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晚,叶静嘉与顾白分居而睡。

    叶静嘉与顾白在一起的时间不短,可是自始至终叶静嘉总觉得自己与顾白之间隔了一层什么东西。

    她知道顾白对自己好,更知道顾白深爱自己。

    过去,顾白做过太多太多浪漫的事情,送过太多太多珍贵的礼物,更是为自己付出了太多太多。

    最重要的是,她早已答应顾白的求婚,甚至就在前不久,他们躺在床上,幸福的一同决定了结婚的时间。

    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需要以距离来论远近,那么叶静嘉与顾白则是最亲近的人,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为负。

    可是,这也并代表叶静嘉完完全全的了解顾白。

    虽然这样说毫无证据,甚至有些无厘头,可是女人的第六感是天生的。叶静嘉始终认为自己没有真正看透顾白,或者说,顾白没有将自己完全展现在自己面前。

    当然,即便如此,叶静嘉也没有要求过顾白坦白什么,或者追问什么,依旧选择与顾白永远在一起。

    只是刚刚,叶静嘉在与顾白的争吵过程中,当顾白将叶静嘉困在那小小的角落中时,叶静嘉突然发现,顾白“完整”了,二人之间的隔阂消失了。

    雷霆之怒的顾白,看起来异常骇人,甚至当时的叶静嘉被吓到忍不住想逃跑。

    可是,那确实是顾白的一部分。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叶静嘉笑了。

    顾白的好脾气,好教养,好性格虽然令叶静嘉感到舒服愉悦,可没有脾气的人,根本不算是完整的人。

    直至刚才,叶静嘉终于知道自己与顾白之间相差什么,那就是“怒”。

    没有人天生不会发怒,顾白却从来没有对叶静嘉认真的发怒过,充其量是生气。见到彻底发怒的顾白,叶静嘉反而觉得真实。

    她不是抖性格,只是单纯的高兴见到顾白的另一面。

    当然,叶静嘉也没想到顾白脾气这么大,大到真的让她心中害怕,充满恐惧。

    不过,当顾白选择后退半步时,叶静嘉知道是顾白后悔了,他害怕自己怕他,他害怕将那一面展现给自己。

    叶静嘉明明可以趁机,进行要挟。

    可是不知为何,她心有不忍。

    虽然知道事情真相对于叶静嘉格外重要,可是那不代表顾白不重要。她能清楚的感受到顾白的自责与后悔,他根本不想对自己发怒的。只是因为,自己的口不择言,说了不该说的话,惹怒了他。

    正因如此,叶静嘉终究放弃了大好机会。

    想到这里,叶静嘉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每次都说要心硬起来,可每次不过都是妄想,真是没用。”

    无论是对于顾白,还是对于薄灵灵与周琳,叶静嘉多少有些因心软而为自己平添麻烦。

    想着想着,叶静嘉忍不住再次叹了口气,心烦不已。

    说起来,原本叶静嘉内心的负面情绪已经因为与顾白吵了一架,得到彻底爆发而平静了下来。只是,横空出世的“生父”让叶静嘉的心情再次糟糕起来。

    叶静嘉独自一人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窗外,月光明亮。

    明明应该深度睡眠的时间,却因为事情太多,全部挤在大脑里,导致叶静嘉彻底失眠。

    “生父”,多么陌生而熟悉的词语,叶静嘉却不知自己应该如何看待素未谋面,甚至不知道他是谁的生父。

    重生为叶静嘉时,她一度不知道如何面对母亲。

    然而,当叶兰芝对自己展现出自己盼望已久的母爱时,她瞬间进入女儿的角色,并且有些沉溺其中,真的将叶兰芝当作母亲。

    只可惜,随后发生的事情,渐渐让叶兰芝在叶静嘉心中慈母的形象崩塌。叶静嘉理解搞艺术创作的叶兰芝性格中会有独特的善良、柔软与敏感。

    这些闪闪发光的特点,让叶兰芝的作品更富有魅力与情感。

    可是,正是因为叶兰芝不够强势的性格,在葬礼后做出的事情,身为女儿,身为妹妹的角色,让她无法承受当时的剧痛,转嫁到了叶静嘉的身上。

    她的痛斥,她的愤怒,彻彻底底伤到了叶静嘉的心。

    叶静嘉其人本就非叶兰芝亲生,没有从小在叶兰芝身边长大的回忆,说她是半路找到的丢失在外的孩子也不为过。

    她们没有牢不可摧的感情基础,当叶兰芝斥责叶静嘉时,叶静嘉根本不可能接受。她没有那么大的包容心,当时一度在心中埋怨叶兰芝。

    如果不是为了叶兰芝,自己何至于去当恶人!

    自此,叶静嘉渐渐发现,叶兰芝其实不是称职的母亲,至少与自己的想象的母亲有着天差地别。

    不过后来,叶静嘉也就习惯了。

    或许她要的母亲太纯粹,不仅叶兰芝不是,而是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她心目中的母亲。或许每个女人都可以成为母亲,但除了母亲以外,她们还会有许许多多的角色需要扮演。

    想到这里,那位从未露过面的生父,不要提最好!

    叶静嘉抗拒生父,不仅仅是因为母亲的问题,更是因为她的内心。叶静嘉不知道如何形容她对于生父天生的抵抗,总而言之,她不愿意接触生父。

    换言之,如果她真的有父亲,那个人也应该是顾建诚。

    尤其是联想到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想到三名保镖,叶静嘉更是烦躁。

    可是,想到顾白说的话。

    如果想知道事情全部,必须先知道生父是谁。

    叶静嘉很清楚,这是顾白在给自己暗示。

    暗示自己做好心理准备,事情与生父有关。

    早在很久之前,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可是现在,她的舌头仿佛打了一个结,根本无法说出自己想说话。

    叶静嘉越想思路越清晰,越想越是无法入眠,心思更是百转千回。

    最终,她起身开灯。

    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若是再这样胡思乱想下去,恐怕今晚她就不用睡了。叶静嘉不愿再如此纠缠下去,想了想,她拿起手机发了一条短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