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宴会厅内无事可做的叶静嘉,选择与叶怀瑾聊天。二人不好聊圈内与工作室的事情,只能闲聊琐事。基本是叶静嘉问,叶怀瑾回答的模式。

    至于曲妮妮与叶怀信倒是聊得非常投机,叶怀信的交际能力确实强悍,不过片刻,曲妮妮已经将叶怀信当做第二喜欢的偶像。

    突然,宴会厅门口的人开始接二连三的站起来。与此同时,顾湘君快步向门口走去。

    “来了。”曲妮妮懒洋洋的说了一句,然后示意可以起立了。

    此时,叶静嘉不得不相信亓恺妹妹的话。

    亓恺顾湘君,一左一右陪在祖父身边缓缓向主桌走来。祖父身后,则跟着浩浩荡荡十几二十人,男性居多,年龄偏大,最年轻的大概也要将近三十岁。

    亓父、亓皓赫然都在其中,继母与史菲琦不见踪影。

    “这帮人都是在亓家说得上话的,厉害着呢。”曲妮妮突然低声说了一句,也不知是说给谁听。

    家宴上,亓家的掌权者郑重的向所有人介绍了亓恺结婚,以及亓恺回到亓氏的决定。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没有表演,没有乐队,没有主持,全程安安静静的吃饭,身为新娘子的顾湘君在主桌当壁花。比起婚宴,家宴的气氛更庄严肃穆。叶静嘉甚至想,或许他们来不来根本没有关系。

    不过既然来了,叶静嘉便乖乖吃饭,毕竟今天的午餐还是极好的。地地道道的华夏美食,吃的人心情极好。遇到漂亮的餐点,叶静嘉心血来潮,还会拍照留念。

    正在此时,班玖急匆匆的走过来,在叶静嘉耳边低声道:“她来了,亓恺与顾湘君已经过去了。”

    叶静嘉不动声色的放下筷子,微微欠身道:“抱歉,我去一趟卫生间。”

    随即,她起身离开。

    看着叶静嘉的退场,其他人若有所思。

    早在亓恺与顾湘君离开时,不少人已经觉察到了不对。

    不过能坐在主桌亦或者主桌附近的人,都是人精,没有人过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继续吃吃喝喝,气氛和睦。唯有亓皓,他几次想开口,都被人硬生生的打断。

    几次过后,祖父眼皮都不抬的说:“亓皓是不是有事情要忙,既然有事就先走吧。”

    此话一出,亓皓脸色大变。

    他从小便知道祖父偏心亓恺,没想到竟然偏心到这种地步!家宴过程中,竟然将自己赶出去!

    见状,亓父连忙说:“亓皓能有什么可忙的,况且今天是亓恺大喜的日子,无论有再重要的事情,他也要等到宴席结束再离开。”

    怎料,有人公开与亓父唱反调:“话可不能这么说,咱们谁不知道亓皓是有名的工作狂,亓恺的婚礼再重要也肯定比不过亓皓的工作重要,咱们何必强留亓皓在这里呢?要是耽误工作,恐怕就不好了吧。”

    “就是。”

    “说的有道理。”

    一时间,不少人附和。

    至于顾建诚、叶兰芝与亓母只当什么都听不到,他们没有插话的理由。

    亓皓连忙看向几位一直与他交好的长辈,希望他们可以为自己说话。只可惜,平日里将亓皓当做自家孙儿,儿子的他们,此刻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根本没有为亓皓说半句好话的意思。

    亓恺握紧拳头,心中暗恨。

    真是一帮只知道吃肉,遇到事儿就龟缩起来的老东西!

    明明在昨天,他们还答应自己会配合自己搞掉亓恺,现在不过就是荆先生送了花篮,他们就开始装聋作哑!亓皓心中怒意滔天,可表面只能老老实实。现在亓家还不是他的,他必须忍,他已经忍了三十多年,不怕忍不住。

    另一边,走出餐厅见到窦艺的叶静嘉立刻不悦地问:“怎么让姐姐知道了!”

    窦艺低声解释:“亓恺安排了人,崔文芳一出现,他们便上前将崔文芳带走。”

    见是如此,叶静嘉也不好多说,只是既然亓恺早有准备,何必将崔文芳来的事情告诉姐姐!

    很快,叶静嘉见到了崔文芳。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崔文芳穿了一条黑裙子,非常糟心。要说样貌,年轻的时候她大概也是一位美人,只是这些年过去,岁月在她的脸上毫不留情的留下痕迹。

    尤其是眼底的细纹与深深的法令纹,令她看起来实在失去了年轻时的美丽。

    人老不可怕,只怕数月在夺走年轻美貌的同时,没有带来豁达与慈祥的内心。崔文芳的眼中满满是急功近利,眼底的自私与狡诈更是如何也瞒不住叶静嘉的双眼。

    不仅如此,当看到崔文芳身后的两个孩子,叶静嘉惊呆了。

    他们看起来如此的瘦弱与木讷,呆呆的站在崔文芳身后,低着头,一句话都不说。

    叶静嘉走到顾湘君身边,轻轻推了推姐姐一把,用眼神扫了一下两个孩子。

    顾湘君立刻明白妹妹的用意,她上前伸手揽过两个孩子。哪怕她心中有一千万个不愿意,可是当她决定与亓恺继续举行婚礼开始,她便知道,这个继母她当定了。

    顾湘君心中的滋味并不好受,但是她没有有怨言,路是她选的,她不后悔。

    一旁的叶静嘉看着姐姐,说不出的难受。

    但是,血浓于水。

    崔文芳的两个孩子,永远是亓恺的软肋。

    早在之前与亓恺的谈话中,叶静嘉便能感受到他对这两个孩子的重视,如今之际,必须让崔文芳明白她与亓恺根本无法在一起,再然后,让姐姐在亓恺面前扮演好继母的角色。

    至于这两孩子,叶静嘉收回目光。

    他们虽然是无辜的来到这个世界上,被亓皓的私心而牵连。但是,她绝对不会因此而对二人有任何怜悯之心,更不希望姐姐真的当什么慈母。

    见顾湘君揽住两个孩子,崔文芳仿佛被按开了按钮,突然伸手去拉两个孩子,同时哭着说:“这是我的孩子!顾湘君,你抢走了我的丈夫,难道还要抢走我的孩子!”

    此话一出,房间内陷入一片死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