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瞬间,顾白瞳孔紧缩,猛地冲上前,逼得叶静嘉连连后腿,最终被挤在一个角落里。顾白的两只手撑着墙,俯视紧靠在墙上的叶静嘉,他眼神阴鸷狠狠地盯着叶静嘉:“你说什么!”

    顾白的声音如同是从幽暗恐怖的黑森林刮来的寒风,冻得叶静嘉耳朵发麻。笼罩在顾白的阴影中,叶静嘉不知为何自己忍不住胆战恐惧,这样的顾白太陌生,她不仅感到害怕,而且胆怯。

    刚刚叶静嘉所有的勇气也好,怒火也罢,瞬间消失。她开始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后悔自己以双方的感情作为筹码,将离婚分手挂在嘴边,那一切不是她的本意。

    可是现在,叶静嘉想做的只是努力逃离顾白的控制。

    见叶静嘉试图逃跑,顾白越发不悦,他拦住叶静嘉的去路,冰冷冷的问:“你想去哪里。”

    叶静嘉抬头,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并不畏惧顾白:“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无论他如何强大。”

    当问题回到原点,叶静嘉与顾白之间的矛盾,却反而显得没有刚刚那么严重。

    不是因为双方都选择忍让,而是刚刚顾白的状态让叶静嘉感到畏惧与害怕。无形中,则显得叶静嘉一直苦恼的事情,也没有那么至关紧要了。

    大概,这就是对比带来的作用。

    “嘉嘉,正是因为我知道你的性格,所以我才不想将事情告诉你。”顾白向后退了半步,低垂下眼帘,将所有阴暗情绪隐藏起来后,低声祈求道:“相信我,我绝对不会伤害你。”

    不管是刚刚,从前,亦或者是以后。

    顾白的睫毛微微颤动,垂落在身体两侧的双手紧紧握成拳,不断的克制自己的情绪。

    冲动是魔鬼,刚刚的他太冲动了。

    见顾白远离自己后,叶静嘉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下。

    经过刚刚短暂的发泄,叶静嘉的情绪也渐渐平和起来,她站直身体,看向顾白,理智的开口说:“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甚至是想保护我。可是我有权知道与我自己密切相关的事情。无论如何,你应该告诉我全部的实情。”

    在这一点上,顾白下定决心不会让叶静嘉参与其中。他抬头看向叶静嘉,眼眸中充满哀求的说:“除了这件事,其他的一切,我都可以告诉你。而且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的事情。嘉嘉,以后不要再问了,好吗?”

    顾白终于放弃让叶静嘉彻底想开,他发现不是他做不到,而是叶静嘉的思维已经凝固,没有人可以改变。与其继续的争吵,冷战,不如就让它成为历史遗留问题,当哪天对方消失后,自己再告诉嘉嘉。

    顾白知道自己的做法是掩耳盗铃,可是他低估了叶静嘉的脾气,也高估了自己的忍耐力。

    他不希望,二人再继续冷战下去。

    他更不希望,刚刚自己将女友按在墙上的事情再发生一次。虽然那不是暴力,甚至是什么所谓的壁咚。

    可是顾白本人,无法接受自己对叶静嘉做出如此粗鲁的行为,这让他自我厌弃。

    “你以什么来保证,你明明说他很厉害,厉害到我稍微一动他就能知道。”明明顾白已经服软,明明现在的顾白看起来憔悴到惹人怜惜,可是叶静嘉却不打算罢休,咄咄逼人。

    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错。

    “不管我以什么来保护你,一定会保护你不受伤害。”顾白郑重保证,哪怕是用我的生命。

    顾白早已在向后退半步后,强势不在,神色充满疲倦,叶静嘉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继强势下去。

    她知道顾白辛苦,也知道自己应该体贴顾白。

    可是,如果这件事情就此过去,那这段时间她与顾白的冷战又算什么?她的坚持又为哪般?

    近几年来的无往不利,让叶静嘉有充足的信心,她相信自己可以应对好这次的危机。

    “我知道,阎卜成是你的人。”叶静嘉动了动嘴唇,最终还是开了口,说出一直以来最不想说的一件事。

    许久以前,她就知道了阎卜成的身份,却选择假装不知道,甚至依旧委以重任。只因,她知道顾白的掌控欲有多强。

    在她尚能接受的范围内,她选择隐忍,选择视而不见。

    正如,一直以来顾白也在纵容她,保护她。

    听到这里,顾白彻底慌了,他以为阎卜成隐藏的很好,他试图解释些什么:“嘉嘉,我”我没有过度关注你的私生活,也没有让他去监视你,我只是希望能在你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你及时的帮助。

    可惜,叶静嘉不愿听。

    “我容忍你插足我的生活,监视我的生活,是因为我对你的信任,我希望通过阎卜成,让你放心。但是,我不能容忍我自己不了解我的生活状态。”叶静嘉看向顾白,希望通过阎卜成的事情,让顾白明白自己的心意,让顾白改变主意,将事情告诉自己。

    只可惜,回答叶静嘉的,是顾白紧闭的双唇。

    他无法告诉叶静嘉,之所以不将那个人的名字告诉她,不仅仅是因为害怕叶静嘉冲动,害怕对方发现叶静嘉在关注他,加速报复。

    他最害怕的是,叶静嘉深陷泥潭。

    只要她稍微沾染一点点,余生都无法逃脱。

    正因如此,他甚至帮助那个人隐瞒叶静嘉的身世,只为她一世岁月静好。

    可惜,顾白的苦心叶静嘉不懂。

    叶静嘉执拗的要求知道背后之人是谁,无论如何,她一定要知道!

    “顾白,我几乎完全对你开放了我的生活,你还有什么不满。”见状,叶静嘉失望透顶,她以为顾白可以改变想法的,叶静嘉颇为不耐的蹙眉道:“我真的不喜欢你用为我好的名义来约束我,我不需要那种被人过度保护的生活。”

    见顾白想解释什么,叶静嘉举手示意他先不要说,除了告诉自己事实,叶静嘉不希望听到其他任何解释的话语。

    通过对话,她已经找到了二人症结所在,她需要将话说清楚。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