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本警局接到报警后,并未打算派太多警员。毕竟小镇地方小,警员数量有限。若是大量警力分派出去,一旦小镇内发生任何危险,只怕警方无法及时处理。只不过,当警方确定出事的是在小镇拍摄的剧组后,只能加派人手。

    oh,ygod!

    那根本就是一个灾难剧组!

    果然,事实证明,这来自神秘东方的剧组就是多灾多难的剧组。

    割喉杀人。

    天哪,这简直是一件魔鬼做的案件,怎么有人会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

    走进地牢,闻着地牢内恶臭的血腥味,不少警员都直皱眉头。听完案情后,不少人眉头的皱褶越来越深,作为领队的探长更是眉头紧锁。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件性质恶劣的案件。

    不仅性质恶劣,而且不好处理。

    在如此庞大的剧组中找出凶手,绝非易事。他们需要细心调查,敏锐的观察力,以及严密的逻辑思维,与强悍的控制力。

    目前,他们最应该调查的人自然是受害人卓彩凤,与当事人甘振声。

    “好的,谢谢你们的配合。”探长伸手与顾白一握后,准备离开。

    没想到的是,顾白松开手,补充道:“卓彩凤曾说杀害她的人是我的女朋友,本片女主角叶静嘉。不过,我可以证明不是嘉嘉。当晚我与她在一起,她不可能去杀人。而且我们休息的房间是套房,外面的客厅睡着四位保镖。除此之外,为卓彩凤做手术将她救活的人,正是嘉嘉的保镖。”

    探长的眼神非常深沉,他上下打量顾白后,最终却只是点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的配合。”

    “应该的。”顾白笑着点了点头。

    他没有隐瞒,而是选择先下手为强。

    虽然顾白说卓彩凤称叶静嘉是凶手,不过在探长看来,叶静嘉虽然有嫌疑,却不见得是凶手。

    “为什么?”探长身边的一名小警察不解的问,当事人指认不可能有假

    探长挑眉道:“感觉。”

    “啊?”小警察傻了,他认为办案不能用感觉,需要用证据。

    不过,有些时候警察办案确实需要感觉。

    这种感觉不是天马行空的胡思乱想,而是办案数年乃是数十年,十几年的经验堆积成的感觉。当然,探长并未因此而放弃对叶静嘉的调查,她依旧是目前最值得怀疑的嫌疑人。

    探长走后,尤默文看向顾白。

    顾白却没有看尤默文,而是看向窗外。窗外厚厚的积雪,白到发光,它们折射的阳光令人眼睛有些许不适。

    不过,顾白没有移开视线。

    他说:“现在开始全剧组放假,所有人回到自己的房间,没有事情不许随便离开房间。”

    如此一来,会更加方便警察调查,也能阻止意外的发生。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

    “好的。”阿灿立刻离开。

    探长有条不紊的开始分派工作,一部分警察被分派去搜查城堡内一切可能存在的线索,另一部分警察则由探长亲自带领,对卓彩凤与甘振声进行问询笔录。他们需要对事发时的一切,进行询问,希望从蛛丝马迹中得到有价值的线索。

    当然,问询的结果是有限的。大多时候,二人的回答都是:“我不知道。”

    卓彩凤的不知道勉强算情有可原,毕竟她是被害人。可是甘振声却以自己太害怕的理由称不知道,有些勉强。

    更重要的是,将两份笔录合在一起后,警察们立刻发现了猫腻。

    卓彩凤:“杀我的人是叶静嘉,我看到了她。绝对是她,我不可能看错”

    甘振声:“是叶静嘉,是叶静嘉要杀我们!我看到了,就是她。”

    卓彩凤:“当然,我看到了她的脸!”

    甘振声:“我……我看到了,眼睛。”

    以上,出现分歧。

    一人称叶静嘉面部没有遮挡,另一人却只看到了眼睛。

    更重要的是,在正常的问询结束后,经验丰富的探长分别对二人问出了一个相同的问题:“凶手杀人时,你们是什么姿势,进行到什么程度。”

    “……”

    这个问题,让卓彩凤与甘振声同时沉默了。

    二人以私人问题,不予配合。不过探长,却有办法让二人开口。

    最终,二人开口。

    卓彩凤:“我上他下,**。”

    甘振声:“坐骑,中间。”

    这里,也是一处问题。

    除此之外,二人的笔录中没有任何分析。只要愿意回答的问题都回答的非常细致,而且答案一模一样。不愿意回答的问题,自然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或许是二人感受不同?”有人针对程度问题开口解释。

    探长摇头。

    “不排除是因为紧张,造成记忆混乱的可能性。”又一名警察想了想说,他补充:“之前有一件案情便是如此。”

    大多数警察,潜意识还是不认为卓彩凤会撒谎。

    毕竟正如剧组内一般人思考模式一样,警察也难以相信有人会用自己的生命来陷害另一个人。

    如果真的是一命抵一命,卓彩凤大可以直接杀死叶静嘉,不需要如此迂回。

    不过,却有一名警察说:“或许,不排除他们在撒谎。虽然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但是这份笔录,不太对。”

    “我也认为不太对,他们好像在演戏,与一般的人不太一样。”

    探长看着笔录,没有开口。

    很快有警员急匆匆的回来表示:“地牢内没有打斗的痕迹,更没有提取到人体分泌物,当然不排除渗入地下。”

    没有打斗痕迹???

    这里,便是令一处不合逻辑与道理的地方了。

    怎么可能没有打斗,哪怕甘振声胆小如鼠,为了求生,也不可能不反抗。更为重要的是……

    “叶静嘉不可能在暴露自己的身份后,选择只杀一人后立刻逃走。她应该将证人甘振声一同杀死,以保证自己的安全。哪怕杀不死,她也应该去尝试。连打斗的痕迹都没有,实在是不合逻辑。”探长摇头,随即道:“走吧,既然如此,我们去问一问嫌疑人,看看她能说些什么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