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这是荆先生的花篮?!”亓恺祖父身旁的一位老人惊讶指着一对花篮问。

    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花篮上。

    花篮的样式普普通通,缎带上祝福的话语也是千篇一律,只不过,在缎带末尾,清清楚楚的写着“荆先生赠”四个大字。

    正是这四个字,令在场众人倒吸一口气。

    荆先生?!

    荆先生的名气在帝都非常响亮,尤其是在亓家这种世家眼中,荆家这种百年大家族,是他们无法比拟的存在。说白了,亓家,薄家甚至是舒家,不过都是近一两百年新兴的小家族,虽然在华夏勉强占有有一席之地,但在荆家面前则是根本不够看的。

    亓家与荆家,是存在于两个不同的阶级的家族。

    准确的说,在荆先生面前,亓家所有人都是不够看的。哪怕是亓恺的祖父,亓家的掌权者,在荆先生面前也要低一头。

    自始至终,荆家与亓家都没有任何往来,更不要说什么私人关系。在这种前提下,荆先生竟然在亓恺结婚时送来花篮,祝贺亓恺与顾湘君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不少眼睛都要瞪了出来,只觉得不可思议,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二伯,这是?”有人错愕不已的看向亓恺祖父,揣测是不是荆先生看在掌权人的面子上,送来花篮。毕竟,亓恺祖父对于亓恺的偏向,家族内人尽皆知。

    只见亓恺祖父微微摇头,他与荆先生并无联系。

    “总不会是亓恺认识荆先生吧。”不知谁,如此突兀的说了一句。

    等等,或许真的有可能。

    按道理,荆先生将花篮送过来,指名道姓的祝贺亓恺新婚快乐,自然便是与亓恺有所联系。若是看在别人的面子上送过来,自然会换一种写法写祝福语。

    可是……

    荆先生与亓恺?

    “不会吧,亓恺什么时候认识了齐先生?”有人摇头,根本不信。

    荆先生是什么人,亓恺又是什么人,二人怎么可能有所联系?

    “荆先生,不代表就是我们认为的荆先生吧。”另有一人摇着头附和,眼神充满怀疑。

    一时间,原本众人激动惊愕的神情也渐渐冷却了下来,转而是一种怀疑,甚至是不悦。他们有理由怀疑,亓恺在作假。

    今天不仅是亓恺结婚的日子,也是家族成员聚在一起的日子,更是宣布亓恺回归亓氏工作的日子。若是亓恺想增加与亓皓的竞争筹码,增加他自己在家族中的支持率,刻意营造一种与荆先生相识的错觉,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虽说是奸计,但好用就行。

    毕竟就在刚刚,不少人的内心动摇了。

    只不过如果是假的,如果让荆先生知道了,亓家的人便丢大了!

    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亓恺,等待亓恺的解释,只不过他们的想法不同,表情也不同。

    可惜,亓恺没有开口解释一个字,因为他根本不认识荆先生!

    他还在怀疑是不是花篮送错了,见现在所有人都看向自己。亓恺心中一怔,有口难开,甚至产生了一种亓皓栽赃嫁祸给自己的想法。只不过他扫了一眼亓皓,却见亓皓也是一脸的防备与不信。

    难道说,真的是荆先生送给自己的花篮?

    亓恺一头雾水,只字不言。

    场面有些尴尬,正当亓恺祖父想暂时将这件事情带过的时候,酒店经理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见所有人围着两个花篮,他隐约明白,却不急于解释。

    先是说了一连串的吉祥话,然后经理笑着,将楚楚小姐临走之前的叮咛一一转告:“这两个花篮是荆先生的特助楚楚小姐亲自送来的,她说今天是亓家的家宴,不好久留,特让我转告亓恺亓先生,与顾湘君顾小姐,荆先生最近繁忙,无法参加二位的婚礼,非常遗憾。同时,荆先生祝二位新婚快乐,白首偕老。”

    说着,经理讨好的对亓恺笑了笑。

    他是万万没想到,亓恺竟然认识荆先生,竟然还能让楚楚小姐亲自前来。这位亓家的真正太子爷,可真是深藏不露啊!这样想着,他已经决定为亓恺打折,想必老板也会愿意的。

    亓恺心中一惊,却只能装作一副了然的模样,笑着对经理,更是对在场所有人,尤其是亓皓说:“感谢荆先生的祝福,等荆先生有时间,我会带着妻子上门拜访感谢。”

    瞬间,所有人看向亓恺的目光都变了,就连亓恺的父亲都震惊了。

    没想到,亓恺竟然真的认识荆先生!

    原本亓家所家人都认定,未来的亓家必然属于亓皓,哪怕亓恺回到亓家也为时过晚。没想到,亓恺竟然留了后手?!荆先生的花篮,荆先生的祝福,而且还是由荆先生的特助亲自送来!

    看起来,亓恺也不是想象中的醉心于艺术,暗地里下了不少功夫啊。

    不少人的目光在亓恺与亓皓之间流转,对于原本的决定产生了一丝动摇。

    亓恺的祖父更是惊喜的看向亓恺,显然没料到孙子竟然认识荆先生。看来,亓恺回归家族的决定不是因为被设计后的临时兴起,而是早就有所准备的。

    “好好好!”亓恺的祖父拍着亓恺的肩膀,脸上止不住的笑意,如同一朵盛开的菊花。

    其他人见状,立刻接二连三笑着称赞起来。

    “亓恺,不错啊,有前途。”

    “哈哈哈,没想到小恺竟然认真荆先生,好小子。”

    “想必亓恺回到家族,一定能为家族做出一番贡献。”

    甚至连亓恺的父亲,都称赞了一句:“不错。”

    对于所有称赞,亓恺以笑应万变,心中想的却是在家宴结束后,立刻查一查,其中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花篮虽好,但不明不白的祝福,实在是受之有愧,心中不安。

    见亓恺认识荆先生,所有人都是面露欢愉,唯有亓皓实在是做不出高兴的样子,他根本没想到亓恺竟然会认识荆先生!!!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帮老东西不断的称赞亓恺,心中产生了一丝惶恐与不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