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就在刚刚。

    有人因事来找顾白,结果敲门后推门而入,没有见到顾白,却见到了纠缠在一起的甘振声与尤默文。

    据那人称,当时尤默文全身,甘振声的衣服被撕得粉碎。加之甘振声口中喊的话,瞬间脑补出一场大戏!

    “到底是怎么回事?”叶静嘉重复。

    不等尤默文开口,甘振声已经抢先一步,抬头看向众人,眼神闪避,刻意遮掩什么一般开口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叶静嘉扫一眼甘振声,走进房间。

    她自然不信二人真的有什么,毕竟尤默文不是gay,他喜欢女人。况且,就算尤默文是gay,也不可能喜欢甘振声。

    叶静嘉记得清清楚楚,在陷害事件水落石出后的一次午饭中,尤默文明确表示过自己对于毫无担当的甘振声的厌恶。

    显然,甘振声在设计尤默文。

    叶静嘉扭头看向尤默文:“你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尤默文的语气糟糕透顶,他愤怒的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我洗完澡出来,便见他在我的房间。见到我,猛地扑上来!我自然去推他,结果……反正,他突然开始撕他自己的衣服,然后再度扑向我,我自然去推挡。此时,门被推开,他开始乱喊。”

    尤默文不愿去回忆当时期间甘振声做了什么。因为那会让他有一种的恶心感。

    虽然确实有男人对尤默文投怀送抱,但如此的陷害,甘振声是头一户。

    听到这里,甘振声猛地抬起头,仿佛难以置信一般的看向尤默文。随后,他露出惨淡的笑容,缓缓低下头,声音沙哑的说:“对,他说的是真的。”

    甘振声仿佛突然之间被人抽去了所有力气,肩膀下垂,脸色苍白,毫无神采。

    见他一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尤默文恶心到想吐!

    可是旁人却觉得,尤默文更为恶心。

    这摆明就是尤默文想和甘振声继续在一起,却不愿意承认自己是gay!gay怎么了,gay也是人!

    见围观群众的表情,叶静嘉便知他们信了。

    不过,甘振声的演技确实不错,至少可以打九分!当然,如果他那痛苦的表情可以再收敛一些就更完美了。

    叶静嘉深深叹了一口气,随即拍拍手,开口说:“既然甘振声承认尤默文说的是事实,那就没什么值得围观的了。来,尤默文去穿上衣服。至于甘振声,谁带你来的,你就和谁住一个房间去吧。”

    甘振声一惊,这算什么?

    怎料,叶静嘉突然扭头看向甘振声:“对了,听说卓彩凤已经和舒晋原离婚,希望你和卓彩凤二人白头偕老。毕竟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可喜可贺。只是陷害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做,不仅害人而且害己,希望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叶静嘉打算转身离开,可是她留下的一番话却令人深思。

    陷害。

    甘振声可以与卓彩凤陷害叶静嘉,那么他会不会陷害尤默文呢?

    有些事情,一旦有一点苗头,便能让人脑补出需要细节与证据。

    比如:甘振声与尤默文从未说过话,但甘振声确实卓彩凤的小狼狗。

    比如:既然是尤默文希望继续与甘振声在一起,甘振声不愿意,那甘振声为什么会出现在尤默文的房间?

    再比如:有顾白的珠玉在前,尤默文为什么会执着于甘振声不放手?难道是,瞎?亦或者甘振声是顾白的替代品?

    不不不,绝对不是,甘振声没有一点与顾白相似的地方。

    见叶静嘉三言两语便将事情扭转,甘振声极恨叶静嘉接二连三坏他的好事,急中生智,连忙高喊一声:“叶小姐,那次的事情不是我有意陷害!只是,只是卓彩凤威胁我,若是我不听她的话,她会把我……反正,一旦说出去我无法在圈内立足!”

    甘振声的一句话,立刻将事情再度扭转。

    难道卓彩凤是以甘振声与尤默文的关系来威胁甘振声?

    走到门口的叶静嘉眉头一皱,回头看向甘振声,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正当叶静嘉想开口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顾白看向甘振声,平静的问:“污蔑尤默文与你在一起,你能得到什么?”

    顾白的话,彻底揭露甘振声的真实目的。

    没错,甘振声就是在污蔑尤默文。

    甘振声想法天真且歹毒。

    卓彩凤回到剧组之初,他确实想过按照经纪人的话好好走人设。只是渐渐地,他烦了,他厌烦失去名气与地位的卓彩凤,尤其是当他通过层层朋友查到卓彩凤是净身出户的时候。

    他放入第一反应便是与卓彩凤撇清关系,寻找新的金主。

    剧组内最有话语权的两个人无非是顾白与尤默文,顾白有叶静嘉,加之之前丝带女与汤佳佳的下场对甘振声也是一种警告,于是他退而求其选择了尤默文。

    虽然尤默文是男的,不过他不在乎。

    甘振声将叶静嘉的玩笑话信以为真,真当尤默文是gay,希望通过潜规则抱住尤默文的大腿。

    没想到,尤默文竟然是直的!

    甘振声无奈,只好将计就计,陷害尤默文,以图拿到威胁尤默文的地步。

    没错,原本甘振声想利用自己与尤默文的假关系,从尤默文手里得到好处。

    结果……

    不等他甘振声想好如何反驳,顾白已经不耐的吩咐:“将他扔出去,哪怕尤默文是gay也不可能喜欢这种人。况且,他不是。”

    一句话,盖棺定论,终于有人正式的说明了尤默文的性取向。

    顾白不容置疑的语气,让事情结束。

    或许,这就是公信度。

    只要顾白开口,旁人没有不信的道理。

    当然,也有人渐渐想清楚其中的曲折。

    魏久不知从哪里挤进来,两手一抓,便将人高马大的甘振声提了起来。他不顾甘振声的挣扎,下楼,扔出去。

    动作一气呵成,流畅至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