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刚刚挂断宁潸潸的电话,便接到了林淼的电话。

    “小叶子,放心吧,他们已经打车回家了,没事儿了!”林淼一开口便给叶静嘉吃了一颗定心丸。

    叶静嘉不禁真诚的感谢道:“多谢。”

    林淼嘿嘿一笑,“见外了不是,咱们什么关系,这种小事情还需要道谢?有些人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我和你说,你放心,以后遇到这种事儿就给我打电话,我就喜欢锄奸惩恶,除暴安良!”

    原来,叶静嘉在找人帮忙救rince的时候,恰好得知林淼在那家乐高兴趣班附近的大楼聚会。想到电话那头对方母亲的叫嚣,想到有警察到场,再想到今天一连串的意外。

    叶静嘉为了稳妥起见,特意麻烦林淼去照拂一二。

    不需要歪曲事实,只要乐乐母子不受欺负便好。

    林淼一直认为邵子涵能够出演华茵传重启事业,是自己欠了叶静嘉的人情,这次叶静嘉有求于自己,他自然义不容辞的带着一帮哥们赶到到了警察局。本以为是什么顶破天的大事,没想到只是两个豆丁大小的小屁孩打架?

    xcuseme?

    弄啥哩???

    这都能进警察局?

    现在警察都兼职小学班主任的活儿了???

    不过当林淼见到对方家长的态度,大概明白叶静嘉为什么让自己过来一趟了。

    实在是,太!嚣!张!

    屁大点的破事儿,竟然搞得如此兴师动众,小孩子打架怎么了,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既要求去医院检查,给予经济赔偿,又蹬鼻子上脸,指桑骂槐,明摆着欺负人嘛。

    林淼从来不是好欺负的主,加之乐乐占理,事情很快得以解决。

    林淼虽然出了名的话唠,但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守着一帮哥们儿,他言简意赅的将情况大体一说便挂了电话。

    “嘿,淼子,那是叶静嘉?”有人好奇的凑上前来。

    林淼乜了对方一样,“怎么了?”

    “哈哈,有没有机会和美女见一面?”

    “就是就是,淼子什么时候让我们与大美女见一面啊?听说叶静嘉真人比电影里还漂亮,到底长什么样子?”

    见状,林淼立刻没好气的说:“滚滚滚!你们一个个仔细着点,人家不只是艺人,还是工作室的老板,脑子厉害着呢。”说着,林淼指了指自己的脑子,示意道:“别把她和那些野模相提并论,义和路那座大楼记得不,人家的!”

    听到这里,一帮纨绔不禁正经起来。

    “她?”

    “不可能吧,那栋大楼当初姓方的想方设法都没弄到手,就凭她。”

    “淼子,你没骗我们。”

    说起来,宜嘉大楼曾经是许多人眼中的肉包子,可惜谁都没有啃下来。若叶静嘉真的拿到手,可见她确实有点本事。

    林淼冷哼一声,不悦的反问道:“我骗你们做什么。”

    只不过,那栋大楼不是买的,而是租的,林淼心中腹议,不过没有多加解释,有些误会是必要的。

    见林淼如此态度,这帮人终于正视起叶静嘉来。

    “没想到,她是有才又有貌。”不知是谁突然说了一句。

    一帮人说着说着,便开始讨论接下来去哪儿玩儿,叶静嘉的事情,自然也抛之脑后。

    回到地下车库后,有人去卫生间,有人抽烟闲聊。

    这帮纨绔大多都是从小一起长起来的,关系亲近。比起林淼与邵子涵的关系,林淼与这帮人的几个人更是老铁中的老铁,过命的交情。

    这不,现在陪着林淼抽烟的,便是发小之一。

    “淼子,你和叶静嘉关系如何?”发小问。

    林淼冷哼一声,“好啊,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说起来,这位发小是这帮纨绔小集体中难得的正直派,事业发展的顺风顺水,而且听说抱上了金大腿,未来不可限量。只不过,他唯一的缺点就是对于异性没有什么特别想法,比较清心寡欲。

    发小微微皱眉,低声道:“认真点。”

    “你什么意思?”林淼见发小认真,不禁好奇起来,总不会是让自己牵线搭桥吧。

    发小见林淼一脸好奇,想说些什么,却又有些拿不准,思前想后,只说了一句:“如果你和叶静嘉关系好,就继续保持,如果和她关系一般,就拿出你狗皮膏药得劲儿,和她处好关系。”

    林淼:???

    “你说谁狗皮膏药?!”林淼大怒,表示宝宝不开心,宝宝什么时候是狗皮膏药了?

    “……”

    发小无语,林淼的重点抓错了!

    “算了,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发小将烟头碾灭,扔进垃圾箱后,拍了拍林淼的肩膀转身离开。

    他没有看到,在他离开后,零星的火光下,林淼的表情严肃起来。

    他知道,自己的这位发小,不会随便说说而已。

    难道是因为宜嘉大楼?

    不应该。

    另一边,温峥辰的手机响了。

    “刚刚我在开会。”电话那头不是别人,正是与温峥辰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的年婷。她走入一间没有人的办公室,如是对温峥辰说。

    温峥辰与年婷已经许久没有联系,这次温峥辰之所以主动联系年婷,是因为年婷与rince录制节目的导演有多年的合作关系,而且私交甚笃。

    某些事情,麻烦别人不如麻烦年婷。

    虽然,温峥辰自知自己与年婷的关系有些不尴不尬,但是工作当前,他不可能舍近求远。

    “有件事情,我想麻烦你。”温峥辰开口。

    “rince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年婷年婷条理清晰,心中有数,“你是不是想让我从中牵线搭桥,化解误会?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告诉我,他们为什么罢录节目?我虽然与节目组的导演有一定私人关系,但是我很了解他的性格,没有合理的理由,他不可能原谅rince,即便是用钱。”

    温峥辰看了一眼叶静嘉,见叶静嘉点头后开口说出了rince罢录的理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