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没有回答尤默文的问题,而是认真的问:“当初,如果你的家人不同意你当导演的决定,你会怎么办。”

    “不同意?你在开玩笑吗?”尤默文眨眨眼,一脸扭曲的看向顾白。怎么可能不同意,他们家都是干这一行的,怎么可能单单不让自己干,有毛病啊!

    见状,顾白随即换了一个问题:“你姐姐选择商学院,你的家人没有反对吗?”

    尤默文再次喝了一口黑啤后,摇头,好奇的反问:“为什么要反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的选择是她自己的事情,为什么家人要管?”

    “如果,她的选择是错误的呢?如果她根本不适合经商呢?”顾白继续道。

    “不适合?”尤默文瞪大眼睛看向顾白,一脸不敢置信的说:“xavier你疯了吧,怎么可能不适合,现在咱们的公司可是她在打理,你知不知已经盈利多少?每年分红多少?oh,ygod!你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吵到大脑出现混乱?”

    说着,尤默文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表示自己对顾白的说法感到无法理解。

    顾白不得不强调:“我是说,假如。”

    “什么假如不假如?”尤默文不明白顾白到底要和自己说什么,他三两口将余下的啤酒喝完后,将易拉罐丢在垃圾桶,然后大喇喇的伸着大长腿腿,瘫坐在床上,开口道:“选专业不是做判断题,没有对错,没有适合不适合。”

    没有对错?

    随后,顾白没有再开口。

    他转身继续看向屏幕,只是整个人的注意力,分明已经不在工作上。

    虽然顾白已经服软,想跳过令二人争吵的话题,甚至主动退让表示自己可以将全部事情告诉叶静嘉。可是叶静嘉的一番话,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

    难道,真的是自己做错了?

    难道,自己真的做了糟糕的事情?

    难道,最好的选择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是,那些事情她真的可以承受住吗?

    有些事情,甚至超出一般人的想象范围。

    顾白垂着头,陷入低沉。

    第一次,顾白对自己的决定做出质疑。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自认为对嘉嘉的好,其实对她而言是不好。他甚至在想,安排阎卜成到底是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因为太爱,所以太在乎。

    或许,这正是此时此刻顾白内心的写照。

    这样的顾白,尤默文从来没有见过。突然间,他觉得顾白与叶静嘉之间不是简单的吵架而已。因为顾白看起来特别苦恼,特别纠结。

    认识这么多年,在尤默文心中,顾白一直都是运筹帷幄,充满自信,甚至是有些自负的人。

    当然,他也有资格与能力自负。

    身为朋友,尤默文认为自己应该做些什么,他咳嗽一声,然后说:“好吧,我暂时收留你,等你想回去的时候就回去。叶静嘉与一般的女孩不一样,我相信,无论什么事情,她都会想开的,你也不要太担心。”

    回到房间的叶静嘉,脸色已经如常,她拿出卸妆水与化妆棉,开始卸妆。

    早在叶静嘉走出房间,张雪见她脸色不佳,身后没有顾白,便心中打鼓。此时此刻,她终于承受不起过重的心理负担,弱弱的开口:“老板。”

    叶静嘉没有看向张雪,而是看向镜子中的自己,平静的问:“为什么骗我?”

    见自己的谎言果然被拆穿,张雪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千言万语,她最终说了一句:“对不起。”

    原来,那女郎试图脱衣勾引顾白时,魏久与阿灿恰好推门而入。魏久二话不说,直接将女郎扔了出去。

    见事情被干脆利落的解决,顾白便扭头继续工作,这件事情本就结束了。

    可是,当张雪从阿灿那里知道事情后,不禁心生一计。她曾听说,如果吵架冷战超过七天,再想和好便会困难许多。

    二人已经冷战多日,张雪的本意是希望通过这件事情,为叶静嘉与顾白创造一个平台,帮助二人快速和好,以免给更多的人可乘之机。

    可是现在看起来,事情越弄越糟。

    张雪低着头,失落自责不已。

    卸完妆的叶静嘉,用喷满喷雾的化妆棉,将嘴唇与眉毛上残留的卸妆液擦净后,稍微在眉毛附近的皮肤涂抹了一点乳液,在嘴唇上涂抹了润唇膏后,挥挥手说:“出去吧。”

    叶静嘉不去看张雪,也没有埋怨张雪。因为她知道张雪是好意,可是她不需要这样自作主张的好意。

    “对不起。”张雪再次说了一声对不起,甚至鞠了一个躬,然后跑了出去。

    看着张雪离开的背影,叶静嘉叹了口气。

    其实想想,当张雪急匆匆的跑来说李西语看到有人进入尤默文房间时,本就存在漏洞。

    随后的话中,更是漏洞百出。

    为什么李西语知道尤默文不在房间,为什么李西语知道那人不是工作人员,为什么张雪一直催促自己,而且有意渲染气氛?

    回忆起来,无论是张雪的表情,还是演技都不到位,充满了粗制滥造的味道,可是身为演员的叶静嘉却信了。

    她信,不仅仅是因为当时睡晕了头,更是因为真的担心顾白,相信张雪,所以没有多加思考。

    随后发生的事情,证明不过是一场骗局。一场张雪、李西语、魏久参与其中的骗局。骗局的目的是好意,可是骗局本身,让叶静嘉非常的愤怒,甚至有过辞退张雪与李西语的冲动。

    因为就在之前,她差点陷入卓彩凤的骗局。

    她讨厌欺骗,讨厌隐瞒,讨厌所有的一切!

    叶静嘉心烦意乱,抬头看向镜子中的自己。那是一张因为愤怒与暴躁,而渐渐扭曲的面容,宛若童话故事里恶毒后母的戾气面容。

    叶静嘉伸手将化妆镜反扣在桌子上,不想再看。

    当然,叶静嘉承认。

    因为他们的骗局,让她与顾白终于得以好好谈谈。虽然过程并不令人愉快,但结果……

    好吧,结果依旧令人烦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