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与顾白和好后,剧组上下瞬间有一种春回大地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冷战时,二人几乎没有说话,所以和好后,特别喜欢黏在一起。

    哪怕顾白工作时,都要趁着间隙,抬头看一眼女朋友,仿佛是汲取精神动力。至于叶静嘉,虽然不如顾白那么明目张胆,但每每拍摄完成后的相视一笑,也足够虐狗。

    呵呵,有对象了不起咯!^

    左丘凛戈好不容见叶静嘉一人,连忙凑上来小声问:“嘉嘉,春节的时候放假吗?”

    这问题左丘凛戈曾问过一次,如今叶静嘉的回答是:“如果当天拍摄进度快,大约能早结束吧。”换言之,放不放假,取决于演员们的演技。

    听到这里,左丘凛戈忍不住耷拉着脑袋,一副失望的样子。

    “怎么了?”叶静嘉关心地问。

    左丘凛戈摇摇头,嘟着嘴巴说:“没什么。”

    看左丘凛戈的表情,怎么都不像没什么。叶静嘉本不想打听左丘凛戈的私事,不过左丘凛戈对自己不错,甚至曾主动以的办法保护自己。

    于是,叶静嘉笑着问:“说出来,或许有好的解决办法。”

    左丘凛戈见四下无人,见叶静嘉一脸真诚,才点头将缘由说了出来。原来,左丘凛戈在去年夏天交往了一位女朋友,今年是二人度过的第一个跨年,别人的男朋友哪怕不可能与女友一起守岁。

    但过节期间,一同见朋友还是做得到的。

    然而,左丘凛戈在海外拍戏,身不由己,既不可能以需要陪女朋友见朋友为名向剧组请假飞回国,更不可能陪女友守岁。

    二人为了这件事情发生了极大的争执,最终,左丘凛戈女友后退一步,表示,男朋友必须陪自己守岁,一通倒计时,跨过零点。

    “可是,根本不可能!”左丘凛戈郁闷极了,他偷偷看过那天的安排,华夏的零点是这边的下午五点,通常五点都在拍摄下午的最后一场戏或者倒数第二场戏,想通话根本不现实,“她怪我不关心她,不懂她的心思,只是打个电话而已都做不到。”

    左丘凛戈烦闷极了,他真的没办法,他在工作。可是想到女友失望难堪的表情,他又于心不安,仿佛对不起女朋友一样。

    是啊,别人的男朋友轻而易举可以做到的事情,自己却不行。

    叶静嘉微微蹙眉,这可不是“而已”的事情。

    身为演员,工作性质本就特殊,若是想找一个能够天天陪伴自己的男朋友,就绝对不能找艺人。

    叶静嘉想宽慰左丘凛戈几句,可事实上,她说出的话却是:“她不适合你。”叶静嘉笃定,左丘凛戈与他的女朋友早晚会分手。

    左丘凛戈一愣,显然没料到叶静嘉会这样说,不过他没有不悦,只是有点不甘的说:“她特别好,只是有一点点粘人,但是那是因为她喜欢我!”

    叶静嘉顺势点点头,表示明白。

    说起来,若是叶静嘉愿意,大可偷偷去找顾白,将华夏零点的时间段为左丘凛戈空出来,不过一个电话,大概也用不了多久。

    可是叶静嘉没有这样做,她不为左丘凛戈开后门的原因之一,便是不希望他的女朋友得寸进尺。

    不过当晚,叶静嘉依旧选择将事情告诉顾白。只不过,稍微点了一点主观意见。

    顾白眉毛都不抬的说:“我知道了。”

    见顾白同意,叶静嘉当即笑眯眯的扑在他的后背“你真好!”

    顾白反手摸了摸叶静嘉,无奈至极,只怕女友的这份用心,左丘凛戈不会知晓,更不会感谢。

    时光飞逝,转眼到了除夕。

    当天,剧组果然没有放假,除了三餐全部都是标准的华夏美食,添加水饺选项之外,与其他时间没有任何不同。

    下午,剧组依旧进行着紧张的拍摄任务。没有人因为是华夏的农历春节而心神不宁,他们都是成年人,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剧组。

    唯有左丘凛戈,焦急不已。

    原本他的戏份应该是尤默文负责,他本想临近五点的时候,和尤默文讨几分钟,打一个电话。结果组结束的早,顾导便过来了。

    看着顾白不满的脸色,左丘凛戈准备好的话,被硬生生的吞到肚子里。在一次次的中,时针很快走过了17。

    华夏的凌晨悄然过去,新的一年到来了。

    远处,叶静嘉心知左丘凛戈的失落。

    即便如此,这件事叶静嘉依旧要去做,在左丘凛戈看来的一点小事,却会成为大事。为了他的私心杂念,全剧组停下工作,等着他打电话,像话吗?

    况且,他真以为陪着女朋友数上十个数字就能扣电话?

    笑话,当然不可能。

    出演顾白电影的机会来之不易,叶静嘉不希望左丘凛戈因为一点小事情被耽误。左丘凛戈还太年轻,许多阴损下贱的手段都不知道。

    叶静嘉却不同,她知道太多办法来毁掉一个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左丘凛戈要小心谨慎才好。

    叶静嘉抱着暖宝宝,明明在休息,却毫无任何打开手机的想法。

    “不知道嘉嘉的春节怎么过,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吃饺子。”顾家,叶兰芝正在包水饺,边包边担心。

    “阿姨,你放心,嘉嘉在剧组一切都好。”今年的春节,顾湘君在家中度过。

    她原本是打算留在帝都处理工作室的工作的,但因为三月份就要结婚嫁人,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尽可能的陪在父亲与阿姨身边。

    顾湘君一边发送各种准备好的新年祝福,一边代替叶静嘉在群里给工作室的员工发红包。

    见顾湘君拿着手机忙的不行,叶兰芝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心中依旧挂念着女儿,儿行千里母担忧,叶静嘉在那么远的国家,叶兰芝自然忧心忡忡。

    “姑姑,别担心。”叶怀信笑嘻嘻的安慰道:“有表姐夫在,表姐肯定没事儿。再说,现在都流行去国外过春节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