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酒吧包厢内散发着浓浓的酒气,呛得人难受,昏暗的灯光更是让人有些不适应。叶静嘉忍不住以手遮鼻,窦艺自然的伸手打开灯。

    瞬间,大亮。

    叶静嘉眯着眼睛看向前方,只见gray在andrew的搀扶下坐在沙发上,他的双手不停挥舞着,嘴巴里念念有词,眼神却始终无法聚焦,显然已经是迷酊大醉。

    不过颜值高的人,哪怕是成了醉汉依旧是俊美的醉汉,不会让人厌烦。

    叶静嘉不理会andrew愤怒的眼神,扭头对班鹏说:“把他弄出去。”

    他是谁,不言而喻。

    班鹏没有问为什么,直接走到gray面前,一把gray扛了起来,动作干脆利落不费劲儿。

    “放开我!”gray被吓了一跳,他无意识的不停的挣扎,企图下来。班鹏则一把捂住了gray的嘴,gray所有的话都消失在班鹏的手心。此时此刻的班鹏很有人贩子的风采,更重要的是熟练有效。

    一旁的andrew见状,连忙叮嘱:“轻一点,轻一点!”

    此时的窦艺隐约明白了过来,开口问:“地址。”

    andrew连忙报了一个地址,是一家酒店。

    窦艺微微点头,然后恭敬的对叶静嘉说:“叶小姐,我去找一辆车。”

    叶静嘉微微点头,“小心一点,不要被人发现。”

    窦艺点头,她明白。

    窦艺走后,叶静嘉扭头看向andrew:“班鹏会帮你将gray送回去,剩下的事情你自己处理。”

    说完,她转身便要离开。

    andrew见班鹏将gray控制住,便没有再拦。

    说实话,他也不希望gray与叶静嘉再有太多的纠缠,现在有人负责将gray送回去便足够了。

    只不过,叶静嘉刚刚转身准备开门,明明被班鹏控制住的gray突然开始挣扎起来,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力气,竟然一把挣脱了受过专业训练的班鹏,噗通一声跌落在地上。

    他仿佛也不觉得疼,踉跄着要站起来,口中不忘喊着:“不要走,不要走,不要离开我,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gray的声音充满了惊恐与崩溃,他的眼神迷茫且绝望,俊美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憔悴与虚弱,让人心疼。

    当gray扑倒叶静嘉面前时,却被眼疾手快的班鹏挡住。

    gray顺势扑在班鹏身上,他努力的深出手臂,长长的手指竭力的伸向叶静嘉,口中喃喃道:“不要,不要走,不要……”

    叶静嘉看着与自己相隔咫尺的秦既明,没有说话。

    秦既明的眼睛很漂亮是非常少见的灰色,此时灰色上蒙了一层雾气,令人说不出的不忍。

    叶静嘉恍惚间想起很久很久以前,当秦既明还是小孩子的时候。每当他在学校打架,自己训斥他的时候,他都固执的不肯认错,只用一双充满雾气的灰眸倔强的看向自己。

    两双眼睛叠加在一起,一模一样,秦既明却早已长大。

    不等叶静嘉回答,一旁的andrew看不下去,咬牙说:“一起回去!”

    他怕,一旦叶静嘉离开gray会再次暴动。

    在andrew与秦既明的注视下,叶静嘉垂下眼帘,算是默认同意。

    不知道窦艺在哪里借来一辆车,五个人共乘一辆车正正好好。

    窦艺开车,班鹏与andrew一左一右将gray挤在中间,坐在中间的gray眼睛一眨不眨的看向副驾驶的叶静嘉。

    叶静嘉则不管gray如何看自己,撑着手臂看向车外。

    如今已经是深夜,大街上依旧有零零散散的行人与醉汉。有些街头,甚至有流浪汉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正在睡觉。

    叶静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同意陪gray回酒店,大概是疯了?

    微微摇头,叶静嘉的笑容充满了无奈,她不禁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闭上了眼睛。

    脑海中不知怎的,想到许多过去的事情。

    秦既明刚刚上学的时候,整日与人同班同学打架。

    叶静嘉只以为他生性调皮不听话,加之当时的她经济拮据,必须靠奖学金、打工与各种资助活下去。加上秦既明这个吃白饭的,她的经济压力巨大,她更没有时间与经历细究原因,老师说什么便认为是什么。

    每每因为秦既明打架而被老师叫到学校的叶静嘉,不仅要向对方的家长道歉,还要给老师道歉。可无论如何道歉,她都不会拿出一分钱来赔偿,因此免不得被冷嘲热讽责难一番。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最让叶静嘉愤怒的是,惹事的秦既明不仅打了同学还不肯道歉。每每自己在老师办公室让他给对方道歉,他都抻着脖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

    他灰色的眼眸中盛满雾气,他努力的瞪大眼睛看向叶静嘉,执拗的让叶静嘉恨不得甩开他,将他丢回孤儿院!!!

    为了让对方家长满意,叶静嘉不得不更加大声的责骂秦既明。

    遇到脾气好的家长,厌烦的挥挥手,自认倒霉不再追究了。

    遇到脾气差的家长,叶静嘉不仅要被骂个狗血淋头,还要被威胁。此时,老师便会站出来打圆场。

    叶静嘉则陪着笑脸,咬牙忍着。

    这种事情一次次的发生,若不是因为当年的叶静嘉成绩好,若不是因为学校老师可怜二人的情况,只怕秦既明早已贝劝退。

    当时的叶静嘉也不过是个孩子,她人云亦云的以为是秦既明桀骜不驯,品行恶劣,直到很久很久以后的一天她才知道。秦既明之所以与别人动手,是因为那些人笑话他的眼睛,笑话他的发色,甚至笑话自己……

    他不道歉,是为了他的尊严,也是为了自己的尊严。

    虽然对于从小是孤儿的二人而言,压根没有什么尊严,只要能活着,还要什么尊严呢?

    叶静嘉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眼中却蓄了一层水。

    或许秦既明能成为巨星,而自己上辈子只能是一个二线影后的原因便是差距在这里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