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家宴结束后,叶静嘉便与父母表弟们一同离开。

    回到酒店时已是下午三点多,叶怀瑾与叶怀信早已在下面的一层下了电梯。抵达自己所在的楼层后,叶静嘉本想直接下电梯回房间,没想到继父却主动道:“嘉嘉,你等一等,有些事情我想和你聊一聊。”

    叶静嘉一愣,随即收回伸出去的脚,留在电梯内。同时,她对跟在身边的保镖说:“你们回去休息吧,一会儿我就回去。”

    四人点头,走出电梯。

    房间内,叶兰芝自然而言的开始烧水泡茶,主动将客厅留给父女二人。

    不过,继父却将叶静嘉带到小阳台,他拉上透明的玻璃门,阻隔了屋内屋外的全部声音。

    叶静嘉不知怎的,有些不安。

    果然,继父开口第一句话便是:“嘉嘉,亓家到底怎么回事?”

    “姐夫家啊,在帝都好像有些名望,是大户人家。”叶静嘉用非常轻快的声音回答,同时笑着往其他方面引导道:“至于其他的,应该也没什么了吧。爸爸,你大可以放心吧,虽然亓家是大户人家,但是姐姐嫁给的是姐夫,又不是亓家。再说,姐夫很疼爱姐姐,没什么问题的。”

    听叶静嘉如此回答,顾建诚的表情越发担忧,他摇头,继续道:“昨天我听说了亓恺不当导演的决定,以及君君离开你的工作室的事情。”

    叶静嘉摇头,认真的说:“爸,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看着叶静嘉迷茫的神情,顾建诚深深叹了口气。只怕叶静嘉不是真的不懂,而是明明懂,却与顾湘君一起瞒着自己!顾建诚一直多不愿意过多的询问女儿们的私事。

    毕竟她们已经成年,应该有自己独立的空间,可是这一次不同。

    顾建诚直言问道:“吃饭的时候,你们三人去哪儿了?”

    叶静嘉心中便忍不住的噔了一下,她反问:“什么时候?我们三人没有一起出去啊。”

    “嘉嘉,你不用给他们打掩护。”顾建诚微微摇头,一针见血的问:“这次的家宴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君君和亓恺决定换工作?为什么今天早晨君君突然送来两套衣服,而且还送来了一块手表和一套名贵的首饰?”

    说着,顾建诚抬起左手,露出了手腕上的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

    比起叶兰芝的单纯,顾建诚想到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吃饭时,他从亓家人的言谈举止中,明显感觉到了不对的地方。尤其是亓恺与女儿一起离开后,他更是发现在亓家存在非常严重的问题。

    可是这个问题是什么,顾湘君不肯说。

    无奈,他只能问叶静嘉。

    即便如此,叶静嘉依旧咬死只说:“爸,真的没什么,你不要多想。姐姐给你们送衣服,不过是觉得合适而已。再说,一块手表而已你喜欢吗?不喜欢的话,我给你换一块其他的。”

    叶静嘉顾左右而言他,如何也不肯告诉继父实情。因为她根本不可能说是亓恺要参与家族内斗,而且将姐姐牵连其中的话,二人不得不换工作。她不敢说为了避免继父与母亲的衣着成为攻击对象,姐姐特意加急定制了高档服饰为他们抬面子。她更不敢说姐夫有一双十几岁的双胞胎骨肉,今天中午人家找上了门。

    这些事情,姐姐绝对不希望继父与母亲知道,叶静嘉亦然。

    见叶静嘉死活不开口,顾建诚无奈,唯有再三叮嘱道:“记住,天大的事情有父母在,无论是你姐姐还是你,扛不住的时候,记得回家。家不仅是港湾,而且我们的生活阅历比你们丰富,解决问题也更妥善。”

    叶静嘉连忙点点头,笑着说:“好的爸,我知道了,你放心。”

    随后,叶静嘉留在房间内陪着二老喝喝茶,聊聊天,叶静嘉的视线忍不住的往母亲脸上飘。

    喝到第三壶茶啊,叶静嘉以需要整理行李箱为由要离开房间。

    叶静嘉的的航班是凌晨时分,见女儿如此辛苦,叶兰芝不禁道:“快回去好好休息吧。”

    “好。”临走之前,叶静嘉忍不住的再次看了母亲一眼。

    不过离开后,她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姐姐与姐夫的房间。

    与此同时,顾湘君则在与亓恺,坐在松软舒适的沙发上,就两个孩子的事情严肃交谈。

    “亓恺,之前我就说过,我当不了心地善良,将你和别人的孩子当做自己孩子的好后妈。”顾湘君看向亓恺,认真道。

    亓恺知道顾湘君的性格,他也不会强求顾湘君将两个孩子当做她的亲生骨肉。毕竟,就连自己突然见到两个孩子,也觉得非常不适应。他看向顾湘君,开口说:“我明白你的心情,我也理解你的处境。君君你放心,他们两个我会送去国外,让他们继续在国外读书,不会打扰我们的生活。”

    顾湘君没想到亓恺会如此果断的答应,不禁问:“你确定?”

    见顾湘君面露怀疑,亓恺反倒是笑了,他安抚道:“当然确定,有亓皓的前车之鉴,我怎么可能不多加小心?”

    如果不是因为他年轻时的掩耳盗铃,哪里会发生现在的事情。

    既然有了前车之鉴,哪怕两个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他也会在合理的范围内照顾二人。未来两个孩子的衣食他绝对可以保证无忧,但是他不会将两个孩子养在眼前。

    一来,他明白顾湘君的性格。如今顾湘君愿意与自己结婚,他已经知足,不可能再要求更多。

    二来,他不确定两个孩子的性情如何,是否是亓皓的助力,不好让他们在亓家频频出现。

    三来……

    亓恺想了想,开口道:“这不仅是我的想法,也是祖父的打算。”

    早在知道两个孩子存在,亓家祖父便果断的要求亓恺将两个孩子与崔文芳的关系斩断,然后将两个孩子送出国。

    听亓恺如此回答,顾湘君心中松了一口气,幸好。

    与此同时,亓恺问:“君君,你认不认识荆先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