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经一莎觉察到房间的气氛不对,立刻凶神恶煞的对其他人说:“你们都出去!”

    经一莎一贯在外人面前伪装的火爆霸道脾气让她在团队内极为威慑力,这不化妆师等人看到经一莎那拉长的脸,立刻浑身一震,完全忘掉刚刚井雯臻的态度,急匆匆的放下手中的活儿,立刻出去,生怕被台风尾巴扫到。

    看起来,演唱会的事情经一莎不肯同意啊。

    有经一莎这种霸权经纪人,井雯臻也真是可怜。

    在经一莎的衬托下,井雯臻给人的印象无形中再次好了起来。

    当助理将门带上,化妆室内只剩姐妹二人后,经一莎的脸才渐渐恢复。她走到井雯臻的身边,耐心委婉的拒绝演唱会的事情。

    “臻臻,现在你的嗓子无法负担连唱十几首歌。”

    “假唱呗!”井雯臻转动转椅,双手环抱胸口,看向经一莎不以为意的说。

    “假唱!?”经一莎大吃一惊,她根本没想到妹妹会说出这种话!

    井雯臻嗤笑道:“姐,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谁还会真唱啊,只要配合好,台下那些蠢货根本分辨不出来真假。”

    “臻臻!”经一莎立刻绷起脸来,极为不赞同,“一旦假唱被发现,你的歌唱事业便会彻底结束!”

    “怎么可能被发现,你别胆子这么小行不行!成天这也担心,那也担心,我干脆回家待着去好了!”井雯臻挥挥手,满脸不耐烦。

    刚刚入行的时候,她觉得姐姐挺不错的,事事处理妥帖。

    怎么现在越看越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呢?

    不知何时开始,井雯臻渐渐有些厌烦经一莎,厌烦经一莎的小心翼翼,厌烦经一莎的管东管西,她渴望自己做主,比如演唱会的事情。

    经一莎不悦的抿了一下嘴,却没有再深究真假唱,转而问另外一个关键问题:“票呢?你能保证可以卖到七成吗?如果卖不到,你知道我们将面对什么吗?”

    “当然可以!”井雯臻昂着头,极为自负的说,“现在我的粉丝已经有八百多万,怎么可能没人来看演唱会!况且,每次接机的时候人山人海,他们都说一定会来看我的演唱会。”

    经一莎抓住重点,着急的问:“你对粉丝说了演唱会的事情?”

    井雯臻这才发现自己说溜了嘴,不过她不肯认错,只说:“哎呀,你快点把合约搞定!第一场演唱会就定在情人节!”

    这一次,经一莎没有再退让,更没有隐藏问题。

    她坚持道:“演唱会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的,光音内部需要开会讨论,这件事情我会帮你去查。”

    突然之间,经一莎有一种感觉,这次的演唱会或许是一个局!

    或许之前井雯臻的热度,便是为了让她陷入局中。

    为什么做局,是谁在幕后指使,其目的到底是为了陷害井雯臻,还是为了光音,亦或者是因为井雯臻抢了好资源,光音内的艺人联手设计?

    事情千头万绪,经一莎暂时无法确定缘由。

    不过,她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事情不简单。

    “调查什么啊,你烦不烦!”井雯臻根本不了解经一莎的初衷,只觉得心烦气乱,为什么不能开演唱会!

    井雯臻性格暴躁,稍有不如意便要发火。经一莎不愿与妹妹吵,只说:“有些事情你要沉一沉,等一等。”

    见井雯臻一副不听劝,想发火的模样,经一莎心中也是不悦,她想了想,跳转话题问:“臻臻,刚刚的访谈,为什么不按照我给你的答案回答?”

    “我为什么要感谢ony,那个男人恶心死了。”井雯臻嫌弃的说。

    经一莎哪里知道,网络中刮起了一股ony配不上井雯臻的风潮。无数粉丝认为是ony拉了井雯臻的后腿,如果井雯臻没有结过婚,如今的成就绝对会比现在更好。

    井雯臻被爱情蒙住了双眼,错失了大好的未来。

    一开始,井雯臻并没有太在意这种话。可是后来,当这样说的网友渐渐增多,看的次数多了,井雯臻突然觉得,好像真的是这样。当初她为什么要与ony结婚,ony比她老,而且还是圈内有名的花花公子,自己的光辉灿烂的人生怎么可以曾与这样的纠缠在一起?

    “我们说过,你的性格特质需要不断加强,你忘记了吗?”经一莎按着性子,好声好气的说。

    井雯臻猛地抬头看向经一莎,极为反叛的说:“我并不觉得我自己的性格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一定要贤良淑德,温婉大方?”

    经一莎一愣,显然没想到妹妹会这样说。明明是她自己要求成为叶静嘉第二,温婉大方的性格也更有利于树立新时代女性的标签。

    见经一莎无言以对,井雯臻冷笑道:“你别以为我真的傻,你做的好事我都心知肚明!”

    “你什么意思?”经一莎看向井雯臻,皱眉不解问。

    “当初我明明应该与苏宇结婚,结果却成了ony,这一切还不是因为你!”井雯臻说着说着,突然暴怒,她猛地站起来,直勾勾邓向经一莎:“我受够了,我受够了当你的傀儡!我为什么要和他那种油腔滑调的老男人假结婚!你原本说的是明明是苏宇!”

    “臻臻,你怎么了?”经一莎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如此歇斯底里的井雯臻她已经许久没有见过了,她努力的耐心劝导:“苏宇与ony有什么区别?无论是谁,那都是一段假的婚姻,苏宇不可能与你在一起。”

    “你怎么知道不可能!!!”井雯臻怒吼道。

    经一莎看着妹妹张着血盆大口,仿佛要将自己撕碎,不得不耐心的再次解释:“苏宇的经纪人不愿意,一线艺人根本没有人会愿意答应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契约婚姻。如果不是我们拿捏住了ony的把柄,他也不可能认栽,甚至离婚时被我们摆了一道,被光音抛弃,依旧保持沉默。”

    经一莎知道妹妹喜欢苏宇,可是怎么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