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死人?

    秦既明愣了,对了,贝怡蓁已经死了。

    她已经长眠于地下,她已经死了。

    秦既明的双手渐渐松开叶静嘉,整个人滑落在地上,突然哭了。

    眼泪突兀的从眼眶中涌出,秦既明哭着说:“为什么,她为什么会死,为什么啊!我宁愿死的是我,为什么是她,她为什么要自杀!”

    秦既明大力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到不能自已,他恨不得去撞墙。

    贝怡蓁死的时候,带走了秦既明的一切。

    那种感觉没有人会明白,更没有人可以理解。

    自此,秦既明的人生一片黑暗。

    大颗大颗的泪珠坠落在地上,秦既明痛苦的简直活不下去。

    叶静嘉微微扭开头,不想看这样的秦既明,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这副场面令人心酸,她没想到自己的去世会给秦既明带来这么大的痛苦。

    说实话,叶静嘉甚至不懂,为什么自己的去世会对秦既明产生如何大的影响,为什么秦既明有一种活不下去的感觉。

    明明在自己生前时,他们之前的关系已经大不如前,事实上在秦既明出国后二人便彻底断了联系,而且是秦既明主动断的联系。

    她不懂,既然秦既明已经不想再与自己联系,为什么现在却又哭的这么悲恸。她甚至不明白秦既明到底为什么为了叶静嘉去抢资源。

    哪怕他猜到叶静嘉是贝怡蓁,可是这种常理无法解释的事情,他怎么可能相信?

    即便相信,他们的之前关系明明已经很淡很淡。如今他为了或许是贝怡蓁的叶静嘉,作出一副愿意上刀山下火海的样子,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这一切不矛盾吗?

    叶静嘉百思不得其解,她甚至想问秦既明,既然如此舍不得贝怡蓁死,想竭尽全力的帮可能是贝怡蓁的叶静嘉,为什么在贝怡蓁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不出现呢?

    当自己身为贝怡蓁,主动的希望得到他的帮助时,他在哪里?

    可是看着此时此刻的秦既明,叶静嘉没有问出这个问题,因为她不想与秦既明有再多的牵扯,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贝怡蓁。

    够了,真的够了。

    叶静嘉微微叹了口气,开口道:“gray,我不是贝怡蓁,贝怡蓁已经去世了。虽然你觉得我像贝怡蓁,但我真的不是。人死不能复生,希望你节哀顺变。”

    “我真的很感谢你为我争取来的机会与资源,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有办法违心的说我是,因为我真的不是。”

    “我想贝怡蓁在天有灵,知道你如此挂念她,她一定会非常高兴的。”

    说完,叶静嘉转身准备离开。

    “我小时候的,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我可以好好学习。”秦既明突然开口,他坐在地上,看着地板不知是说给谁听,“可是我没有,我没有听她的话,我学习成绩不好。

    叶静嘉没有理会秦既明,将手放在门把手上,正要开门出去时,却听秦既明继续道:“我辍学,出来工作的原因很简单,我只是不希望她那么辛苦,我希望她能轻轻松松的当演员,我希望自己能满足她的愿望,我希望自己能给她足够的肉吃,足够的钱花,她不用再受气、受苦,受累,受罪。”

    叶静嘉的眼眶蓦地红了,她从来不知道秦既明选择辍学当模特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赚钱给自己花……

    何必呢,这是何必呢!

    她根本不需要,而且她也没有为秦既明付出过什么。相反,她对秦既明并不好。那时的她也不过是个孩子,而且是私自冷血的孩子,怎么会真的关心秦既明呢?

    “可是当我渐渐有了一点名气的时候,她却与陆樾之在一起。”

    “我不喜欢陆樾之,非常不喜欢他,我讨厌陆樾之。可是她不听我的,她很爱陆樾之。后来我一气之下出了国,我只想眼不见为净。”

    “一开始在国外,我每天都要打听她过得好不好,渐渐地她越来越红,我再也没有打听过她的消息。”

    “我不演戏不是演技不好,而是不想演戏。我甚至不喜欢当模特,是因为成为模特望可以与她靠的更近一点。出国后我有许多机会不当模特,可是我舍不得,这是我离她最近的地方。”

    说到这里,叶静嘉心中一震。

    她的手按在门把手上,迟迟没有动。

    “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我才知道,她,自杀了。”

    “可是她怎么可能自杀呢?我不信,我不相信她会自杀,我们从孤儿院出来,能从里面活着出来的她怎么可能自杀!如果不是我出国,或许根本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听着秦既明话中深深的忏悔,叶静嘉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

    “她,对你好吗?”叶静嘉背对着秦既明,轻声问。

    “好。”秦既明点头,“没有她,就没有我。自从她自杀后,我每天努力读书,我根本不喜欢读书,可是以前她总是劝我多读书,说有文化才有未来。我希望自己可以变成,她喜欢的样子。”

    “我努力工作,努力攒钱,如同苦行僧的一样的生活,因为我无法看着她躺在冰冷的坟墓里受冷,而自己却过得纸醉金迷的生活。”

    “我总觉得她没有死,她一定会再回来的,我想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我可以像她对我一样对待她。”

    秦既明缓缓起身,一步步走向叶静嘉,在距离叶静嘉半米的地方停下,开口道:“既然你不是叶静嘉,你为什么要针对蓝玫,针对陆樾之。”

    秦既明的声音再无醉意,清晰干脆的声音瞬间让叶静嘉明白,他根本没有喝醉!

    或许,他只是在诈自己。

    没想到演技没多少的秦既明在这方面倒是很专业,刚刚自己确实信了,甚至差一点……

    不过想想也是,如果是真的醉酒,哪里能说得清楚话呢?

    叶静嘉没有转动门把手,转身坦然与秦既明面对面,肯定的说:“你调查我。”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