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完第一句话后,左丘凛戈便发现,原来自己真的有好多好多话需要与人倾诉。

    “她从来不觉得我的性格不好,或者需要隐瞒,甚至嫌弃我。和她在一起很舒服,很自由,可以完完全全的做自己。”

    “最初的时候,我只觉得她很爽朗可以当做朋友,可是相处的时间越久,我越喜欢与她在一起。”

    “后来,她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说没有,然后我们就成为了男女朋友关系。”

    “虽然她有的时候会耍一点小脾气,可那只是小女孩的小性子而已,她真的很好。”

    “嘉嘉,我不在乎她的出身、家世、学历甚至样貌,因为我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我喜欢的只是她。”

    “我没想到她骗了我那么多,我真的没想到。”

    “看到她的微博,我觉得她很陌生,她怎么可能这么可怕,我很难想象那些话出自她之口。”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只是突然觉得和她在一起的生活仿佛做梦一样。我很留恋和她在一起的时光,可是现在我不知道那些时光是真是假,我甚至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喜欢,真正的我。

    左丘凛戈很迷茫,他觉得自己的眼前是一团迷雾。

    叶静嘉看着左丘凛戈,微微点头,大概明白二人为什么会在一起了。

    虽然在她眼中,左丘凛戈确实极好,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性格确实与众不同,可以说是许多女孩无法接受的性格。甚至自己在初次接触左丘凛戈时,也忍不住的有些不喜。

    突然出现一个女孩,完完全全的接受左丘凛戈的一切,他自然高兴,与之恋爱也不意外。

    只不过……

    叶静嘉接过张雪递过来的果茶,抿了一口,笑着说:“我觉得你与前女友的回忆不需要抹去,也不需要怀疑。毕竟,当时的你很开心不是吗?”

    左丘凛戈接过张雪递给他的茶杯,没有喝,“是。”

    “所以,记住当时开心的感觉。至于对方到底如何看待你,是否真的喜欢你,接受你的性格,我想已经不再重要了。”叶静嘉轻轻拍了拍左丘凛戈的后背,鼓励道:“往前开,不要让过去蒙住你的双眼。”

    虽然左丘凛戈微微点头,但显然根本不可能立刻走出上一段感情。或者说,他无法相信自己被骗了那么多,甚至开始怀疑他们是否相恋。

    见状,叶静嘉双手抱着茶杯,想了想问:“现在的你还爱她吗?”

    “我不知道。”左丘凛戈低着头摇头,“原来我以为我爱她,可是现在,我不知道了。”左丘凛戈不是因为分手所以不爱对方,而是不知道自己爱没有爱过对方。

    “决定分手的时候我很难过,可是现在,我的内心很平静,没有痛苦。”说着,左丘凛戈抬头看向叶静嘉,撅着嘴巴皱着眉头,不高兴的问:“嘉嘉,我是不是天生渣男?”

    叶静嘉笑了,肯定的说:“当然不是。”

    “可是……”左丘凛戈歪着脑袋,一脸纠结。

    “恋爱这种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既然你不再爱她,为什么要强迫自己继续与她在一起呢?”叶静嘉将茶杯放下,双手交叠,认真的说:“那样做,对你不公平,对她更不公平。恋爱的基础是爱,既然如今你不再爱对方,不如放开自己,也放开对方,让双方都有时间去找寻真正的爱人,不好吗?”

    “左丘,不要把自己困在过去,也不要将对方困在过去,你们都有自己崭新的未来。”叶静嘉看向左丘凛戈,老气横秋的劝道:“人生的恋情会有许多段,不要过度陷入过去的回忆,纠结一些可有可无,或者根本没有答案的问题,那只是浪费时间,耽误下一段感情的到来。”

    看着叶静嘉一脸祥和的笑容,听着叶静嘉理智冷静的分析,左丘凛戈突然发现自己满肚子的问题仿佛不需要再去问,因为许多事情已经被解答。或者说,许多问题的存在原本就是多余的吧。

    “我知道。”左丘凛戈抿着嘴点点头。

    有些事情当然不可能立刻想开,不过见左丘凛戈的状态至少比刚刚好了一些,叶静嘉便不再去多说什么。

    虽然钱露露有千般错,但还是需要左丘凛戈自己慢慢从那段恋情中走出来。

    不过,为了缓和左丘凛戈的心情,叶静嘉随意挑着话题,与之闲聊。只可惜,每每叶静嘉将话题换到其他方面,总会被左丘凛戈拽回到女友的身上。

    看起来,至少现在的左丘凛戈心中仍然放不下,太恋旧。

    叶静嘉心中叹息,索性不再强求,而是问:“你和她职业不同,经历不同,在一起聊什么?”

    “她聊我听,有的时候闲聊。”左丘凛戈想了想,一口子将杯中果茶一饮而下,自己又倒了一杯后,看向叶静嘉说:“其实,大多时间不怎么聊,我的工作太忙了。”

    叶静嘉微微点头,确实。

    左丘凛戈歪着头想了一会儿,嘟着嘴巴看向叶静嘉说:“不过嘉嘉,你一说我才发现,原来我和她之间根本没有共同的话题啊。”

    正说着,左丘凛戈的电话响了,是侯显民。

    左丘凛戈倒也不避讳,大喇喇的接起电话,与侯显民聊了起来。

    “侯哥和我说,圈内有人帮露露要我电话,他没给。”左丘凛戈挂断电话后,自然的抬头对叶静嘉解释,“他让我小心一点,不要给任何人自己的手机号码,也不要接任何陌生的电话。”

    叶静嘉微微点头,侯显民担心有人将左丘凛戈的电话透出去。

    左丘凛戈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说:“其实我们公司挺好的,虽然不是大公司,但氛围还不错。公司最在意的是演员演技,说实话我没什么演技。”

    叶静嘉笑着赞许道:“现在的你,进步了很多已经是演技派了。”

    “真的吗?!”左丘凛戈一脸羞涩,只是羞涩中掩饰不住的欢喜与激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