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如此,那就是没有聊!

    叶静嘉当机立断,将保镖叫来看护顾湘君,自己则起身要走。

    顾湘君见状,连忙拦住叶静嘉:“你要去做什么?!”

    叶静嘉笑着对顾湘君解释道:“姐,我想和亓恺好好聊一聊,谈一谈过去的事情。”

    “不要去!没什么好谈的!”听到妹妹要去找亓恺,顾湘君立刻粗声粗气的阻止,她愤怒的一再强调:“他的过去与我们无关,没什么好谈的!”

    她再也不想见到亓恺,永远不想!

    只要想到那个女人领着两个孩子站在自己与亓恺的面前,说那两个看起来与阿瑾阿信年龄差不多大的少年少女是亓恺的儿子女儿,她就有一种被人狠狠扇了巴掌的感觉。

    尤其是那两个孩子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自己是拆散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看着姐姐焦躁疯狂的神情,叶静嘉态度平静温和,丝毫没有动摇心中的想法。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再三叮嘱窦艺等人一定要好好保护姐姐,不要让姐姐出房间。

    至于其他事情,就有自己来处理吧。

    在过去的许多年里,顾湘君已经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

    现在,她要代替姐姐,与亓恺好好谈一谈。

    如果二人真的不适合,那就不要勉强,立刻停止婚礼。如果只是有人从中作祟,故意挑拨二人的关系,那她一定会将那个人抓出来,挫骨扬灰!

    叶静嘉走出房间后,拨通了亓恺的电话。

    亓恺也住在这家酒店,只不过是在普通的房间。

    敲开房门,叶静嘉见到的是一个非常陌生的亓恺。

    多日不见,亓恺的状态糟糕透顶,甚至比顾湘君还要糟糕。他穿拿着一件有些旧的深蓝色衬衣,眼神疲惫,脸色蜡黄,头顶更是开始泛白,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再也没有过去儒雅的气质。

    “嘉嘉,坐吧。”亓恺开门后,示意。

    叶静嘉顺从的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今天我来”

    不等她说完,亓恺已经打断道:“我知道你来找我的原因是什么,那两个孩子确实是我的,但是我从来不知道。”

    亓恺塌着肩,疲惫不堪。

    叶静嘉看向亓恺,深吸一口气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你还想和姐姐结婚吗?”

    亓恺没有立刻回答,他当然想,却不能。

    他深爱顾湘君,希望与之白首偕老。

    可是现在的情况令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最终,亓恺摇头说:“对不起嘉嘉,我不知道。”他的声音沙哑痛苦,口气绝望的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与她结婚,是想为她带来幸福,可是现在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

    亓恺知道自己应该去争取与顾湘君继续在一起,可是最近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让他无比的崩溃与无措。他根本不清楚为什么自己有了两个孩子,更不确定自己能否与顾湘君继续在一起。

    或许青年人结婚,可以不为世俗,只因爱而充满勇气,四十多岁的亓恺却无法将一切因素排除在外。他需要考虑的事情非常多,需要为顾湘君考虑,也必须为两个孩子考虑。

    亓恺知道,叶静嘉就是顾湘君的代言人。

    有些话,他一旦说出口就无法改变,可是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随着结婚日期的临近,他清楚的意识到拖延不是最好的办法,有些事情必须做一了断。

    现在,就是他作出决定的时刻。

    亓恺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他甚至不敢开口,他很清楚的知道,一旦自己开口将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告诉叶静嘉,自己与顾湘君的一切便结束了。

    可是,无法逃避。

    亓恺选择懦弱的用手遮住脸,鼓起勇气,勇敢的对叶静嘉袒露心声。

    “那两个孩子确实我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存在,可是他们确实是我的亲生骨肉。”

    亓恺缓缓开口,他发现,要将想法完全说出来,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困难许多。

    “这件事情中,君君是无辜的,是我辜负了她的信任。”

    “所有的过错,都在我,与其他人无关,更与那两个孩子无关。”

    “我想与君君继续举行婚礼,成为夫妻,可是我也要为两个孩子负责,为君君负责,为他们所有人的人生负责。”

    叶静嘉心中一紧,下意识的握了握拳头。

    亓恺低着头,根本没有注意到叶静嘉的情绪变化。哪怕是平日八面玲珑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的亓恺,突然遇到这种事情也彻底慌了手脚。

    事情突然发展,哪怕他也有三头六臂,也不可能抹去两个孩子的存在,这是一个死局。

    “我必须为两个孩子考虑,虽然过去我一直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但同时我也一直没有做到当父亲的责任。无论如何,总归错不在他们,他们两个人是无辜的。”

    亓恺的童年没有父爱,没有母爱。他虽然也无法弥补给两个孩子童年的父爱,但是他不可能不认他们。说白了,亓恺知道自己可以不爱他们,却不能无视他们,他必须承担起身为父亲的责任。

    然而,他不能强制性的让顾湘君与他一起承担这份责任。

    只因事发后顾湘君的态度也让亓恺明白她心中的愤怒,亓恺没有指望顾湘君会原谅自己。

    当初,顾湘君嫁的是未婚没有子嗣的亓恺,而不是未婚却有两个十多岁孩子的亓恺。

    亓恺努力的整理思绪,缓缓道:“事发后,我确实说过要继续举行婚礼,与君君结婚。可是现在想想,我觉得继续结婚对她而言不公平,我也太自私。况且,那两个孩子已经十多岁,君君只比他们大十几岁而已!我,我做不到勉强君君接受他们,而且君君已经说过,她,无法接受他们,她不愿意与我结婚,甚至现在已经不愿意见我,我不想再去勉强什么,一切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亓恺越说越痛苦,声音甚至有些颤抖。

    为什么当初她会怀孕,为什么怀孕后却不告诉自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