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这顿饭说好是叶静嘉买单,顾湘君却提前一步付了款。

    “姐?”叶静嘉不解的看向顾湘君。

    “今天是你的接风宴,怎么能让你掏钱呢。”顾湘君笑着说,“原本亓恺也应该过来,可是他临时有工作,只能去加班。”

    再次提及姐夫,叶静嘉不禁低声问:“姐夫在亓氏是不是不太顺利?”

    此时,姐妹二人已经走出餐厅,来到街道。

    帝都有不少适合散步的街道,道路两边绿树成荫,植被茂密。明亮的黄色路灯,照亮着道路两旁,让人有一种想要走一走的冲动。叶静嘉便挽着顾湘君的手,走在一条这样的小路上。

    至于四名保镖,在跟在二人身后,距离不近不远刚刚好。

    顾湘君用一只手拍了拍叶静嘉的手臂,低垂着眼帘轻声道:“哪里都不容易。”

    叶静嘉扭头看向姐姐,下意识的问:“是不是亓皓他……”

    不等叶静嘉说完,顾湘君便道:“嘉嘉,虽然结婚到现在只是三个月,但是我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叶静嘉看向姐姐,只见姐姐正看向远处,她的神情不知为何让叶静嘉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落寞与悲伤。想到在婚礼前夕发生的事情,叶静嘉忍不住握住了姐姐的手。

    顾湘君勾起嘴角,看向叶静嘉,开口说:“不用安慰我,我不后悔。当我决定与亓恺继续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决定无论婚后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都必须坚强的挺过去。我知道亓家是大家族,一定会过的艰辛,可是我没想到会如此艰辛。”

    叶静嘉清楚的看到姐姐眼中满满的疲惫,她不由自主的喊了一声:“姐。”

    “但是,”顾湘君话锋一转,她的眼神变得坚毅无比,反握住叶静嘉的手说:“嘉嘉,我与亓恺都不会认输,更不会放弃,因为这条路是我们选的,所以我们会靠自己的力量走下去。我与亓恺没有那么脆弱,也不是懦弱无能之辈,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叶静嘉心中一颤,她不解的看向顾湘君,不知道她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顾湘君抿了一下嘴,终究还是开口道:“等合同到期,就将这些保镖辞退吧,如果你仍然需要保镖我会帮你请其他的保镖。”

    听到这里,叶静嘉不由自主怔在原地。

    原来,姐姐已经知道了。

    叶静嘉不知道姐姐到底知道了多少,不过她还是选择轻声答应道:“好。”

    一时间,姐妹二人相对无言。

    顾湘君没有提及荆先生的事情,她真的不希望叶静嘉认祖归宗。不是她不愿意见到妹妹回到生父身边,享受荣华富贵,而是她不愿意妹妹回到那种大家庭!

    顾湘君早已打听了荆家,那真的不是什么好地方,远比亓家更为骇人。

    叶静嘉也没有多加解释什么,因为她与姐姐的想法是一致的。她不会回去,因为她根本不是叶静嘉,而且她也不愿意被人约束。至于之前的利用,实属无奈之举,她不能不帮姐姐。

    分开之前,叶静嘉开口道:“姐,其实我是一个很保守的人,讨厌任何变化。如果不是温峥辰的相帮,不是那些人步步紧逼,我不可能走到今天。我没有那么强的内心与能力来承担太过繁重的事情,我真的不喜欢复杂的生活。”

    “那就好。”听到这里,顾湘君笑了,她摸了摸叶静嘉的头发:“小富即安,你现在的生活足够优渥,不要去蹚浑水,万事多加小心。”

    叶静嘉点头认真保证道:“姐你放心,我知道,我会的小心的。”

    “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

    “好的,姐你也小心。”

    坐在出租车内的顾湘君回头看向与四名保镖站在一起的妹妹,心中说不出在滋味。

    等顾湘君回到家时,亓恺依旧没有到家。她便开始着手为亓恺准备晚饭,顾湘君的厨艺不好但尚且能吃。

    待亓恺回到家中,已经是凌晨时分。

    “与嘉嘉聊得如何?”进门后,亓恺一边换鞋,一边问。

    “挺好的,可能是因为倒时差,嘉嘉的气色不太好,除此之外看起来都挺好的,接下里她能有几个月的空档好好休息。”顾湘君伸手接过公文包,没有提及更多的谈话内容。

    “这次爽约是我的不好,等下次有时间,我来请嘉嘉吃饭。”亓恺抬头笑着说,只见他的眼底的黑眼圈遮都遮不住。最近公司的事情太多,原本今晚二人是可以休息的,只是临时出了些事情,亓恺不得不赶回去。

    原本顾湘君也应该回去加班,却因为与妹妹有约,她才没有回去。

    “事情还没有处理好?”顾湘君关心地询问起来。

    亓恺松了松领带,直言不讳的说:“祖父最近出去疗养,那些魑魅魍魉便再次出来蹦跶了。”

    “祖父不是一般秋天出去?”顾湘君将公文包放下后,示意亓恺去洗手,她则将温热的饭菜摆了上来。

    “我今天打听了一下,听说是祖父的身体最近不太好,医生说城市里你空气不好,所以祖父提前出去吸氧。”亓恺坐在沙发上,仰着头,疲惫不已,“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祖父的身体一直不好,为什么偏偏今年六月份便出去了?

    归根结底,不过是有人从中作梗。

    “亓皓就是会搞一些阴谋诡计,上梁不正下梁歪!”顾湘君毫不客气的开口讽刺,同时示意亓恺可以吃饭了。

    亓恺却开口安慰道:“别担心,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祖父的离开对于我们而言不见得是一件坏事,对于亓皓而言也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三个月的时间,足够亓恺有自己的人脉与盟友,组建属于自己的阵营。

    顾湘君坐在亓恺对面,看着亓恺吃饭。

    亓恺与顾湘君在亓氏步步维艰,但自始至终二人都没有想过通过叶静嘉的渠道得到帮助。不是不明白,不是不相信叶静嘉可以帮他们,只是他们觉得上次已经亏欠了叶静嘉,未来的路总要靠自己的双脚走下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