒是真敢说,真敢想。

    在叶静嘉看来,阎卜成对聂宝云已经足够好,聂宝云只为他人,却忽略了最重要的人。

    “走吧。”叶静嘉开口,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

    独留聂宝云一人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的裙子上,荡开一朵朵小泪花。

    聂宝云不是阎卜成的良配,不过感情的事情不是外人可以左右的。上车后叶静嘉对阎卜成道:“是否继续与聂宝云结婚,由你自己决定,不过我需要你现在开始工作,处理好prcey的事情。”

    阎卜成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他的脑子很乱,非常的乱,忍不住的开口道:“我原本喜欢她的单纯,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了,我仿佛从来没有真正的了解过她。”

    经过此事,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与聂宝云继续走下去。

    阎卜成早已不是为了爱不顾一切的少年,这样的聂宝云真的是他理想中的妻子吗?

    结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他突然有些茫然,迫切的希望有人与他交流。

    可惜,叶静嘉没有心思当知心姐姐。

    “既然现在不知道,那就慢慢想。”叶静嘉见阎卜成依旧不工作,不禁道:“我只知道,如果你再不开始工作,我一定会开除你。”

    见叶静嘉的脸色彻底拉了下来,阎卜成不得不将聂宝云的事情抛之脑后,开始工作。

    prcey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虽然错过了最佳时机,但凭借阎卜成的能力,以及过去为prcey维系的良好的粉丝群体,阎卜成很快稳定住局面,不过想将事情抹去已经不可能了。

    总归,是阎卜成的错。

    另一边,叶静嘉工作室内则挤满了人。除了音乐部的人,几乎全员都在工作室。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非常意外。

    说起来,叶静嘉工作室依旧许久没有全员到齐了。一时间,大家还有些不知道说什么。

    张雪主动的开始准备茶饮点心,接过张雪递过来的茶杯,乐乐看向包扎着右手的jeff,关切的问道:“jeff,你的手怎么了?”

    由此,众人聊了起来。

    这一聊不要紧,很快所有人便发现仿佛今天工作室的所有员工都格外的不顺?

    乐乐儿子与同学吵架,周齐意外出车祸,jeff划到手,prcey演出事故,这简直是太奇怪了。

    乐乐想了想,补充道:“我在警察局时,是林淼来帮我处理的事情。”

    但是林淼与乐乐毫无私交,反倒是叶静嘉与林淼的关系是非常好的朋友。

    “一定是老板让林淼去警局找的我。”乐乐笃定道。

    “我们与节目组闹翻后,是宁潸潸带我们离开的录制现场。”韩肃说起prcey的情况。

    六人与宁潸潸几乎没有任何私下的联系,但是在顾湘君的婚礼上,叶静嘉与宁潸潸相谈甚欢。

    “现在看来,宁潸潸必然是因为老板前来。”乐乐继续道。

    周齐总结:“这代表老板已经猜到了什么。”

    “是谁?”叶怀信再傻也明白今天的事情不一般。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没有人知道答案。

    正在此时,乐乐突然问:“吴芜呢?”

    刚刚坐下的张雪脸色瞬间泛白,连忙拨打吴芜的电话,却发现根本打不通,她不禁焦急不已的说:“她是不是出事了?”

    周齐摇头道:“也有可能是故意消失。”

    听到这里,不少人心中一沉。

    张雪张张嘴,想说绝对不可能,却不敢说。

    一时间,工作室气氛低沉。

    正在此时,叶静嘉回来了。

    工作室的客厅内满满当当的都是人,见叶静嘉进来,有人连忙起身让座位,不过叶静嘉摆手,示意不用。她站在电视机前面,看向在场的所有人,开口道:“我想,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应该都已经知道了。”

    见除了阎卜成以外的所有人点头后,叶静嘉继续道:“我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们,希望你们如实回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