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ray回到剧组的第一场戏,便是叶静嘉也没有弄清楚怎么演的那一场戏。

    不过即便叶静嘉搞不清楚,但结果依旧是一遍通过。

    “通过了?”演完后,叶静嘉不可思议的看向顾白,却见顾白正看向屏幕做最后的确认。叶静嘉没有多言,只想等回到旅店,二人独处时问一问顾白,为什么可以通过,她觉得自己演的根本不好,甚至有些糟糕。

    另一边,秦既明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看向叶静嘉。刚刚合作的时候,他有一瞬间的恍惚。

    叶静嘉演戏时给他一种非常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不多,却足够令他心神不宁。

    秦既明站在原地,傻傻的看向叶静嘉的。

    站在叶静嘉身边的窦艺不悦的扫了一眼ray,却没有开口。因为叶静嘉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被ray注视,她正在与张雪聊天,谈论工作室的事情。

    剧组并非时时刻刻都有秦既明的戏份,没有戏份的时候,ndrew原意是留ray在休息室休息,出人意料的是ray主动要求出去。

    “你去做什么?”ndrew不解的问,难道那些书已经不能吸引你的注意了?

    他为了让ray安安稳稳的留在房间,特意拿来许多书,结果来到这里后,ray却压根没有碰任何一本书!

    简直是,邪门了。

    “我看一看她的……叶静嘉的表演。”ray看向ndrew。

    ndrew一愣,随即说:“好吧。”

    按道理ray原意看别人表演是一件好事,说不定他是动了当演员的心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ndrew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总觉得现在的ray不太对,或者说转变太快。

    比如,现在。

    看完叶静嘉的拍摄后,他竟然主动走上去,要求一起吃午饭?!

    你不是不喜欢长得漂亮的女生吗?

    这是,怎么了?

    难道是因为那个该死的丑女人翁雅贞,所以转性了?

    不过无论如何,ray主动来与剧组导演主演一起吃饭,任何人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只是,当叶静嘉吃饭时再次感受着ray不断打量目光,心中说不出的忐忑。她不明白秦既明为什么总是关注自己,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此时此刻,她反倒是怀念过去那个对自己横眉冷对的秦既明了。

    不过,叶静嘉能做的唯有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她吃了一点,便放下筷子。

    见状,吃的开怀的左丘凛戈立刻关心的问:“嘉嘉,你不吃了吗?”

    叶静嘉用纸巾擦了擦嘴,微微点头,“饱了。”

    “饱了?”尤默文看向叶静嘉的餐盘,夸张的说:“我记得这种汉堡,你能吃两个!”

    叶静嘉尴尬的笑着解释:“怎么可能,我吃饱了,先去准备。”

    说完,她看向顾白。

    说好要多吃的自己食言了,不过顾白却没有纠结这一点,而是叮嘱道:“下午的第一场戏不是你的,可以先休息。”

    “好。”叶静嘉笑着伸出手与顾白的手在桌下轻轻握了握,然后对其余三人笑笑,最后从容起身离开。见状保镖与张雪也连忙快吃几口,与叶静嘉一同离开。

    叶静嘉的离开,众人不以为意,唯有秦既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叶静嘉的餐盘,吃的很少,简直是吃猫食。

    第二个离开的,便是ray。

    ray离开后,让餐桌的气氛陡然变得轻松起来。

    尤默文低声对顾白道:“ray怎么回事,感觉这一次他的状态和之前不太一样,不太对劲。”

    顾白没有回答,却是左丘凛戈低着头,小声嘟囔了一句:“美男子的报恩。”

    “你说什么?”尤默文没听清楚左丘凛戈说的是什么,下意识看向他。

    结果左丘凛戈摇头,只说:“没有啊,我没说什么,我只是说今天的意面很好吃!”说着,他特意吃了一大口意面,仿佛证明一般。

    见状,尤默文只当自己听错了。

    咀嚼着嘴巴里的意面,左丘凛戈小心翼翼的看了顾白一眼,生怕顾白听到。虽然ray是美男子,顾白也是啊,但是顾白还是叶静嘉的男朋友。

    左丘凛戈低下头,他真的不是故意那样说的。只是嘉嘉帮了ray那么大的忙,ray为了感谢嘉嘉,所以对嘉嘉的态度格外不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况且,报恩又不是非要以身相处,左丘凛戈心想。

    除了叶静嘉离开时,顾白说了两句话,随后的时间,顾白一直安安静静的在吃饭。哪怕刚刚,他也没有任何表现。

    不过,在用餐结束后,顾白的一边嘴角微微拉起,可笑。

    下午的叶静嘉只有三场戏,拍完后,她便打算回休息室。不过不等她走,ray便走过来主动问:“回去吗?”

    叶静嘉点点头,没有多言。

    她大概能猜到ray过来是想做什么,可是她真的不想与ray有太多的牵扯。她可以理解秦既明当初不帮她,甚至可以反过头来帮秦既明,但是她真的不想再与秦既明有太多纠缠。

    怎料,ray却主动道:“一起?”

    无奈,叶静嘉只能答应。

    二人在回去的路上,叶静嘉能感觉到秦既明在没话找话,可是她根本不接话。不仅如此,到了休息室门前,她不给秦既明任何机会,便说:“再见。”

    进入房间,班玖吞了一口口水,眨眨眼说:“叶小姐,ray好像……”

    “好像什么?”叶静嘉抬头看向班玖。

    看着小姐冷若冰霜的脸,班玖将所有的话都吞到了肚子里,只当什么都没说。小姐好像不太喜欢ray,可是之前小姐明明救了ray啊。

    班玖百思不得其解,窦艺则是所有所思。

    叶静嘉坐在沙发上拿起剧本,开始看晚间的拍摄内容。

    至于ray本人呢,他坐在自己的休息室内,没有看书,而是在愣神,一愣就是两个小时……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