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到卧室,叶静嘉脱掉小外套,直接去浴室泡澡。

    自从拍摄这部电影开始,叶静嘉喜欢上泡澡,几乎只要有时间,她必定要泡澡。或许,只有泡澡的时候,她才能够得到片刻的安宁。

    叶静嘉躺在浴盆里,看着窗外的夜景,不禁陷入沉思。

    等叶静嘉吹干头发从浴室里出来,漂亮精美的果盘拼盘与温热的香浓牛奶已经摆在茶几上。

    见叶静嘉出来,坐在沙发上抱着笔记本工作的顾白自然的伸出手,示意:“坐下休息一会。”

    叶静嘉顺势坐在顾白身边,她伸手插起一块哈密瓜放在嘴巴里,细细咀嚼。

    甜甜的果香,沁人心脾。

    叶静嘉不禁靠在顾白的肩膀上,仰着头,看着远处的光亮。

    “累了?”顾白低头关心的问。

    叶静嘉诚实的点头,“是有点累。

    虽说今天只是婚前派对,但也足够叶静嘉疲惫的。

    只因,她要应付不少从未见过的陌生人。那些人中有单纯好奇的圈外人,也有刻意巴结的圈内人。身为新娘妹妹的叶静嘉,有些宾客必须亲自招待。

    “没想到,亓恺的妹妹竟然喜欢rince。”想到缠着自己要私下与rince合影的亓恺妹妹,叶静嘉就不禁头痛。那位女生的样貌非常古典,举止优雅,看起来明明应该是喜欢听音乐会,鉴赏书画的人,竟然是rince的粉丝?!

    顾白笑着说:“不开心rince爆红?”

    “开心,怎么不开心,只是有些意外。”叶静嘉不禁耸耸肩,她以为rince只是在学生族群走红而已。亓恺的妹妹,大概比自己要大不少吧。

    对待如亓恺妹妹之类的人,叶静嘉自然要慎重又慎重。若是换做以前,叶静嘉并不会觉得这些事情有什么辛苦的。可是多年偷懒的结果,令叶静嘉恍然发现自己的交际能力急速下降。

    顾白看着叶静嘉一脸烦躁,不禁温柔的摸了摸女友的头发,轻声道出最残酷的现实:“明天还有婚礼。”

    提及婚礼,叶静嘉更是头大,她几乎可以预见明天的婚礼会有多么的辛苦。她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抬头看向顾白:“等我们结婚的时候,旅行结婚吧。”

    顾白只是笑笑,却没有回答。

    当然,叶静嘉也只是随口说说,婚礼之类的东西不可免俗。

    叶静嘉闭着双眼靠在顾白身上,房间内宁静至极,只能听到顾白不时敲击键盘的声音。

    过了一会,叶静嘉开口,轻叹道:“接下来,等待姐姐便是电视剧中常演的豪门恩怨了吧。”

    顾白敲击键盘的声音没有停,也没有开口。

    他知道,叶静嘉需要的只是一个倾诉的对象。他非常乐意倾听,更认为这是二人关系不断亲密化的最好征兆。过去的叶静嘉,绝对不会将内心的苦恼说给自己。

    果然,叶静嘉自顾自的继续道:“亓恺根本不愿意参与那种事情,却为了报复亓皓选择放弃导演生涯。如果他能继续拍摄下去,一定可以成为国内知名导演,或许还可以冲击国外的奖项,他这样选择真的值得吗?”

    叶静嘉的语气充满了惋惜与难过,在她看来,亓恺根本不应该为了报复别人,毁掉自己的未来。

    “亓恺余下的人生大概会非常疲惫,姐姐的未来也会活的很辛苦,他们根本不是亓皓那种人。”叶静嘉微微摇头,喃喃道。

    听到这里,顾白知道女友陷入了痛苦。

    或者说,她在埋怨她自己,埋怨她自己的多管“闲”事。

    担心叶静嘉过度自责,顾白将笔记本放在一边,将叶静嘉揽入怀中,抚摸着她的秀发,缓缓开口道:“有些选择不是值不值,而是对不对。亓皓在十多年前便处心积虑的对付亓恺,你认为,他会就此放弃亓恺吗?”

    “可是,亓恺根本没有想过争什么。”叶静嘉抬起头,认真的看向顾白。

    她不懂。

    她只知道,在圈内,如果有一方示弱,或者退出娱乐圈,另一方一般不会再穷追猛打,除非是要人命关天的大事。亓恺与亓皓的矛盾,不过就是权力的问题。

    权利的争斗,资源的争夺,二者有区别吗?

    亓恺从来没有有意与亓皓争什么,一再退让,亓皓为什么偏偏要将亓恺看做眼中钉,肉中刺?

    一想到姐姐将与亓恺在未来面对腥风血雨,叶静嘉就充满了担忧与心疼。

    顾白微微摇头,耐心的解释道:“除非亓恺死或者公开离开亓家,不然他永远会是亓皓心中的毒瘤。等待亓恺与顾湘君,永远是接二连三的麻烦。现在亓恺的祖父尚在,亓皓不能动亓恺分毫,若是有一天亓恺的祖父去世呢?”

    亓恺的事情,不是娱乐圈内争资源这么简单,不是亓恺说放弃,亓皓便相信他会真的放弃。

    “若是有一天,亓恺的祖父去世,恐怕亓恺的导演也不可能当下去。”顾白一语揭露真相,以亓皓阴险的性格,必定会赶尽杀绝。小小的导演,哪里能与集团企业相抗衡。

    “虽然现在的亓恺确实会辛苦一些,但是总比整日担心受怕好。”说着,顾白笑着宽慰道:“无论结局如何,最多不过是远走他乡,不会更坏的。”

    叶静嘉张张嘴,无比震惊的看向顾白。

    显然,她没想到事情会如此严重。

    或者说,她的思路完全是错的。

    随即,她想到那晚离开姐姐房间时回头看到的最后一眼。叶静嘉突然觉得,或许自己认为的种种不平与辛苦,在顾湘君看来甘之如饴。

    临走之前,叶静嘉看到的是顾湘君与亓恺对视中满满的甜蜜与幸福。

    叶静嘉低垂着眼帘,若有所思。

    顾白没有打扰她,任由她自己去想。

    有些事情,是应该让叶静嘉明白的,未来等待她的并不是什么轻松的道路。顾白的手下意识的再次抚摸叶静嘉的秀发,充满怜惜。

    只盼,她的人生可以永远平安喜乐。

    荆家的事情,不要将她牵扯其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