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万万没想到的是,顾白回答道:“我已经将她放了。”

    “放了?为什么!”叶静嘉皱眉不解,甚至是愤怒的看向顾白,她不明白顾白为什么这样做!“那个女人说了假话,难道你会不知道!”

    叶静嘉不相信顾白听不出那个女人话中有假话,有些事情她不过问,只是因为相信顾白,而不是傻。

    此刻,叶静嘉对顾白很失望。

    她说不清楚到底为什么失望,不知道是因为顾白将她看做普通的女孩子,还是不给她任何机会。

    “嘉嘉,有些事情,不宜深究。”顾白摇头,不欲深说。正是因为他将中间人放了,所以才“借助”卓彩凤的嘴,将事情再次重述了一遍。

    为的,便是给女友一个交代。

    只不过除此之外,他不欲多言。

    见叶静嘉面色不愉,顾白唯有安慰道:“嘉嘉你放心,这件事情终归有人给你补偿的。”

    至于真话假话,顾白只字不提。

    叶静嘉冷冷的看向顾白,没有再接话。

    放心?

    怎么放心!

    她甚至不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怎么可能放心!

    是,或许有人会解决。

    可是无论那个人是谁,叶静嘉总要知道对自己下狠手的人到底是谁!

    她不是生长在温室里的花骨朵,她见惯了大场面。无论对方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总归现在的叶静嘉被卷入其中,有一必有二,她不可能置身事外。尤其是听到中间人的话后,她更不愿意去置身事外。

    无论内心多么的不满,叶静嘉按捺着性子,没有对顾白闹脾气。只是冷哼一声,嘴角扯平。

    顾白理解女友心中的不满,但是有些事情确实不宜再查下去。或者说,不宜现在查下去。以嘉嘉的身份,更不便查下去。

    顾白温柔的轻声劝道:“走吧,回去休息,明天应该会非常忙碌。”

    见顾白确实不愿说后,叶静嘉没有再深究,她与顾白一同走向房间的方向。

    只不过,漆黑的走廊上,二人谁都没有再开口。

    临近门口的时候,叶静嘉突然扭头看向顾白,以一种非常严肃的语气开口问:“口供是不是残缺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说了你不想让我知道的事情。”

    顾中一怔,他想说没有,可是在女友充满信任的眼神中无法开口否认。

    二人之间,剩下的只有沉默。

    顾白不想骗女友,可是有些事情,她不知道更好。

    “我知道了。”见顾白不回答,叶静嘉推门进入房间,将顾白留在门外。

    二人之间,随着关门声,仿佛竖起了一层厚厚的冰,将原本二人之间亲密无间的关系彻底斩断。

    顾白看着紧闭的门,轻声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即便如此,他依旧不愿去说。

    想到那人的口供,顾白心生厌烦,他松了松领口,深吸一口气后,继续去忙碌。

    另一边,叶静嘉坐在屋内的沙发上,试图与温峥辰取得联络,她需要知道所有关于四个家族的事情。

    可是,城堡内没有信号与网络。

    叶静嘉撑着手臂,倚靠在沙发上,陷入沉思。

    她需要好好静一静,好好想一想。

    虽然,现在的她愿意与顾白分享一些事情。但永远不愿意做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白花,她的人生需要握在自己手中。

    不过一会儿,门开了。

    走进来的是班玖与班鹏,叶静嘉看了二人一眼,便继续闭眼深思,班玖与班鹏见状,自然的站在一旁守护小姐。

    这一次,叶静嘉没有让二人坐下。

    一个小时后,窦艺终于回来了。

    房间内非常的安静,今夜的叶静嘉与往常不同。

    虽然说不清楚哪里不同,但就是不一样。自始至终,叶静嘉倚靠在沙发上,不知在想着什么,气氛低沉。

    另一边的华夏,气氛紧张且凝重。

    叶静嘉听到的录音确实是被删减过的,比如在最后时,中间人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这个名字对于叶静嘉而言或许是陌生的,但是顺着这个人往上查,很快便能查到真正的幕后之人。

    “胡家?”看着调查结果,荆先生轻笑一声。

    “先生,正是胡家。”此刻,办公室内站着的不是楚楚,而是五名男子。

    五人有的二十出头,也有人年过半百,年龄不一。不过五人皆身着正式西装,神情严肃,恭敬的看向荆先生。

    “先生,胡家与我们有不共戴天之仇,若是他们,也不是不可能。”一名年轻人率先开口。

    听他一说,仿佛有些许道理。

    胡家原本就与荆家是仇敌,当年若不是胡家……

    先生何至于落到那步田地!

    幸好天佑先生,让先生重掌荆家。

    “先生,胡家不敢。”有人开口持不同意见,他解释道:“如今荆家在先生的带领之下如日中天,胡家怎敢?一旦事成,他们必然知道,等待他们的是先生雷霆之怒!于情于理,不值得。”

    小姐虽是先生的掌中至宝,可终归是女孩。

    哪怕归家,对荆家的意义大于作用。

    且,胡荆两家不合,有目共睹。如今的胡家更是傲视三家,不该在这种地方与荆家为敌。若是胡家胆敢对荆家唯一的大小姐下手,只怕荆家要趁势与胡家拼个你死我活。

    胡家,何至于放弃如今的优势呢?

    如此分析,确实也有几分道理。

    “会不会是,赵家?”有人揣测道。

    赵家,也有几分可能。

    之前赵家在赵清风的事情上,在先生手上吃了一个大闷亏。若是他们从中作祟,挑拨胡荆两家开战,最终坐收渔人之利,也是有几分可能的。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结果。待他们讨论的差不多后,荆先生终于开口,他摇头道:“有些事情,不可武断。”

    无论是胡家,还是赵家,在没有证据之前,都不可盲目下定论。

    “先生说的是。”五人连忙低头。

    不过,突然有人开口:“难道是,白家?”

    白家?

    不太可能吧,白家是四家当中最弱的一家,此事于他们而言有何好处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