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婚礼结束后,便是午宴。

    午宴结束后,便是晚宴。

    无论是午宴,还是晚宴,氛围非常和谐友善。

    哪怕有宾客主动敬酒,但亓恺早早找来专门挡酒的人士,倒也没有发生新郎新娘被灌酒不省人事的事情发生。

    除此之外,也没有任何来宾惹是生非。

    哪怕是亓皓都非常老实,在外人面前与亓恺扮演兄友弟恭的模样。至于叶静嘉一直担心的,崔文芳带着孩子出现的场面更没有发现。

    不仅如此,无论是之前从未露过面的亓父亓母,还是将亓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的亓恺继母都说了不少漂亮的场面话,一副将顾湘君当做亲女儿的模样。

    然而,这才是他们第二次见面。

    更为夸张的是,亓母说的高兴了,便直接将自己手上戴的宝石戒指撸下来,戴到了顾湘君的手上。

    在叶静嘉看来,如此会说话,会办事的亓父亓母不应该作出不与父母见面谈论姐姐婚事的糟糕决定。

    听到妹妹如此说,顾湘君冷笑一声,微微摇头:“他们不过是顾及面子,不愿意在外人面前丢人现眼而已。”

    说着,顾湘君示意叶静嘉帮她将背后的隐藏式拉链拉上。

    此时,叶静嘉与顾湘君正在更衣室,顾湘君在换今天的第五套礼服,第二身旗袍。

    所有的礼服都是私定,足以见亓恺对于顾湘君的重视。

    叶静嘉为姐姐拉上拉链的同时想到昨晚顾白说的话,她不禁笑着摇摇头:“说的也是,大家族确实丢不起人。”宴席中不单单有亓家人,亓恺母家人,还有双方的同学朋友,以及演艺圈的人士。

    除此之外,也不乏狗仔混入场内,自然不敢有人造次。

    顾湘君换上配套的高跟鞋,站在更衣镜前,确定自己衣服没有任何问题的同时,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不过,明天的鸿门宴,可有的是笑话看了。嘉嘉,你就等着后了,看看亓皓还会不会这么老实!”

    此时此刻,姐姐美丽的面容上明明应该充满喜悦,对未来的期盼。可是她一脸不屑,只有满满的防备。叶静嘉的心不禁针扎一般的疼了一下,她不禁抱了抱顾湘君,轻声道:“姐姐,无论任何时候,我会站在你和姐夫这一边。”

    顾湘君笑着拍了拍妹妹,然后走出更衣室。

    房间内,jeff与化妆师正在准备为顾湘君简单的修改妆容与重塑合意发型。顾湘君则坐在化妆椅上,从众多首饰盒中拿出一套早已搭配好的,符合旗袍意境的玉饰。

    看着专心佩戴首饰的姐姐,叶静嘉心中百转千回。

    最终,她微微垂下眼帘,看向自己脚上的高跟鞋。

    这双高跟鞋也是名牌,但远不如昨天那双高跟鞋名贵,更不如那双高跟鞋舒服。穿到现在,叶静嘉的脚已经有些痛。

    晚宴结束时,已经是深夜。

    陪在顾湘君身边一整天的叶静嘉,简单的泡了澡便倒头就睡,甚至连与顾白聊天的精力都没有。虽说婚礼没有出现任何意外,也没有人闹事,甚至不需要叶静嘉挡酒。

    可是从早晨三四点支撑到现在,穿着高跟鞋与小礼服不停的与人交际,叶静嘉身心俱疲。

    看着疲惫不已,瞬间进入睡眠的女友,顾白温柔的摸了摸她的秀发,充满怜惜。

    第二天的婚礼结束后,便是第三天的家宴。

    此次家宴,以亓家人为主。

    除此之外,顾湘君的亲人以及亓恺母家也必须有人前来参加。

    说起来,昨晚亓恺的婚礼,亓家人来的并不算多。

    今天的家宴,据顾湘君说,全部亓家人皆会到场。

    家宴定在了港城一处老字号的大饭店,亓恺定了饭店内最大的宴会大厅。

    今天的叶静嘉是以顾湘君妹妹的身份前去参加,她想了想,没有选择原本决定的那条烟灰色长裙,而是穿上了婚前派对时穿过的那条连衣裙与那双原本决定珍藏起来的高跟鞋。

    叶静嘉起床后,顾白便醒了,此刻他正坐在沙发上看叶静嘉整理头发。叶静嘉将头发稍微烫了一点卷,比起昨天的花苞头,这种发型更适合今天的场合。

    不仅是头发,今天叶静嘉的妆容也更加隆重。

    “好看吗?”叶静嘉弄完头发后,看向顾白。

    顾白没有问叶静嘉为什么一条裙子穿两次,而是点头说:“很好看。”

    叶静嘉满意的起身,站在穿衣镜前再三确定没有问题后,才放下心来。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脚上布满华丽宝石的高跟鞋,只希望今天一切顺利。

    当袁圆来催,叶静嘉早已整装待发。她看向顾白,挥挥手说:“我先走了。”

    顾白点点头,只道:“注意安全,记得带魏久他们进场。”

    原来,今天的家宴顾白无法参加。说到底,叶静嘉与顾白尚不是夫妻关系,有些活动叶静嘉不便带着顾白出席。

    叶静嘉笑着点点头:“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说完,叶静嘉拎着小包,出了门。

    在袁圆与保镖的陪伴下,叶静嘉直接去了父母的房间。

    顾湘君与亓恺会早一步去宴会厅,叶静嘉则与父母一同前往。

    顾建诚与叶兰芝的房间也是海景房,环境优美,房间超级大。

    进到房间内,只见二人早已穿戴整齐。

    顾建诚一身深灰色西装,搭配暗紫色领带,有一种儒雅的气质,更重要的,非常有品味。至于叶兰芝,则是一件修身的深紫色长裙,搭配钻石饰品,优雅知性,富贵逼人。

    比起昨天黑西装与大红裙的搭配,今日二人的服装显然是精挑细选过的。

    见女儿问起自己的衣服,叶兰芝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的耳环:“是君君今天早晨送过来的,说是一定要我们穿。”

    顾建诚有些不自在的问:“这个颜色是不是不太适合我?”

    “没有,很合适。”叶静嘉笑着微微摇头,没有多言。

    见时间不早,她便说:“我们现在走吧。”

    怎料,叶兰芝摇头说:“再等等,阿瑾和阿信还没有来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