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是认真道歉,总该有所表示。”顾白笑着问。

    叶静嘉一时不解他的想法,什么表示?

    突然,她微微前倾,在顾白的嘴巴上亲了一下,笑吟吟的问:“可以吗?”

    顾白挑眉:“只是如此?”

    “那你还想怎么样?”叶静嘉反问。

    顾白微微一笑,瞬间将叶静嘉推倒在床上,双臂撑在叶静嘉身体两侧,居高临下说:“我还想这样。”

    见顾白眼神晦晦暗,叶静嘉忍不住微微闭上了眼睛。

    结果,等待她的却是……

    “你给我盖被子干嘛?“叶静嘉睁开眼睛一脸茫然,说好的表示啊!

    只见顾白坐在床边,撑着头笑到双肩抖动,“傻瓜我说说而已,你不是还在经期?”

    听到这里,叶静嘉的脸瞬间爆红,急忙用被子遮盖住脸,丢死人了!她怎么这么蠢!!!

    不过。

    “你怎么知道?”叶静嘉闷闷不乐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今天是第一天。

    顾白怎么可能不知道,客厅里还飘荡着淡淡的红糖与益母草的香气,再算算日子,除了女友经期不做第二他想。

    顾白轻叹一口气:“嘉嘉,我说过我们不是生意伙伴,不需要郑重道歉,懂吗?

    听到顾白的话,叶静嘉正想掀开被子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被子被人压住了!

    顾白俯身,隔着被子抱了抱叶静嘉。

    叶静嘉安安静静的没有动,任由他抱。

    过了一会儿,顾白脱掉衣服换上睡衣钻到了被子里。

    二人耳鬓厮磨,却无法有进一步的接触。

    没办法,亲戚来的不凑巧。

    即便如此,依旧是一室浓情密意,二人似乎是想过去丢失的时间都补回来。

    叶静嘉窝在顾白的怀里,忍不住感慨:“你和尤默文到底是什么运气?”

    “嗯?”顾白不解。

    “前几天是不是有一个小演员主动找你献身?”叶静嘉问。

    见女友声音平静,没有任何愤怒后。

    顾白语带笑意的反问:“那天你来找我,是不是便为了她?”

    “我的东西,不许别人来碰!”叶静嘉眼神熠熠,爽快的点头,随后摇头道:“现在,尤默文差点与甘振声扯上不清不楚的关系,你们的运气实在是太糟糕。”

    “我们不是运气糟糕,而是被人当做嗷嗷待宰的肥羊。”顾白摸了摸叶静嘉头发,随即看向窗户轻声道:“不过,剧组是时候应该清一清了。”

    说是清理,不过就是将一部分人开除。

    之前叶静嘉被陷害时,中间人便亲口承认,剧组内有他们的人,一旦叶静嘉落单,他们就会借着清除凶手的名义,对叶静嘉出手。

    至于顾白在事后一直不出手的原因,不是不敢出手,而是需要确定到底是哪些人是别人安插在自己这里的探子。

    如今,探子已经全部找到,恰是时候。

    第二天,剧组开始大面积的清理人。

    按照导演助理阿灿的小道消息:“剧组有些人的嘴巴太不干净,顾导不希望听到虚假消息传,影响电影未来。”

    原来如此。

    恰因为此,甘振声的事情没有外传。

    一来,顾导已经通过行动表示,不希望有人将事情外传,污蔑尤默文名声。二来,大家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毕竟是假的,没什么意思。

    当然,有出就有进。

    剧组内,确实新添了不少工作人员。

    他们初来乍到便被告知要谨言慎行,因为他们的前辈就是如此被开除了。一时间,剧组上下格外稳妥老实

    如此一来,反倒是救了甘振声一命。

    至少,卓彩凤并不知道口中说着爱她千百遍的甘振声想抱尤默文的大腿反遭打脸啪啪啪。

    至于甘振声呢,他依旧按照经纪人为他设计的人设行事,对卓彩凤各种嘘寒问暖。

    可是,不少人早已听过他陷害尤默文的说辞,现在再看他对卓彩凤嘘寒问暖,实在是无言以对。或许,脸皮能后到如此地步,也是一个人物。

    “不开除?”顾白有些意外尤默文的决定,原以为,以尤默文的性格,这次一定会开除甘振声,他当然会支持好友的决定。

    只见尤默文咬牙切齿,却斩钉截铁的说:“不开除!”

    叶静嘉说得对,开除反而是让甘振声得到解放。只要卓彩凤在剧组一天,同在剧组的甘振声就没有好日子!

    二人的貌合神离,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到。

    想到如今卓彩凤的下场,尤默文只希望卓彩凤能永远与甘振声在一起,不要将甘振声放出来,祸害其他人!

    尤默文脸色漆黑如炭,想到甘振声用他自己的下部,顶自己的下部,就无比恶心。

    恶心到……

    尤默文起身跑去卫生间,他需要好好吐一吐,太恶心人了。

    同一时间,甘振声正与卓彩凤坐在一起。他们一个大配角,一个小配角,只有等戏的份儿。

    只听卓彩凤问:“我记得,你上次说你初五走?”

    演员跟组不是无限期的跟组,尤其是小演员,来来走走了许多人。甘振声算是戏份稍微多一点的小配角,加之场戏分配杂乱,所以待在剧组的时间也比较长。

    甘振声点头:“大概是。”

    卓彩凤点点头,嘱咐:“正好,回去以后你把贸贸接到家里去。”

    如今贸贸依旧在卓彩凤的表弟那里,那表弟也不是什么善辈,原本与卓彩凤交好,只是因为卓彩凤嫁得好,自身也有点钱。如今卓彩凤离婚不说,竟还落到这种地步,他已经三番五次打电话来催,让卓彩凤将贸贸领走。

    当然,卓彩凤之所以让甘振声将贸贸接回去,绝不是因为表弟催促。而是因为,她想让贸贸捆住甘振声,不让他再出去花天酒地。

    毕竟,今后甘振声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甘振声虽不喜小孩,但想到亲子节目,便立刻笑着答应下来:“好啊,我也很想贸贸。”

    帝都一户人家内,一个小男孩正茫然的坐在阳台的小板凳上,窗外便是雪。

    他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来表舅家,为什么爸爸不来接自己,为什么表舅不再温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