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夕之间,亓家变天。

    荆先生将在后天与亓恺夫妇共进午餐的消息,如同一阵风一般,吹遍亓氏家族的上上下下,每一处角落。

    原本上下无论是主家还是旁支都认定亓恺的回归不过是自找没趣,亓皓在亓家企业工作十多年,对于亓氏了如指掌,远远不是亓恺这个门外汉可以比拟。加之亓恺是跨行,从导演转变为商人。哪怕他再聪明,过去十多年的时间也不是轻易可以弥补。

    再者亓恺的父亲大力支持亓皓,亓皓的妻子是富家千金。

    至于亓恺?

    其妻子不过是普通人,若不是有亓家掌舵人的支持,恐怕亓恺都无法回到亓氏。

    可是现在,所有亓家人都警醒了过来。

    或许,亓恺的回归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说不定,亓恺早有准备,一直在蛰伏,他们所有人都被亓恺醉心艺术的假象给骗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明明所有人都知道亓恺的前女友带着亓恺的亲生骨肉找上门,却一个个都假装眼瞎,看不到一般。此时此刻,听说荆先生同意了亓恺的邀约,甚至愿意与亓恺一同吃饭后,亓家更是发生了地震般的剧烈变动。

    一时间,无数亓家人主动与亓恺联系。

    会做生意的掌家人固然重要,但若是能抱上一条大金腿,对于家族的发展则更为关键。

    毕竟,大树底下好乘凉。

    大家族吃肉,他们这种小家族也能跟着轻轻松松的喝喝汤。

    单打独斗?

    那是莽夫所为!

    如今所有亓家人关心的不再是亓恺与荆先生到底有没有关系,而是二人的关系到了哪一步,以及为什么二人关系如此亲近,荆先生不仅送来花篮,而且还同意午餐的邀约。

    问来查去,唯一得知的消息便是:“亓恺妻妹手下的一组艺人代言了城润地产的风雅系列,这个城润地产据说是荆家的副业。”

    “你的意思是说,是亓恺的妻妹与亓恺牵线搭桥,认识了荆先生?”

    “怎么可能,必然是亓恺早就与荆先生认识,牵线搭桥促成了代言。”

    “无论如何,能够与荆先生共进午餐,是一般人无法得到的待遇。”

    许多人甚至不能见到齐先生本人,比起亓皓。亓皓希望与荆先生见面被拒的事情也被传了出去,如此一看,兄弟二人的能力高下立见。自始至终,没有人相信荆先生是因为叶静嘉认识亓恺……

    一时间,就连亓恺的生父都忍不住的对亓恺另眼相看。哪怕是亓皓的母亲不断的从旁游说,亓父依旧将亓恺看做了可造之材。

    “过去亓恺年纪小不懂事,如今收了心,倒也是一件好事。”亓父听说后,不仅感叹道。

    “是啊,那时候恺恺那么喜欢艺术,我还以为他真的想当导演呢。”亓皓的母亲站在亓父的身后,为他揉着肩膀笑着说:“没想到,他竟然与荆先生认识,实在是令人意外。”

    亓父不禁点头:“是啊,如果能与荆先生结交对家族的发展有极大的助力。”

    “荆先生这么重要的人物,恺恺与君君接待会不会显得我们不够重视,要不要让皓皓和菲琦也去,显得郑重?”亓皓的母亲,一边为亓父揉着太阳穴,一边温柔的问。

    亓皓的母亲声音温柔,说不出的令人身心放松。亓父下意识的想答应,不过他想到荆先生拒绝了亓皓,下意识的皱了皱眉眉头,对妻子心生不满。不过他一直认为妻子是不懂事故的,故而他只是摆摆手说:“不必了。”没有提及亓皓已经被荆先生拒绝的事情。

    自始至终,亓父只当妻子是好意而已。

    被拒绝的亓皓母亲没有丝毫不悦,继续手法娴熟的为亓父按摩。只是在亓父看不到的地方,她的眉毛紧紧皱在一起,充满忧虑。

    与此同时,亓恺祖父更是满意不已,他没有问亓恺如何认识荆先生,关系如何,只是再三要求他一定要好好表现,不要丢了亓家的人。

    “知道了,祖父。”亓恺笑着保证到。

    回到客房后,亓恺将与荆先生共进午餐的事情告诉了妻子。他本以为顾湘君会惊喜,没想到她的心情不仅没有变好,反而变得更不好。

    “君君,怎么了?”亓恺见妻子脸色有些不好,连忙关心的询问。

    顾湘君微微摇头,勉强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有点紧张。”

    “别紧张,我听说荆先生性情并不古怪,很好接触。”亓恺只当妻子是真的担心与荆先生会面,搂着她的肩膀宽慰道:“别担心,既然荆先生愿意见我们,说明这次的见面不会太糟糕。”

    顾湘君扭头看向丈夫,微微点头,转而道:“对了,嘉嘉今天晚上就要走,我还没有把礼物拿给她。”

    婚礼结束时,亓恺顾湘君夫妇为每位来宾都送上了一份价值不菲的伴手礼。因为叶静嘉是新娘,也是顾湘君的妹妹,故而顾湘君在当天没有送。

    不是不送,而是她准备了一份更好的伴手礼。

    “快去吧。”亓恺不疑有他,笑着说。

    很快,顾湘君便再次见到了叶静嘉。叶静嘉早已换下了连衣裙,穿着居家服舒舒服服的盘腿瘫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整个人懒洋洋的,看起来非常的可爱。

    “姐,怎么了?”叶静嘉扭头看向顾湘君。

    “这是婚礼的伴手礼。”顾湘君将东西往开门的袁圆怀中一塞,吩咐她去将东西收起来,然后扫视了一眼客厅,“顾白呢?”

    “他在卧室呢。”叶静嘉回答。

    顾白有工作,为了不影响叶静嘉休息,他便去了卧室,将客厅的电视机留给叶静嘉。

    见状,顾湘君心中暗暗点头,坐到叶静嘉身边。

    叶静嘉自然的拿起**,本想将电视的声音调小,没想到被顾湘君按住了手,她不解的看向姐姐,只听顾湘君轻声道:“我只和你说一两句,说完就走。”

    叶静嘉点头,不知姐姐要说什么。

    顾湘君看向叶静嘉的双眼,深吸一口气认真的问:“嘉嘉,你为什么要改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