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栋高档别墅内,亓皓的脸色难看至极,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帮老东西拿了自己的好处,却反过头来在餐桌上为亓恺说好话!明明一切都准备就绪,明明只差一点他就可以狠狠的将亓恺踩到土里,让他无法翻身。

    可是现在……

    亓恺越想越气,忍不住伸手将桌子上的东西一把推到地上,发生一阵巨响。

    随即,亓恺的妻子史菲琦推门而入,她没有理会地上的碎片,而是焦急不已的问:“外面都在传说亓恺收到了荆先生送的花篮,到底是不是真的,这到底怎么回事,亓恺怎么可能与荆先生有联系?!”

    因为种种原因,今天的家宴史菲琦没有出席。听说荆先生给亓恺送了花篮后,她立刻处理完手头的事情飞奔回来。

    见亓皓只字不言,她心急如焚的催促道:“你说话啊,说啊!”

    接连不断的追问让亓皓本就烦躁不安的内心越发的糟糕,他猛地一挥手,怒吼道:“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谁知道!”史菲琦不是善茬,她嫁给亓皓可是为了成为亓家掌家太太的,现在亓恺的回归让她感到了危机感,不禁拔高嗓门,怒吼道:“亓皓我告诉你,这个亓恺一旦回来,亓家就没有我们什么事儿了!”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能怎么办!!!”亓皓深深的皱着眉头,内心烦躁极了,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可是他真的没有办法。

    史菲琦焦急不已的催促道:“你想啊,对了,那个老刘不是……”

    不等史菲琦说完,亓母已经走了进来,“老刘怎么了?”

    比起史菲琦的焦躁,她蹲下身,将亓皓推到地上东西一点点的捡起来。

    刚刚还暴躁不已的史菲琦见到婆婆后,立刻下意识收敛了性子,蹲下身说:“妈,我来吧。”

    对于这位婆婆,史菲琦是发自内心惧怕的。

    她总觉得,婆婆是笑里藏刀,下一秒就能害死自己。

    亓皓的母亲对儿媳友好的笑笑,然后起身后,将东西一一摆回书桌。

    亓皓看向母亲,忍不住的撇开了眼,他觉得自己给母亲丢了人。今天的家宴,因为亓恺的母亲会来,亓皓的母亲不得不让出原本属于她的位置,坐在一处犄角旮旯的位置。原本亓皓都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只是因为他知道今天会揭穿亓恺抛弃妻子的事情,需要母亲敲边鼓,于是忍了下来。

    结果,预想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

    不仅没有发生,而且还发生了荆先生送花篮的事情。

    亓皓觉得对不起母亲,然而其母却根本没有难堪亦或者受委屈的想法。能够成功成为亓家太太的女人,远远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柔弱,不过就是个位子而已。她将所有东西物归原位后,看向儿子,温柔的说:“亓皓,亓恺可以认识荆先生,你也可以。”

    亓皓一愣,“您的意思是?”

    亓皓的母亲微微一笑,走到亓皓身边:“傻孩子,你们都是亓家的孩子,有什么区别呢?只要能够见到荆先生,难道你认为你不如亓恺优秀,无法获得荆先生的喜爱?”

    亓皓若有所思的微微点头,眼神中撒发出无比兴奋的光芒,激动道:“我知道了!”

    当天下午,荆先生的办公桌前送来了两份见面请求。

    “先生,有两位亓先生分别希望有机会与您见面。一位是亓恺先生,他希望可以携夫人顾湘君与你会面。另一位是亓皓先生,他是亓恺先生同父异母的弟弟,希望有短暂的时间可以与先生交谈。”楚楚站在书桌前,微微低着头,在汇报完其他工作后,开口道。原本这样的邀约,她是应该直接拒绝的,不过因为是小姐的姐夫,她不敢私自做决定。

    果然,荆先生抬起头,微微勾起嘴角,极为感兴趣的问:“哦,顾湘君?”

    楚楚点头,“是顾湘君女士,她是小姐的姐姐。”

    荆先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转而道:“他们想见我,是因为花篮的事情?”

    楚楚不敢盲目的说是或者不是,只是实事求是的说:“先生送去的花篮,确实引起了亓家人的高度重视。酒店经理说,亓恺确实当众表示过,希望有机会可以对您表示感谢。”

    “嘉嘉呢?”荆先生并不关心亓恺有任何想法,他在乎的只有叶静嘉的感受。

    楚楚一愣,她不敢妄自揣测小姐的心思,只能说:“小姐与顾湘君太太关系极好,应该会开心吧。”

    荆先生微微点头,身体下意识靠向椅背,双手交叠在胸前,怅然若失道:“是啊,关系极好。”好到自己的女儿叫了别人爸爸……

    如果不是因为顾湘君对嘉嘉好,如果不是因为嘉嘉叫顾湘君的父亲爸爸,他怎么会放下身段去掺和别人的家事,送一对花篮为顾湘君撑腰呢啊?

    荆先生微微叹了口气,揉了揉太阳穴,淡淡道:“我知道了。”

    楚楚隐约能够猜到先生的想法,她很清楚的明**对于先生代表着什么,以及这两个花篮为什么会出现在亓家的家宴中。原本,先生根本不知道亓家还有个亓皓,更不知道亓恺与亓皓的关系。

    这一切,都是因为小姐。

    小姐在乎顾湘君,在乎顾湘君的父亲,先生不愿意让小姐因为别人的事情不开森,甚至是难过。故而,选择赠送花篮,为顾湘君夫妇撑门面。

    楚楚想了想,连忙补充道:“先生,今天小姐又穿了您送给她的连衣裙与高跟鞋。”

    “哦?”听到这里,荆先生怔了一下,随后不禁笑了,他微微摇摇头,带着丝丝腻宠的感叹说:“她可真是个调皮的小姑娘。”

    见先生露出极为温柔的笑容,一副拿她没有办法的无奈却欢喜的模样,楚楚连忙低下了头。

    只听先生继续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见一见顾湘君和她的丈夫,就在后天中午吧。”

    “是,先生。”楚楚恭敬的回答。

    荆先生的随意一句话,便为亓家带来全然不同的崭新格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