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很快,亓恺来到了另一间套房。

    虽然不如海景套房的景色优美,但这间套房内同样窗明几净,是酒店内非常好的套房。

    套房内的门口站在两名男子,他们看起来身材高大,体型威武。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瘦弱的孩子。他们低着头,安安静静的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没有交流,没有声音。

    那两个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崔文秀与亓恺的龙凤胎。

    龙凤胎,多么难得。

    若是哪家哪户生下一对龙凤胎,必定是一件令人欢喜的美事。只可惜,亓恺无法对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产生任何欢喜的感觉。他仍记得,那天见到两个孩子的时候,他的脑子瞬间炸了,当看到亲子鉴定报告后,他觉得自己的世界彻底被摧毁。

    现在看着两个畏缩的孩子,他收起所有的情绪,缓缓开口道:“从今天开始……”

    亓恺将他们必须离开崔文芳,断绝与崔文芳的联系,以及搬去另外一座城市,另外一所中学读书的结果告诉他们后,耐心的询问道:“你们有什么问题与需要吗?”

    无论两个孩子提出任何要求,只要不是回到崔文芳身边,不是留在帝都,不是原则性的要求,他都会答应。令他感到无比意外的是,两个孩子没有任何要求,点点头,被动的接受他说的全部。

    不仅没有要求,甚至没有任何疑问,没有去问为什么,没有去问他们的母亲崔文芳去了哪里,甚至没有去问未来的他们怎么办,亓恺到底是不是他们的父亲。

    他们始终低着头,看着地板,非常乖巧,乖巧到令亓恺费解。当然,他们愿意接受与崔文芳分开的现实是再好不过的结果。毕竟他们也不是几岁的小孩子,完全有独立的能力。

    随后,亓恺将一对中年夫妇请了进来。

    亓恺对两个孩子介绍道:“当然,你们仍未成年,我不会让你们独自在国外生活。从今开始,他们将与你们生活在一起,照顾你们的饮食起居,你们就喊他们姨妈姨夫吧。”

    进来的中年夫妇看起来四十多岁,衣着得体,气质温和,笑容慈爱。他们自然的坐在两个孩子身边,主动的与两个孩子打招呼。比起亓恺与顾湘君对待孩子们的态度,二人则显得更为热情与亲近。

    至于亓恺,则独自一人坐在单人沙发上。

    两个孩子听说以后自己要跟着身边的夫妇生活后,终于有了一丝反应,他们微微抬起头,然后迅速低下。

    见状,亓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无力感。自始至终,他甚至都没能看清楚两个孩子的样貌。不过透过资料袋中的学生照,他依稀能看到两个孩子与自己的外貌有些许相似。

    亓恺看向夫妇二人,开口道:“今后,辛苦你们了。”

    “哪里哪里,亓先生太客气了。”夫妇中的女士坐在女孩的身边,她笑着说:“我们很高兴。”

    她的眉眼中含着笑意,因为她是真的很高兴。虽然他们不是这对孩子的父母,可是他们非常乐意照顾他们。不是因为钱,只是单纯的喜爱孩子而已。

    男士微微点头,“你放心,我们会好好待他们的。”

    “谢谢。”亓恺真诚的道谢。

    亓恺自知无法给予两个孩子父爱,亏欠两个孩子太多,但是他愿意花钱为两个孩子营造一种和谐的家庭氛围。

    这对夫妇是亓恺千挑万选找出来了寄养家庭,他们不仅在当地有正当工作,而且性格温和,品行值得信任。最重要的是,他们一直都没有生育孩子,想领养却因为身体的原因始终未能成功。

    说起来,女方的身体也确实无法负荷照顾低龄儿童的重任。

    在了解两个孩子的年龄、性格等诸多方面后,夫妻二人表示愿意接受他们,作为他们的监护人,照顾他们,教育他们。从今往后,他们将代替亓恺出现在两个孩子的生命中,陪伴他们度过漫长的岁月。

    当然,亓恺会付钱,付足够多的钱以保证两个孩子的生活。虽然,这对夫妇表示过不需要。但是亓恺知道,无论如何,这两个孩子永远是亓家的孩子,不可能真正过继给他们。

    三人寒暄了片刻后,亓恺看向两个孩子,开口道:“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

    “那正好我们与他们聊聊天。”女士笑着开口。

    亓恺微微点头,他下意识的看向两个孩子。本以为他们会对自己说一句什么,只可惜他们依旧没有抬头,甚至没有说一声再见,沉默的令亓恺悲哀。

    他不知道崔文芳在过去的十几年中到底在如何对待他们,为什么他们会有如此的性格。

    懦弱,害羞,胆小。

    这是两个孩子留给亓恺的唯一感觉,除此之外,父子三人根本没有说过一句话。亓恺深深叹了口气,不禁对夫妇二人说:“今后麻烦你们多多照顾他们,他们的性格比较腼腆。”

    “他们这个年纪,正好青春期而已,等过段时间就好了。”

    “性格腼腆好,比闹腾的孩子知道疼人。”

    夫妇二人已经开始为两个孩子辩驳了,在亓恺眼中不怎么好的孩子,在他们眼中却是顶好的,没什么大的缺点。等以后他们住在一起,时间长了,两个孩子自然就会活泼了。

    当亓恺离开房间时,意外看到那名妇女在亲昵的撩开女孩的头发,她靠近女孩正满脸笑意不知说着什么。亓恺能清楚的看到,女孩眼中一闪而过的幸福与惶恐。

    如此,便好。

    他不奢望两个孩子原谅他之类,只盼他们未来的岁月平安喜乐,可以过自己喜欢的生活,拥有真正的家庭。

    走在回房间的路上,亓恺握紧了拳头,两个孩子是无辜的,顾湘君也是无辜,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亓皓!他一定要将亓皓想要的所有的东西都夺过来,让他一无所有!

    亓恺的眼神阴鸷,内心的愤怒如同炙热的岩浆一样,令他几乎窒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