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坐在二人对面,开门见山的问:“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吵架。”

    阎卜成看向叶静嘉,尴尬道:“具体的原因我回去和你说。”

    “为什么回去?”叶静嘉不满的看向阎卜成,她的眼神极为不悦,“我不反对你交女朋友,可是你不应该因为女朋友的事情让自己的工作变得一团糟。”

    “rince的事情,我会处理好。”阎卜成烦躁的开口反驳。

    “能处理好?”叶静嘉冷笑一声,“那你知不知现在在rince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知不知道rince现在面对的是什么问题?”

    阎卜成疲惫的说:“不就是那个山寨组合,我知道,我已经……”

    不等阎卜成说完,叶静嘉便厉声打断他的话说:“不仅仅是山寨组合!既然现在你不能将私事处理妥善,那便由我来帮你处理。”说话间,叶静嘉扭头看向了聂宝云,“聂宝云你说,你们为什么吵架。”

    聂宝云低着头,乍一听到自己的名字,不禁抖了一下。不过她没有回答,而是低头盯着自己的脚尖,只字不言。

    “不说?”叶静嘉见聂宝云如此态度,心生不喜。

    阎卜成见连忙道:“你不要逼她,她……”

    叶静嘉再次看向阎卜成,只觉得可笑,“逼她?阎卜成,你认为我在逼她?是你们在逼我,还是我在逼她?”

    说着,叶静嘉起身,将自己的手机塞到了阎卜成手中,“看看现在rince成了什么样子,到底是谁在逼谁!”

    说到最后,叶静嘉的语气已经变得非常凶。

    她居高临下的看向聂宝云,重复道:“聂宝云,说话!”

    只见聂宝云依旧低着头,闷葫芦一样只字不言。

    阎卜成没有看手机,见聂宝云吓得仿佛要哭出来,不禁道:“我来说,是……”

    不等他说完,叶静嘉便呵斥道:“闭嘴!”

    阎卜成没有被吓到,反倒是聂宝云再次抖了一下。

    见聂宝云如此,叶静嘉极为不悦的一字一句的道:“聂宝云,我不想参与你们的私事,但是现在因为你们二人之间产生矛盾,导致我的艺人受到了严重的负面影响,所以我有资格知道原因。我最后一次问你,到底是什么原因。如果你不说,我不会再问,同时,我也会将阎卜成辞退。”

    听到这里,所有人均是一愣,就连阎卜成都不例外。

    只听叶静嘉继续道:“我需要的是可以为我工作的员工,而不是只会拖后腿的员工。”

    听到这里,聂宝云终于开口。

    只不过蚊子一样的声音,叶静嘉根本什么都听不清,她下意识皱着眉头,不悦的问:“你说什么?”

    “彩礼。”

    这一次,叶静嘉终于听清楚了。同时,她的心咯噔一声,面上却平静的问:“你要多少。”

    聂宝云低着头,伸了两次手指,一次是一根,一次是两根。

    “十二万?”班玖下意识多嘴问了一句。

    不等聂宝云摇头,叶静嘉已经冷笑一声,肯定的说:“一百二十万。”

    !!!

    一瞬间,空气中凝固了。

    一百二十万的彩礼可真真是不算少,甚至可以说是很多。

    不过按道理,一百二十万的对于阎卜成而言倒不是拿不出的大数目。阎卜成在圈内工作多年,也是响当当的的人物。不说在叶静嘉工作室拿到的报酬丰厚,单说过去他单干时的收入,便每年不下七位数。

    见叶静嘉看过来,阎卜成没有再隐瞒,破罐子破摔道:“她说,不给一百二十万便不结婚。”

    阎卜成的表情有些嘲讽,又有些失望。

    往日,阎卜成在聂宝云面前从未说过自己的收入,一直都是以工作室普通员工自居,虽然有的时候会送些名贵的礼物,但也不是特别昂贵。阎卜成讽刺的笑了一下,“我不明白,为什么要这么多。”

    阎卜成不在乎一百二十万,可是他从来没有在聂宝云面前吹嘘过自己多么富有,她怎么会说出这样庞大的数字!甚至以结婚相要挟!

    为什么?!

    叶静嘉不禁诧异的看向阎卜成:“这就是你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心不在焉的原因?”

    叶静嘉眼中的嘲讽之意太明显,以至于阎卜成有些尴尬。

    不过,他还是点头承认,阎卜成下意识看了聂宝云一眼,“她不是贪慕虚荣的性格,我觉得这其中一定有其他原因。”

    听到这里,叶静嘉全然明白。

    不过就是阎卜成不愿意相信聂宝云会狮子大开口,想知道一百二十万彩礼的真正原因,但是聂宝云却不说。

    一直以来,叶静嘉对于聂宝云的观感一直不好不坏。

    二人没有真正的接触过,说过的话都有限。叶静嘉没有资格评论聂宝云,如果非要说,那么在叶静嘉印象中聂宝云没有大缺点,只是过于胆小腼腆,以及是阎卜成现在的女友,未来的妻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是这一次,她对聂宝云心生不满。

    联想到前几天买包子时听到的话,叶静嘉不禁叹了一口气,看向聂宝云,试探道:“你是不是要将这一百二十万给你舅舅。”

    聂宝云猛地抬起头,一脸惶恐震惊的反问:“你,你怎么知道?”

    随即,她急匆匆的低下了头。

    果然,叶静嘉猜对了。

    阎卜成却懵了,他看看聂宝云,又看看叶静嘉,“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意思?”

    为什么他根本听不到二人的对话?

    叶静嘉坐了回去,对聂宝云道:“现在,你可以将原因说出来了。”

    生性单纯的聂宝云以为叶静嘉什么都知道了,只好将事实说出来。

    原来,聂宝云的母亲是姐弟三人。

    去年,聂宝云的姥姥去世,留下了一套房产。

    不过因为种种历史原因,那套房产一直在聂宝云母亲的名下。

    按情理,老人去世后房产,应该由姐弟三方平分。

    但是!

    按法律,老人去世后,房产依旧归聂宝云的母亲所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