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夹了一块叉烧放入口中,瞬间瞪大眼睛,惊喜的说:“好吃!”

    说着,特意夹了一块递给顾白。

    顾白吃在口中,点头道:“确实美味。”

    “虽说剧组内有华夏大厨,但事业有专攻,他们的厨艺确实不如真正的粤菜大厨厨艺好,果然吃华夏美食还是要在华夏。”叶静嘉笑着再次夹起一块叉烧放在口中,瞬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幸福感。

    顾白微微点头,只不过见女友片刻功夫便吃下不少肉食,不禁道:“喝一喝汤,润润肠。”

    见顾白已经将盛满汤的汤勺伸过来,叶静嘉顺势微微前倾然后一口喝下。

    “味道如何?”

    “不错。”叶静嘉回答,只不过味道太淡。

    见女友仿佛不喜欢这份汤,顾白没有多劝,只是再也没有让女友喝汤,贴心至极。

    叶静嘉吃的差不多后,用纸巾擦擦嘴,心满意足的说:“我吃饱了。”

    此时,餐桌上的食物已经消灭了七七。

    袁圆以为会浪费的情况完全没有发生,谁让叶静嘉今晚胃口好呢!

    叶静嘉丝毫没有倒时差的痛苦,整个人因为顾湘君的婚事而神采奕奕。

    待服务生收拾完餐具,叶静嘉坐在沙发上,不禁感慨道:“后天就是婚礼,时间过得好快。”

    转眼的时间,顾湘君便要嫁做人妇了。

    “不舍?”顾白坐在叶静嘉身边问。

    叶静嘉点点头,靠在顾白的身边,看着窗外的星空轻声道:“有一点点,虽然姐姐与亓恺在一起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明明我也很高兴他们在一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姐姐真的要结婚我心里反而特别的不舍。”

    叶静嘉坐直身体,看向顾白,为什么她会突然觉得很难过呢?

    “傻瓜。”顾白伸手摸了摸叶静嘉的秀发,温柔的说:“无论是婚前还是婚后,顾湘君始终都是你的姐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你在担心什么呢?”

    叶静嘉知道,可是,“说不清楚,心里难受。”

    见女友低垂着眼帘,一副忧伤的模样,顾白笑着将她拥入怀中:“嘉嘉,你应该高兴的。今后亓恺会尽起身为丈夫的职责,陪伴顾湘君,呵护顾湘君,疼爱顾湘君。同时,你的身边也多了一位亲人,不是吗?”

    叶静嘉点点头,心中虽然清楚,但神情依旧落寞。

    一时间,房间内的气氛安静了下来。顾白搂着叶静嘉,没有再多说什么。

    说起来,此次顾湘君与亓恺的婚礼将持续三天。

    第一天是傍晚婚前派对,第二天是教堂婚礼与晚宴,第三天则是家宴,这三天恰是周五、周六与周日。明天开始,宾客会陆陆续续的达到。叶静嘉此次早来,便是希望能够与姐姐多待片刻。

    只是等来等去,叶静嘉却始终等不到顾湘君的踪影。

    见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多,叶静嘉不禁道:“姐姐到底在忙什么,怎么还不来?”

    她想了想,拨通了袁圆的手机号,询问顾湘君的房间号码。

    得知叶静嘉要去找顾湘君,袁圆大惊失色,连忙拉着吴芜来到叶静嘉的房间。二人刚刚进门,吴芜便火急火燎的说:“老板顾姐不在房间,她肯定会见你的!”

    “不在房间?”叶静嘉不解的看向二人,只觉得二人的表现令人生疑,询问道:“那在哪里?”

    “在,在忙别的事情!”吴芜连忙说:“老板,等顾姐忙完了肯定来找你,如果你困了就早休息,倒时差很辛苦吧。”

    初见二人急匆匆的跑来自己房间叶静嘉已经觉得不对,不过是问一问房间号,何必如此一番动作。此刻袁圆眼神飘忽,吴芜言语不详,显然是在掩盖什么。她立刻板下脸来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没有,什么都没有!”袁圆连连摇头,直说什么都没有发生。

    越是如此,叶静嘉越是担心,她索性站起来说:“既然你们不说,那我自己去问服务台。”

    “老板,不要啊!”吴芜与袁圆大惊失色,连忙去拦。

    与此同时,顾白也隐约感觉到不对,开口询问道:“到底发生没什么?哪怕你们现在不说,嘉嘉早晚也会知道,与其让她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人,不如让她早一些知道,你们要记住,嘉嘉可是顾湘君的亲妹妹,不会害她。”

    听到顾白的话,袁圆与吴芜心中不禁有些犹豫。她们相视一眼,犹犹豫豫的开口对叶静嘉说:“顾姐不让我们说的,怕你担心。”

    担心?!

    叶静嘉双手环抱胸前,严肃的问:“难道不告诉我便可以当做事情没有发生?早知道,早处理,快说,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即便如此,袁圆心中依旧犹豫,因为她已经答应了顾湘君绝对不会将事情告诉叶静嘉,不想失信。相反吴芜却三言两语被叶静嘉与顾白说动,是啊,嘉宝是顾姐的妹妹,说不定嘉宝真的可以帮顾姐解决问题!

    “具体是什么事情我们也不知道,只是这几天顾姐与亓导都是分房睡,没有见过面,更没有说过一句话。”见叶静嘉目光灼灼,吴芜咽了口口水小声说:“而且顾姐好像想取消婚礼。”

    此言一出,叶静嘉瞪大眼睛,“你说什么!?”

    叶静嘉二话不说,直接冲出房间去找姐姐,口中则不悦的埋怨道:“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早和我说!”

    “顾姐不让。”袁圆懦懦的回答。

    “她不让你说你就不说啊!你怎么不看看这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叶静嘉极为罕见板着脸的训斥袁圆道,“明天宾客便要陆续到来,临时取消婚礼算什么事儿!”

    “可是”

    袁圆还想说什么,可惜叶静嘉已经不愿意去听,她一心一意,只想立刻见到顾湘君。

    她不敢去猜,更不敢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她心中,亓恺非常的疼爱姐姐,与姐姐关系一直甜蜜,极少吵架。婚前突然互不搭理实在是令人忐忑不已,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姐姐突然想取消婚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