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比赛结束后,所有艺人都去就近的一家高档酒店休息。刚刚参加了泥潭摔跤比赛的艺人更是需要洗澡,换衣。

    没有参加的艺人自然可以在房间休息,或者享用节目组特意准备的,丰盛美味的春节午餐。

    的六人分住三间房,除叶怀瑾之外,所有人都跌入泥潭,浑身脏兮兮的,不得不去洗澡。

    幸好,因为天气寒冷,所以大家全身包裹的严严实实,不需要大费周折的洗澡。只需要将脖子、脸部、手部以及头发等露在外面沾染上泥巴的身体部位清洗干净。

    最早洗完的叶怀信穿上干净的衣服,与房间内正在洗澡的唐棠说了一声,便浪到了叶怀瑾的房间。

    说起来,他倒是幸运,因为与姜晓真对垒,根本没有出手便被推倒,所以身上几乎没有什么泥巴,只简单冲了冲便足以。

    进门后,叶怀信见叶怀瑾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

    他随手拿起茶几上的一块费列罗,剥开放入口中,然后将手放在叶怀瑾面前晃了晃,好奇的问:“干嘛呢?”

    叶怀瑾推开叶怀信的手,见叶怀信口中吃着东西,便问:“饿了?”

    叶怀信点点头,剥开第二块费列罗,边吃边抱怨:“一上午都在录节目,累都要累死了,还玩儿什么泥巴,我鞋子都湿了。冷风一吹,那滋味简直,啧啧啧。”

    叶怀瑾不理会叶怀信的抱怨,打电话叫餐,然后说:“今天就在我们房间吃午饭,我出去告诉他们,你在这里等餐。”

    “不去大厅吃啊。”叶怀信眨眨眼,不解的问,一般不是都去大厅和其他艺人一起吃吗?

    叶怀瑾走到门口,回头看向叶怀信,神色冷漠的问:“你认为现在出去妥帖吗?”

    叶怀信耸耸肩,为什么不妥帖?

    “因为上午的比赛?”叶怀信一屁股坐在沙发里,将一双大长腿搭在沙发手柄上,歪着头说:“躲避有什么用,应该怼回去。”

    “怼谁?”叶怀瑾问。

    “薛远呗。”

    叶怀信刚刚回答完,只见冉星毓裹着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说:“不是他。”

    “不是他?”叶怀信瞪大眼,显然不信,“不是他那是谁,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针对我们了。”

    “凡事不要想当然。”冉星毓摇摇头。

    正在此时门铃响了,客房服务来送餐,叶怀瑾见状便说:“我先去叫他们来吃饭。”

    很快,六人齐聚叶怀瑾与冉星毓的房间。

    化妆师jeff与助理吴芜早已去吃剧组准备的午餐,他们已经与产生了一定的默契,不再需要事事跟在屁股后面。

    不喜欢,他们也很累。

    至于周齐,不知去了哪里,一直没有出现。

    今日的经纪人是周齐,乐乐正在老家。

    春节期间,经纪人也需要放假。

    乐乐有丈夫有孩子,有婆家有娘家,更有一大堆的亲戚朋友,春节期间万事脱不开身,实在不便加班。

    反观周齐,寡家孤人,了无牵挂。

    他个人也主动表示,愿意留下来工作,于是正月初二到初七,他将独自带。

    节目组准备的春节午饭确实非常丰盛,只不过吃饭的时候,六人的情绪都不怎么高涨。

    开年第一天工作,便遇到这种事情,无论是谁都很难高兴起来。

    虽然内心不高兴,但事情依旧需要面对。

    “阿瑾,星星,你们先将当时的情况复述一遍。”韩肃开口主导。

    于是,叶怀瑾与冉星毓便开始复述事发时的情况。

    二人本着不带个人色彩的角度全面客观的复述当时的情况,即便如此,听完后急脾气的叶怀信整个人依旧炸了,他气愤不已的说:“这帮人有病吧!欺负人是不是!!!”

    竟然还用激将法,还嘲笑讽刺!

    “他们未免也太自以为是了。”一向好脾气的唐棠也冷下了脸,极为不悦的说:“这是逼我们不得不同意?”

    叶怀信嗤笑一声,“可不,那么多观众看着,导演也是垃圾,不阻止!”

    乔已明却冷静的分析:“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不可组内有四人都在针对阿瑾与阿星。”

    乔已明的分析,确实有几分道理,叶怀信心直口快的猜测:“说不定是薛远贿赂了他们呢?”

    “只是为了让你与阿瑾摔跤,所以贿赂艺人?”乔已明摇头,只觉得不太可能,仿佛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可是他却说不出来。

    事到如今,六人心中明白一定是有人在刻意针对他们,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至于那个人到底是谁也有所分歧。

    韩肃赞同乔已明的想法:“这档综艺节目收视率极好,其他艺人不可能因为薛远,所以在台面上故意集体针对我们,毕竟我们在10代甚至是20代的人气很旺,针对我们对于他们而言没有太好的结果。正如小明说的,事情不会这么简单,我们不应该妄下结论。”

    经过短暂的两天假期,韩肃对在学生群体中的知名度,有了非常深刻的认知,他断定一般艺人不敢轻易在台面上针对他们。

    哪怕薛远在圈内有一定的知名度,也没有大到能压制台上的其他人。

    叶怀瑾点头,补充道:“那位女歌手给我的感觉,也不太对,仿佛非常刻意的针对我,非要我去与阿信对垒。”

    韩肃点点头,扭头看向叶怀瑾称赞道:“阿瑾你做得很对,今天中午我们确实应该在房间内吃午餐,小心为上。”

    一直默不吭声的冉星毓放下刀叉,他身旁的叶怀瑾看了他一眼。冉星毓正要开口将姜晓真私下对他说的话告诉大家时,门铃便响了。

    叶怀信开门一看——周齐。

    周齐刚刚进门,叶怀信便率先向周齐求证:“周经纪,是不是有人针对我们!”

    周齐看向叶怀信,随后看向屋内其余五人,然后重重的点头承认:“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