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节目组在没有与我们沟通,没有告知rince的情况下,添加了一段原本没有的内容,他们私自邀请了rince的三位亲人做代表,以惊喜的形式出现在节目中。其中,便有叶怀瑾与叶怀信的大伯。”不等年婷问大伯来现场又如何,便听温峥辰继续道:“这位大伯曾在叶怀瑾与叶怀信父母,爷爷奶奶的葬礼上,与二人因遗产闹得不可开交。”

    原来,节目组留给rince的惊喜正是让rince见到自己的亲人!

    说起来,见到亲人,对于成年忙碌的艺人来说确确实实是惊喜。但是,对于叶怀瑾与叶怀信而言却是彻头彻尾的灾难。听到这里,年婷几乎可以想象到,那位大伯出现后现场会变成什么情况。

    不过,她的第一反应是:“既然节目组没有告知你们,没有告知rince,他们为什么会提前罢录,宁潸潸怎么会及时赶到。”

    年婷的问题合情合理,温峥辰不禁愣了一下,随即道:“圈内人对待rince的态度并不友善,所以rince的危机意识很强,必然是当时感觉到了什么不妥的地方。至于我们,也是大胆猜测小心求证罢了。”

    这不算是一个好的回答,却是一个真实的回答。

    “即便如此,rince也可以与导演组沟通,而不是说出那些难听的话。”年婷毫不客气的反驳,现在这件事情在圈内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尤其是不少剧目组对rince印象狂跌。

    无论如何,rince选择的方法太糟糕。

    “他们明明可以让经纪人出面的。”年婷叹了口气。

    温峥辰摇头,没有深说工作室内其他员工的遭遇,只道:“我只是想知道,导演为什么临时增加了惊喜的环节。到底是他的个人想法,还是另有原因。年婷,你应该清楚,正常情况下节目组不会不与经纪人沟通的情况下,私自增添环节。”

    听到这里,年婷明白温峥辰的想法,她妥协了,“我会尽快给你答复。”

    “谢谢。”温峥辰不禁道。

    电话那头的年婷轻轻地笑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叶静嘉见二人沟通完,不禁说了一句:“婷姐人很好。”

    “我知道。”温峥辰开口道。

    见温峥辰不愿谈及年婷,叶静嘉便没有深说。

    温峥辰反而问:“你怎么猜到惊喜环节是叶兰林?”

    叶兰林便是叶家大伯的姓名。

    原本,叶静嘉只觉得rince可能要出事,但二人一开始并不知道rince将面对什么,反而是叶静嘉猜测可能会是叶兰林之类。

    随手一查,果然查到了叶兰林来帝都的航班。

    叶兰林昨天抵达帝都,入住的酒店就在电视台大楼附近,由此几乎可以确定他来帝都的目的。对于叶怀瑾与叶怀信而言,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见。

    故而,才有了之前宁潸潸的及时出现。

    叶静嘉看向温峥辰,淡淡一笑:“rince唯一的弱点,不过就是他而已。毕竟,除此之外rince的黑点已经曝光的差不多了,不是吗?”

    听到这里,温峥辰没有再说话。

    虽说叶静嘉的猜测有些过于胆大,但事实证明她全都猜对了。

    过去,温峥辰能够与叶静嘉维持在同一思考水平,但随着叶静嘉的一点点成长,温峥辰明显感觉到了自己力不从心,有些事情叶静嘉可以想到,而他却想不到。

    不仅是对待rince。

    比如现在。

    “你真的要去找阎卜成?”

    叶静嘉点头,反问道:“为什么不呢?看看网络上关于rince的流言,那些抹黑rince的言论对于rince造成了非常严重的影响。如果不是因为阎卜成最近消极怠工,怎么可能发生?”

    虽然rince的拍摄事故,没有引起太大的震动,但在不少网友心中还是产生了一些的负面影响。尤其是那些原本就看不上rince的网友,更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我知道,阎卜成的私事我不应该管,也没有资格去过问。但是现在阎卜成的私事影响了公事,我不可能放任他继续下来。你看,你给他打了多少个电话,他一个都不接。过去,阎卜成做的确实非常好,但不代表现在的他可以任性妄为。”叶静嘉看向温峥辰表情渐渐严肃起来。

    叶静嘉发给阎卜成的工资不多,但顾白却在私下补给了阎卜成一大笔钱。阎卜成拿着高昂的工资,却将rince的事情处理得一塌糊涂,叶静嘉不能再纵容下去。

    “况且,对待他与聂宝云的关系我已经非常宽容,不仅表示聂宝云可以来工作室工作,而且大方的让她任意选择工作,还要怎么样才行?”叶静嘉的语气越来越糟糕,甚至有些气愤。

    她不明白,到底是什么问题会让阎卜成变成现在的样子!

    见状,温峥辰没有再多言。

    说起来,这次阎卜成确实是失职。

    二人驱车,驶向目的地。

    想知道阎卜成到底在哪里并不容易,为此叶静嘉特意给窦艺打去了电话。不出三分钟,窦艺便将阎卜成的位置告诉了叶静嘉。同时,她先叶静嘉一步,赶到目的地。

    叶静嘉推门而入,只见咖啡厅内的一间不大的包间内足足有五人之多。

    窦艺、班鹏与班玖站在门口与窗边,严阵以待,阎卜成与聂宝云则坐在沙发上,泾渭分明。二人的脸色都不算好,聂宝云更是低着头,一副受气的小媳妇的模样。

    叶静嘉打眼一看便知,二人依旧没有和好。

    窦艺看向叶静嘉,恭敬的说:“叶小姐。”

    “叶小姐。”

    “叶小姐。”

    班鹏与班玖喊人。

    阎卜成抬头看向叶静嘉,有几分尴尬。

    唯有聂宝云,自始至终低着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