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后,派对继续。

    只不过,派对的气氛与之前大相径庭。

    圈内人不禁摇头,遗憾亓恺作出的决定。

    尤其是不少制片方,听说亓恺决定退出娱乐圈更是直接走到亓恺面前,询问真假,以及退出时间。

    毕竟,不少公司都还指望能够投资亓恺筹备中的下一部电影呢。

    亓恺非常果断的开口说:“从今开始,我不会再执导电影。”

    “可惜了!”

    “是啊,亓导听说你在筹备新片,不打算拍完吗?”

    见周围人看向自己,亓恺笑着微微摇头:“抱歉,祖父年事已高,我不忍他失望。”

    众人见亓恺确实决议退出娱乐圈后,便没有再强求。

    不仅如此,甚至于有些聪明反而开始拉关系,说不定有一天,自己与亓恺还会有所联系呢。

    毕竟,那可是亓家。

    至于来参加派对的明星,则有一部分心生悔意。

    他们在百忙之中腾出时间参加亓恺的婚前派对。本是希望凭借派对在亓恺面前刷一刷脸,争取拿到下一部电影的机会,现在亓恺决定不当导演,他们来这里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当然,也有艺人为可以在现场认识更多的人脉感到高兴。

    至于亓家人则态度不一,虽然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改变,但在对待亓恺与顾湘君时,大家还是令人觉察到了其中的不同。

    比如之前的几个女孩,现在老实了许多。对待亓恺的态度,也恭敬了不少。

    “看,这就是现实。”顾湘君忙里抽闲,拉着叶静嘉来到更衣室。她冷笑一声,那几个女孩没少作妖。

    叶静嘉笑着说:“姐姐,现在的你应该保持微笑。”

    “微笑?”顾湘君微微摇头,她坐在沙发上,直言道:“我不觉得有什么好笑的,你是没有看到当时亓皓的表情,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呵呵,还真以为我们好欺负呢!”

    见顾湘君面若冰霜,叶静嘉不知自己应该如何开口再劝。

    顾湘君却抬头看向叶静嘉,认真的说:“嘉嘉,谢谢你。”

    叶静嘉微微摇头,坐到顾湘君身边,“姐,我还是那句话,不要谢我,我只希望未来你不要恨我。”

    原来,崔文芳之所以带着一对儿女前来,是有人蓄意指使。

    准确的说,崔文芳之所以选择远走他乡,独自一人将孩子生下来,也是有人在暗中帮忙。

    亓恺的童年是悲惨的,亓父与亓母当年利益联姻,生下亓恺后便各玩各的,等亓恺年龄渐长,双方的家长也不再约束二人,二人便自然而言的选择离婚。

    缺失父母关爱的童年固然可怜,然而亓恺的出身代表着他注定一生衣食无忧,福禄双全。

    身为亓家嫡长孙的亓恺,不仅可以继承亓家一笔不小的家产。更为重要的是,亓恺永远站着一个“嫡”字,有争夺掌家权的优势!

    虽然嫡庶之分是旧社会的说法,现在早已不流行,但亓家却依旧讲究这一套传统

    比如,亓恺永远是原配生的,亓家的嫡长孙。

    比如,亓皓永远是妾养大的,亓家的庶次子。

    哪怕庶子这样的话,有些偏颇,但“小三之子”这四个字,亓皓还是当得起的。

    只因,亓皓出生时,亓父仍没有离婚。

    不过,亓皓的人生却是华丽丽的人生奋斗史。

    他虽然是“小三之子”但从小勤学好问,一路以第一名的身份毕业。硕士毕业后,他直接进入亓家的公司,表现不俗,业务能力出众,更是拥有极好的人缘。

    他在公司内一步步,脚踏实地的走到现在。

    如今,对于许多亓家公司的员工而言,他们都以为亓皓就是亓家唯一的子嗣,是亓家的太子爷,根本不知道还有亓恺的存在。

    只可惜,在亓家内部,永远都知道亓皓的身份矮了亓恺一头。

    更重要的是,在亓家长辈面前,亓皓的出身确实有严重的瑕疵。尤其是在亓恺的祖父面前,他很是看不上亓皓,更看不上亓皓的母亲。

    为了不将亓家交入亓皓的手中,他甚至不愿意将家交入自己儿子的手中,为的便是继续寻觅更合适的人选。

    当然,在老爷子心中,最合适的人选永远是亓恺。

    只可惜,亓恺志不在此。

    “亓恺从来没有想过要回亓家,他根本不喜欢那样不自由的大家庭,他为什么非要逼他!”顾湘君凶狠狠的说,“亓恺根本不希望进去亓氏,他只喜欢拍电影!”

    见姐姐的表情渐渐有些失控,叶静嘉淡淡道:“或许,这就是命。”

    顾湘君深吸一口气,不禁道:“命?难道,亓恺的命还不够苦?”

    苦吗?

    或许有些人觉得不苦,甚至是渴望却不可求的吧。

    叶静嘉凭借这次的事情,彻底了解亓恺的身世。

    “姐,有句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叶静嘉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递到顾湘君的耳朵里,她说:“亓皓当年应该年龄不大,他却可以做到一边假装与姐夫是好兄弟,一边挖坑设计姐夫。为了未来,不择手段。姐,你没有时间回顾过去,现如今你要想好自己如何应对未来!”

    很显然,等待姐姐的未来并不好走。

    这也就是叶静嘉一直后悔,甚至怀疑自己多管闲事的原因。

    顾湘君深深叹了口气,没有多言,转而不禁道:“嘉嘉,对不起。”

    “姐,已经说过很多遍了,不用道歉。”叶静嘉微微摇头,她握住顾湘君的双手说:“当初,你能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放弃工作,来到我的身边我已经非常的高兴。你不用对我道歉,我应该对你道谢的。”

    顾湘君微微摇头,想到未来不知还有没有机会与妹妹谈心,趁机低声道:“嘉嘉,你听我说,我知道温峥辰对你很重要,但是你要记住,你才是老板,工作的事情一定要抓在自己的手里,明白吗?”

    叶静嘉抬头看向顾湘君,见顾湘君双眼中满满都是执着,她微微点头,答应道:“姐,我知道,你放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