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边,叶静嘉与薄灵灵、宁潸潸等人聊得开心,另一边则有人惊讶于叶静嘉为什么会认识薄灵灵与舒晋原。

    只见,那对之前与叶静嘉擦家而过的夫妇便看向五人。女士更是讶异的低声问男士:“那是薄家的薄灵灵和舒家的舒晋原?他们怎么与亓恺的妻妹认识?”

    男士则端着酒杯,没有回答。

    “如果他们……”女士看向男士,面露担忧。

    男方却不以为意的摇头道:“别担心,事情已经办妥,无论是谁都回天无力。”

    说着,男方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女士见男士胸有成竹,才缓缓放下心来,微微点头,办妥就好。

    “况且,相识又如何?”男士晃动着酒杯,轻声说道:“薄家与舒家一向与我们家来往甚少,他们不可能参与我们的家务事。”

    女士点点头,不禁道:“再忍一年。”只要一切顺利,他们图谋的一切就能手到擒来。

    男女二人举杯,提前庆祝胜利的到来。

    正在此时,亓恺牵着顾湘君的手走过来,亓恺笑着问:“玩的可还尽兴?”

    男士立刻看向亓恺,笑着回答:“当然,谢谢大哥的招待。”

    原来这一男一女不是别人,恰是亓恺同父异母的弟弟亓皓,与弟媳史菲琦。

    与亓恺不同,二人非娱乐圈人士,却因亓恺盛情邀请前来。除了二人,亓恺还邀请了其他的弟妹以及亲戚,他们二人的存在倒是并不令人意外。

    与一般的同母异父,或者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关系不和不同,亓恺与亓皓的关系虽然谈不上亲密无间,但一直不错。哪怕常年不见,但每每见面必定是能笑脸相迎。

    同时,亓皓也不是亓恺唯一的弟弟。

    亓恺的母亲再婚后也育有一儿一女,与亓恺的关系也不错。刚刚,亓恺已经与那一对弟妹打过招呼。

    “大哥大嫂,希望你们白头偕老,早生贵子。”史菲琦笑着祝贺。

    提及“贵子”顾湘君忍不住轻轻掐了一下亓恺,面上却是仪态大方。她微微点头,温婉的笑着说:“感谢你们的祝福,我们一定会的。”

    四人闲聊起来,不知怎的,亓皓总觉得今天的亓恺与顾湘君有些不对劲儿,可是具体哪里不对,他却说不出来。

    最终,他将这一切归结为二人的婚前紧张。

    “不过,顾湘君居然会继续婚礼,看起来她与我们想象中的不同。”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史菲琦皱着眉头说。

    不过,他们二人也没有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这里,最关键的东西他们已经拿到手。

    亓皓这时候冷笑一声,“只不过比我早出生几年而已,便占尽先机!”

    与此同时,亓恺与顾湘君手牵手,走向小舞台。

    “怕吗?”亓恺轻声道。

    顾湘君双眼平静的看向前方,淡定的说:“不怕。”

    “君君,对不起。”亓恺再度开口。

    顾湘君微微摇头,“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

    走着走着,顾湘君看到了不远处,正与薄灵灵坐在一起吃东西的叶静嘉。

    今晚过后,她便不能陪在妹妹的身边,帮助妹妹,希望妹妹不要怪她。顾湘君紧紧握着亓恺的手,她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到底对不对,可是她不后悔。

    至于叶静嘉,则正与薄灵灵一起享用美食。

    原来,除了薄灵灵,宁潸潸、阮旭彬乃至舒晋原在现场都有朋友。聊着聊着,便剩下叶静嘉与薄灵灵二人。

    虽然远处也有叶静嘉熟识的朋友,不过见薄灵灵没有人陪伴,叶静嘉便选择继续留在与薄灵灵闲聊。见不少食物已经上桌,叶静嘉便主动邀薄灵灵一起许挑选美食,享用晚餐。

    选完美食,二人便坐到一处桌子上,边吃美食边聊天。

    聊着聊着,薄灵灵便与叶静嘉说起了自己与舒晋原在一起的经过。

    “当时探完班,在回去的路上我和舒晋原乘同一班次飞机,聊天时发现志趣相投,就互留了联系方式。前段时间,基金会有一个项目,恰好与他有接触,聊得比较投机,所以自然而然的在一起。”薄灵灵斯文的喝着象拔汤,低着头,轻声补充道:“不过,在一起的过程也不算顺利,幸好现在算是正式在一起了。“

    虽然薄灵灵说的轻描淡写,但是叶静嘉却能体会到其中许多的不易。

    薄灵灵与舒晋原的第一段婚姻并不幸福,加之二人的身世不同常人,所以第二段婚姻双方父母家人倍加在意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许在对方父母来看,无论是二婚流产的薄灵灵,还是二婚被甩的舒晋原都是配不上自家孩子的。

    不过,如今二人一同出席婚宴,一定是获得了双方家庭的认可。

    当然,以叶静嘉对于薄灵灵与舒晋原浅薄的了解,他们应该是决定会结婚,才会在一起公开出席这种场合。

    叶静嘉咬了一口虾饺,只当什么都不懂,笑着称赞道:“你们这是有缘千里来相会!祝福你们,希望你们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

    薄灵灵值得一位真正的好男人呵护,舒晋原也需要一位贤良的妻子。

    果然,听到这里,薄灵灵两颊泛红,她羞涩的低声含蓄承认:“我和他都是二婚,所以不准备大办,只想去一个小教堂。”

    “二婚如何?难道二婚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叶静嘉极为不赞同,她认真的劝道:“灵灵姐,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什么要让过去的一切,约束你的现在呢?不过,婚礼或大或小都不重要,最重要的的是今后的生活。”

    薄灵灵一愣,她只是觉得自己二婚,没有资格再大操大办,可是叶静嘉的话,却让她有些心动。

    是啊,谁不希望有盛大婚礼呢?

    无论如何,她诚恳的邀请:“嘉嘉,到时候希望你可以来参加我们的婚礼。”

    “当然,我一定会去。”叶静嘉答应道,她想了想说:“我相信,灵灵姐你一定会收获幸福。”

    正说着,音乐停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