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亓恺如此痛苦,叶静嘉心中反而长舒了一口气。

    来之前,她确实很高兴亓恺愿意迎娶姐姐。可是在路上,她却又有些不悦亓恺的冷漠,直至现在,她才真正觉得亓恺做到了一个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叶静嘉开口问:“你还爱你的前女友吗?”

    亓恺苦笑一声,哪里有爱,十几年过去,对方的样貌在自己的脑海中都有些模糊了。若不是当时她说出姓名,自己差点都没有认出来。

    见亓恺摇头,叶静嘉又问:“你会为了两个孩子,与前女友复婚吗?”

    亓恺果断的摇头:“不会。”

    责任与婚姻无关,他会尽到当父亲的责任,却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婚姻。

    见状,叶静嘉微不可见的点头,开口道:“当我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非常的震惊,也非常的愤怒,我觉得你骗了姐姐。可是当我冷静下来,却觉察到了不对,你知道哪里不对吗?”

    亓恺没有抬头,也没有反应。

    叶静嘉继续道:“现实不是,更不是电视剧,怎么会发生如此巧的事情呢?那位前女友在过去应该有许多机会来找你,为两个孩子寻找生父,为什么一直没有动静,偏偏在婚礼开始前几天找你?”

    “你的意思是?”亓恺一愣,下意识抬头,显然不太明白叶静嘉的话。

    叶静嘉微笑着说:“我的意思是说,这其中一定有猫腻,至于什么猫腻我现在不好说,我也不确定。”

    亓恺一愣,他随即道:“但是那两个孩子,确实是我的。”

    “那又如何?”叶静嘉冷笑一声,反问道,“难道你以为问题的关键是在你有两个孩子身上?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你要结婚的时候前女友领着一双儿女出现,你以为这是偶像剧呢?”

    “可是……”亓恺突然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在他心中,最关键的问题当然是自己突然有了孩子。

    这是顾湘君拒绝结婚的重点,也是矛盾的焦点。

    可是叶静嘉却不以为然,现在更关键的是为什么这么巧合!

    不过现在,叶静嘉不打算与亓恺解释太多。

    毕竟孩子的事情确实是事实,这也确确实实是姐姐心中的一个结。

    至于是死结还是活结,自然要看背后的原因了。

    叶静嘉话锋一转,尖锐地问:“在你心中到底是那两个仅见过几次面的亲生骨肉重要,还是我姐姐更重要?”

    对于这道选择题,亓恺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怎么,选择不出来?”叶静嘉步步紧逼,非要亓恺给自己一个答案。

    亓恺想了想,抬头看向叶静嘉,诚实回答:“我确实无法选择,一边是亲人,一边是爱人,对于双方我都有所亏欠,他们对我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人。”

    “没想到,你倒是两边都不得罪,颇有圣父的风采!”叶静嘉冷笑一声,讽刺道。

    亓恺没有反驳,他无法对自己的一双儿女视而不见,更不希望他们过自己过去的生活。虽然确实有些“圣父”但是他没有办法说只爱自己的爱人。

    总而言之,孩子是无辜的。

    话已至此,叶静嘉将自己想知道的事情都问到了,她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离开之前她不忘说:“这件事情我会处理,不过在此之前,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许多事情是不可能两全其美的,人要懂得抉择。亓导,想想你过去拍摄的电影,想想主角色的抉择。你在我心中是非常优秀的导演,无论是在专业领域,还是在为人处世方面,都是导演界的佼佼者。现在在处理私物中,我希望你拿出过去的魄力,而不是懦弱的躲在房间,无能的想着所谓的弥补过去。”

    说着说着,叶静嘉突然厉声道:“过去的一切是谁造成的,难道是你的吗?”

    说完,叶静嘉开门走了出去,独留亓恺一人待在房间。

    过去的一切是谁造成的?

    亓恺呆呆的坐在房间内,心中的滋味如何对外人道。

    虽然叶静嘉在亓恺房间里说的胸有成竹,但实际上她根本不知道要从哪里下手。

    对方是谁,对方的目的是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不是巧合她完全不知道,更不确定。走到回房间的路上,叶静嘉只觉得头痛欲裂。当务之急,还是要一份前女友的资料才好。

    没想到,要什么,来什么。

    叶静嘉刚刚走进房间,顾白便将一张纸地给她。

    “这是?”叶静嘉一愣。

    顾白示意叶静嘉看看再说,叶静嘉接过后一目十行的看完后,立刻露出惊喜的笑容,扑上前给了顾白一个大大的拥抱,甚至热情的亲了顾白的脸颊一口,嘴巴里更是兴奋的惊呼:“你太贴心了!”

    原来,顾白给叶静嘉的东西恰是亓恺前女友的资料。

    女方名叫崔文芳,与亓恺同岁,与亓恺分手后不久便去了米国。

    第二年春天,她在米国顺利生下一子一女。如今,两个孩子正在国外上中学。

    这些年崔文芳一直在国外以经营一家华夏餐厅为生,虽然餐厅的收入不多,但从未见她捉襟见肘,仿佛很有底气。

    崔文芳的婚姻状况一直都是未婚,不过这十几年来,她却有过多任男友,但时间都非常的短暂。

    除此之外,没有特别引人瞩目的地方。

    叶静嘉坐在沙发上细细的看了几遍,很快便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我记得亓恺曾经在饭桌上说过,当初崔文芳的父母不愿意将女儿嫁给亓恺,是嫌弃亓恺没有固定的收入,最终亓恺与崔文芳和平分手。既然当时的崔文芳已经怀孕,而且决定将孩子生下来,为什么不告诉亓恺?”叶静嘉看向顾白,充满了疑惑,“当时的亓恺不过是一名摄影师,完全可以结婚,甚至私奔。既然崔文芳已经决定将孩子生下来,完全可以将事情告诉亓恺,然后双方远走高飞。她为什么决定分手,然后一个人远走高飞,背井离乡,辛辛苦苦的在国外将孩子生下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