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总而言之,事情盖棺定论。

    原本的谋杀案秒变成诬陷,性质瞬间改变。

    叶静嘉从事件嫌疑人,转而成为事件被害人。不过,对于卓彩凤的诬陷,叶静嘉本人表示不予追究。

    “虽然我不明白卓彩凤为什么诬陷我,不过现在的她已经非常可怜了,我不想再去追究什么,只希望以后她不要再诬陷我就好。”叶静嘉看向探长,摇头惋惜道。

    探长本人也不希望事情闹得不可开交,他明白叶静嘉的担忧,点头承诺道:“关于这件事情,我们回去会记录在案,证明你的清白。”说着,他看向顾白,“我建议,在城堡内多安装监控,以作为证据。”

    看着探长严肃的脸,顾白点头说:“好的。”

    随后诸位警察便要回去结案,与他们一同回去的,还有卓彩凤。

    虽然卓彩凤是自杀,叶静嘉也表示不会追求她的责任。但是,因为为卓彩凤做手术的人是非专业医生,且不是在无菌环境中进行。所以卓彩凤需要去医院检查,甚至是做二次手术。

    同时,警方也需要进一步对卓彩凤进行详细询问。

    在卓彩凤走之前,叶静嘉特意去房间看望了她。

    叶静嘉看向冷着脸,躺在床上的卓彩凤,笑着宽慰道:“虽然我明白你为什么陷害我,不过我不会追究你的责任,好好休养,希望你能想开。”

    卓彩凤没有回答,她直勾勾的看向叶静嘉,眼神不善。

    不过,叶静嘉不以为意,她勾起嘴角,无声的说了两个字后,转身离开。

    看护卓彩凤的警察则在叶静嘉走后,随意聊天。

    “看起来,叶静嘉人不错。”

    “对啊,卓彩凤为什么陷害她?”

    “谁知道呢?现在许多人思想极端,上次不是有一个人在汉堡店里认为店员给他的薯条比别人少,是瞧不起他,便掏枪杀了店员?”

    “啧啧啧,你说的有道理。大概,卓彩凤也是嫉妒叶静嘉?”

    “或许呢。”

    二人显然没有太将卓彩凤与叶静嘉的事情放在心上,只当卓彩凤思想极端而已。

    毕竟,他们走访了不少剧组成员。对于卓彩凤的评价,大多并不友善。反倒是对于叶静嘉的评价,非常正面。

    很快,卓彩凤跟着警察去了小镇。

    车上,卓彩凤一直闭着眼睛。

    警方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唯有卓彩凤自己知道,她不想死,她根本不想死,她一点都不想死!

    卓彩凤紧紧攥紧拳头,她根本没有想去自杀。

    可是不知道是谁,想害死她……

    卓彩凤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内心惶恐不安到了极点。她不知道是谁要杀死自己,更不知道那个中间人去了哪里。

    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

    更令卓彩凤恐慌的是,叶静嘉对自己的说“儿子”是什么意思?

    难道,她要对自己的儿子下手?!

    警方与卓彩凤的离开,仿佛带走了所有的负面情绪,剧组终于恢复正常。

    流言蜚语到底从谁那里传出已经不得而知,如今唯一知道的是,叶静嘉不是凶手,卓彩凤自己杀自己。

    原本言之凿凿的剧组成员瞬间改了口,大家对于卓彩凤原本就不好的评价更是一落千丈。

    除了卓彩凤用生命陷害叶静嘉令人不耻与震惊之外,卓彩凤与甘振声的事情,更是令人难以置信。

    “为老不尊。”有人开口道:“卓彩凤都能当甘振声的妈了!”

    “整天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却做出这种事情,真是丢人现眼!”

    “有那么好的老公竟然还不知足,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没想到甘振声竟然是这种人,平日看起来挺好的小伙子。哎,可惜了。”

    众人聊的正在兴头上,便见甘振声走了过来。

    “哎呦,这不是卓彩凤的小狼狗?”不知谁开口说了一句,瞬间引起一片哄笑声。

    小狼狗一词,在这里绝对是贬义词。

    不过,足以见剧组众人对甘振声的态度。吃软饭,而且是吃已婚老女人的软饭,真是令人作呕。

    为了红,他还真是下的去嘴。

    甘振声没有反驳,更没有恼羞成怒,只当什么都没听到。

    “他的心性倒是能忍。”见状,一旁的叶静嘉随口道。

    性情古怪的卓彩凤带着甘振声的孩子嫁给现在的老公后,且一直与甘振声保持联系,想必甘振声不简单。

    班玖好奇的问:“小姐,为什么不告诉警方甘振声也是共谋?”

    “告诉之后又如何?”叶静嘉反问,她抚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秀发,扫了一眼班玖随意道:“不过是污蔑,有帮凶,亦或者没有帮凶关系不大。”

    叶静嘉看向渐渐走远的甘振声,只盼,甘振声能给卓彩凤一份“惊喜”。

    正说着,阿灿走过来说:“嫂子,准备开拍了。”

    叶静嘉点点头,起身拍摄。

    拍摄的过程自然是顺利的,哪怕叶静嘉已经多日没有工作,可是只要当她站在那里,便能演好角色,不需要适合适应过程。

    叶静嘉的状态丝毫没有受到卓彩凤事情的影响,相反,她演的更好了。

    一遍过后,自然是通过。

    叶静嘉见镜头中自己的表演没有瑕疵后,便转身离开。下一场戏是左丘凛戈的戏份,她需要回休息室换妆,换装。

    看着叶静嘉离去的背影,顾白一句话都没有说。

    “怎么回事?”一旁尤默文碰了碰顾白,刚刚的气氛不太对啊。

    顾白摇摇头:“没什么。”

    没什么?

    尤默文摸着下巴,看看顾白,再看看叶静嘉的背影,显然二人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尤默文作为身经百战的过来人,好意劝道:“女孩子总会有些小脾气,你要多忍让。有些时候,哄哄就好了,别较真。xavier,和女人较真没好事儿。”

    尤默文还在喋喋不休,顾白却已经低头看向屏幕中的叶静嘉。有些事情,只怕不是哄哄就能好。

    不过,他确实是为女友好。

    哪怕她生气,他也会一直坚持自己的决定。

    有些事情,知道多了不是好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