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峥辰听完阎卜成的话后,立刻斩钉截铁的说:“继续查!全部都要查!”

    阎卜成点头答应,“不过,恐怕不容易。”

    “尽你所能。”温峥辰道。

    二人说完后,温峥辰回到音乐部。

    音乐室内依旧气氛低沉,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样的歌曲才能让温峥辰满意,或者说,只怕根本没有东西会让他满意!

    按耐不住的邱俊坤抬头看向温峥辰,有些烦躁的直接问:“温经纪,你到底要什么,我不想进行无意义的加班。”

    邱俊坤是音乐部的另类,要求规定工作时间,超时加班必须付钱。

    本以为没有人能驾驭的了邱俊坤,没想到看起来老好人一般的秋生雨却将他彻底拿捏住——没有效率的加班不算钱。只要工作结果不被采纳,之前的加班时间便不算钱。

    虽然一开始邱俊坤根本不同意这样霸权的条约,不过也不知道秋生雨怎么说的,最后他还是同意了。

    现在,音乐部的成果再次被温峥辰否定,也就是说邱俊坤的劳动成果再次被否定,这段时间的加班费又没有!

    邱俊坤:好气哦!

    温峥辰看向邱俊坤,回答:“我需要的是超越第一张专辑的歌曲,prcey需要给人耳目一新的专辑。”

    说着,他环视音乐部内留守的几人,直言道:“我知道大家在春节期间依旧坚守岗位非常辛苦,也明白大家付出的努力。不过,市场看到的永远不会是你们的辛苦与努力,它关注的只有专辑质量,粉丝反馈,以及销售量。”

    “我说过许多次,prcey不需要相似的东西,也不需要任何套路与模式,他们需要的是崭新的一切,能够给粉丝带来震撼的音乐。”温峥辰顿了一下,坚定的说:“跳出你们固有的思维,你们需要新的灵感。”

    温峥辰走后,音乐部内依旧低沉。

    动员这种事情温峥辰做过许多次,可惜在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枪中,音乐部早已成为一潭死水,动员也是白费力气。

    “啊,好痛苦。”

    不知谁喊了一声,音乐室内各种附和,要死要活的声音堆积在一起,让音乐部的气氛越发低沉,就连邱俊坤都不例外。唯有陈东洋,依旧低着头默默工作。

    音乐部经理秋生雨突然站起来说:“我有一个提议。”

    众人看向秋生雨,只听他毅然决然的说:“我建议,我们每个人都来尝试作曲,可以是一首,可以是一段,没有任何局限,只做自己喜欢的。”

    另一边,叶静嘉依旧在周而复始的默默工作。

    春节过后,便要进入三月。城堡周围的积雪也渐渐有消融的迹象,剧组不得不加班加点的拍摄,争取将所有雪地戏份尽快拍完。与此同时,左丘凛戈的心情也在慢慢恢复。

    “看起来,再过不久他就可以彻底调整过来了。”叶静嘉笑着对顾白说。

    顾白靠近叶静嘉轻声道:“嘉嘉,你太关注他了。”

    叶静嘉回眸惊讶看向顾白,笑着问:“你吃醋了?”

    “你说呢?”顾白看向叶静嘉,并不否认。

    叶静嘉见四下无人,偷偷亲了一下顾白的脸颊,然后解释:“我只是担心钱露露不会就此罢休。”

    叶静嘉猜的没错,钱露露确实不愿轻易放弃。

    只不过她不想放弃又如何,因为身世家底被彻底曝光,她身边的不少朋友当即抽身而去,原本的姐妹也不再联系钱露露。不仅如此,更多人则在嘲笑钱露露。

    钱露露心中暗恨,几次找表姐,却始终得不到任何有用的回复。气急败坏之下,她试图自己去联系表姐的朋友。没想到,竟然真的联系到了!

    只可惜,对方的态度并不友善。

    “抱歉,这件事情我帮不到你。”钱露露刚一开口,表姐的朋友便立刻回绝。

    搞垮左丘凛戈这种事情,对方自然不可能接。

    钱露露却自以为的用钱开路:“多少钱,你开!”

    这根本不是钱不钱的问题,而是值得不值得的问题。

    对方彻底回绝钱露露,并当即打给了好友安晚晚,将事情一并说了。

    安晚晚没想到自己的表妹如此丢人现眼,自己明明已经拒绝,她竟然跨过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好友!安晚晚羞愤不已,连忙说:“抱歉,我没想到会给你添这么多的麻烦,不如今晚我们一起吃顿晚餐吧,当我赔罪。”

    “赔什么罪,不过我们确实许久未见了。”对方笑着答应。

    二人上学时虽不是同年级,但关系不错,极为谈得来。

    这些年相处下来,情分深厚。

    对于钱露露的过分举动,对方没有生气,而是端着红酒杯笑着说:“我懂你,我的妹妹也是如此。”

    提及对方的妹妹,安晚晚摇头,只道:“她们哪里能相提并论,你的妹妹比钱露露好太多。”

    “不如劝劝你的母亲,让钱露露早些嫁人吧。”对方明白安晚晚的家庭,好意劝道。

    安晚晚喝了口红酒,低垂着眼帘,叹息道:“哪里容易。”钱露露想嫁给有权有势有颜有身材的优质男士,这类男人本就少之又少,又哪里可能娶钱露露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安晚晚看向对方:“反倒是你,打算一直从事这份工作?”

    对方微微点头,晃动着红酒杯,随意道:“应该吧,从事哪种工作对我来说差别都不大。”

    “可惜了你这位高材生。”安晚晚笑着打趣道。

    对方却无奈摇头,“什么高材生不高材生,学校与社会不同。对了,你现在的工作如何?”

    二人许久不见,聊得极为尽兴。

    吃完饭后,去了一家日式小酒馆,开始第二摊,直至深夜才分道扬镳。

    当晚,叶静嘉也接到了温峥辰的电话。

    温峥辰一边告诉叶静嘉,钱露露再次联络上了那位圈内人士,另一方面也是将对方的身份告诉了叶静嘉。

    “你说什么?!”叶静嘉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如此小,那位中间人,竟然是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