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无奈之下,卓彩凤终于将事情全部交代。

    简单说,有人以“卓彩凤儿子的身世”与卓彩凤做了一桩生意。对方保证卓彩凤儿子的身世一辈子不会泄露,而卓彩凤要做的,则是按照要求,陷害叶静嘉。

    叶静嘉打断卓彩凤的话,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会相信她?”

    身世一辈子不泄露?

    这分明就是谎言,叶静嘉不相信。

    叶静嘉更不相信在圈内摸爬滚打数年的卓彩凤,会相信这样的谎言。

    卓彩凤看向叶静嘉,她原本不想回答,可最后她还是说:“即便我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如果我不答应她,恐怕……”

    说到这里,她不愿再说。

    叶静嘉恍然,也对,如果卓彩凤不答应,恐怕她儿子的身世就会被对方泄露。与其说对方保证卓彩凤儿子的身世不会泄露,倒不如说,对方以卓彩凤儿子的身世要挟卓彩凤。

    叶静嘉皱眉不解的继续追问:“所以,你愿意以生命为代价?”

    卓彩凤摇头,不,她当然愿意。

    可是,她没有办法。

    叶静嘉看向卓彩凤,原本期待她说出什么惊人之语时,却见卓彩凤低着头,轻声说:“可是她说,我不会死。”

    不仅如此,为了取信卓彩凤,对方赠了一套三环内的复式房子给卓彩凤,房子价值不菲。

    按道理,即便是房子也没有生命重要。

    不知是不是对方太会说,卓彩凤最终选择同意。

    她说你不会死,你就信,你是脑残?

    叶静嘉非常好奇,那位中间人到底有多会说。

    不过叶静嘉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听卓彩凤继续讲述:“计划写得清楚明了,我便按照计划行事。”

    “计划里有你的小情人?”

    “如果不能成果陷害你,我还可以陷害他。”卓彩凤的回答,倒是有些令人震惊。

    陷害?

    叶静嘉冷笑一声,“你不怕他出卖你?”

    叶静嘉简直不知道卓彩凤的脑子是怎么想的,或者说,卓彩凤分明隐瞒了什么。

    “卓彩凤,我不愿意和你玩我问你答的游戏,如果你愿意配合,那么就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如果不愿意,那就不用说了!”说着,叶静嘉起身,不悦的俯视卓彩凤。

    正在此时,却听顾白从旁说:“卓彩凤儿子的生父,正是甘振声。”

    “什么?!”叶静嘉猛地回头看向顾白,目瞪口呆。

    卓彩凤没有反驳,该知道的,他们果然已经知道了。

    不过幸好,叶静嘉不是一个好奇心重的人。她虽然不解卓彩凤与甘振声之间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同时她也不想过多的去问。

    “继续吧。”叶静嘉跳过小情人的话题,催促。

    “那晚,她让我去你的房间,嫁祸你杀人灭口,结果遇到了李西语。其他的,我便不知道了。”卓彩凤只是按照要求拿钱,其他的事情,她真的不知道。

    叶静嘉看向卓彩凤,继续问:“你们只想陷害我,还是也想杀死我。”

    “我不知道。”卓彩凤摇头,她真的不知道。

    “如果,你真的死了呢?”叶静嘉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如果李进没有闻到味道,如果没有班鹏呢?”

    真的死了?

    那房子便是甘振声的,他带着儿子就是了。不过卓彩凤却说:“不会,她都告诉我了,一定可以。”

    叶静嘉看了一眼卓彩凤,起身离开。

    “警察!”卓彩凤急忙忙的看向叶静嘉,她不想落在警察的手里。

    叶静嘉没有回答,径直的推门离开。

    房间内,卓彩凤依旧趴在地上。

    班玖慢慢的将脚收了回来,她鄙夷的看向卓彩凤,真是令人恶心。这个世界上,怎么还有这种女人?

    “装的到底挺道貌岸然的。”班玖嘲讽的说。

    卓彩凤趴在地上,不知在想什么。

    反倒是一向寡言少语的班鹏上前将卓彩凤拽起来,认真的说:“如果你死了,你的儿子也会“死”,甘振声无法依靠。”

    卓彩凤猛地打了个哆嗦,看向班鹏,班鹏毫不避讳的与卓彩凤四目相对。

    是啊,她不能死。

    如果她死了,她的儿子怎么办?

    虽然甘振声是生父,可是……

    “可是,如果我不死……”卓彩凤陷入迷茫与彷徨。

    窦艺看向卓彩凤,大概明白了什么,她走向卓彩凤,开口许诺:“放心,将该说的说出来,我保证你与你的儿子都不会死。”

    “真的?!”卓彩凤眼睛瞬间放光。

    窦艺保证:“真的。”

    与此同时,她俯身对卓彩凤说了一段话。

    卓彩凤的脸上,瞬间发出光彩。

    走出房间后,叶静嘉问顾白:“只是这样?”

    顾白摇头,随即将她带入另外一个房间。

    “这是另一个人的证词,给你。”说着,顾白将一只录音笔递给叶静嘉。

    随后,他退了出来。

    叶静嘉打开后,开始听。

    通过录音笔,叶静嘉得到了另一份更为全面,也是更为重要的证词。

    叶静嘉本以为卓彩凤陷害自己的目的,是制造舆论之类。没想到,实际上竟然是企图引起公愤,趁乱杀死自己。

    录音笔里的女声说:“事发后,叶静嘉太谨慎,根本不出门,甚至不去卫生间,也不吃外来的食物。最可怕的是,她竟然小心到连回房间都要换上别人的衣服。至于那些保镖,竟然不吃饭,不喝水,下药的机会都没有。无奈之下,我们放弃计划,改用卓彩凤。本想让卓彩凤去叶静嘉的房间,制造叶静嘉企图二次谋杀卓彩凤的假象,却遇到了李西语。”

    剩下的内容,叶静嘉已经不需要去听。

    她说不上心中是什么感受,只觉得很累,那是一种说不清楚的累。因为,她总觉得无论是中间人,还是卓彩凤的证词里,都存在假话。

    叶静嘉暂时分不清哪一部分是真话,哪一部分假话。可是她很清楚,事实不像她们说出来的这么简单。

    听完录音后,叶静嘉找到顾白,直言要求:“我想与录音中的女人单独聊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