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等那人说完,顾白举手示意:“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先看一段录像。”

    说着,大厅的灯灭了。

    大厅的一面墙上,开始放映影片。

    虽说城堡内的墙壁并不适合成为放映墙,不过暂时充当一下,倒也勉强凑合。只可惜影片的质量糟糕透顶,倒是内容,令人大跌眼镜……

    反转。

    只见,漆黑的走廊上原本没有人。

    突然,卓彩凤出现了。

    她的手中拿着一把尖刀,如同幽灵一般,走在走廊里。

    不过片刻,李西语通过楼梯,从楼下走了上来。视频中的李西语一开始是低着头,一脸得意地往前走。

    只是拐弯的时候,她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看到了卓彩凤。

    李西语先是一愣,然后立刻喊道:“你在干嘛!”

    可见,见到卓彩凤的李西语,也是无比的意外。

    卓彩凤回头看了李西语一眼后,二话不说就举着刀冲了上去。见她表情狰狞,李西语吓得就要转身往回跑。

    结果,她没跑两步,影片中便传来刀入骨的恐怖声音。

    瞬间,剧组所有人的汗毛都直立起来!

    卓彩凤的心,太狠了。

    当李西语回头去看,便看到卓彩凤跌坐在地上,腹部溢出大片鲜血,场面可怕至极。

    李西语当即倒吸一口冷气,她瞪大双眼倒退一步,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

    what?

    她被卓彩凤的搞晕了,这算什么?自虐?自残?脑子有病?

    正在她茫然不知怎么回事的时候,卓彩凤趁机猛扑了上来。不过,她不是去伤害李西语,而是出人意料的一把将刀塞在李西语的手中。

    准确的说,此时的二人一同握着尖刀。

    正在此时,卓彩凤开始呼救……

    接下来的事情,影片没有再播,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便是众人听到呼叫后冲了出来,然后认为完好无损的李西语是凶手。

    可是现在,短片证明,凶手却是卓彩凤本人!

    原来,卓彩凤自编自导自演了一出凶杀案,至于配角则是毫不知情的李西语。怪不得李西语刚刚一脸木讷,这种事情放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是一脸木讷!

    大厅的灯,亮了。

    可是此刻,亮灯不如灭灯。

    许多人不知如何面对李西语,更不知道如何看待卓彩凤。唯有叶静嘉低声对身旁的班玖说:“先给李西语松开。”

    可怜的李西语,终于被证明了清白。她揉着手腕,愤愤不平。

    李西语是杀人犯的可能性,排除。

    准确的说,不仅是李西语的嫌疑排除,就连关于叶静嘉是凶手的“定论”也在许多人心中开始动摇。

    真的是叶静嘉的吗?

    会不会是卓彩凤的再次自编自导自演?

    只是。

    “为什么?”有脾气急的问。

    卓彩凤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自己杀自己?

    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除了卓彩凤本人没有人可以回答清楚。

    剧组内所有人都是一脸茫然,完全不明白,用自己的生命去陷害叶静嘉,值得吗?

    每次这个想法出现,众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值得。

    所以,没有人相信卓彩凤撒谎,都认为她说的一定是事实,凶手就是叶静嘉。可是这一次,有前车之鉴后,不少人觉得或许在卓彩凤的心中,用自己的生命去陷害别人是值得的。

    毕竟,她可是自己给自己肚子来了一刀的人啊!

    啧啧啧,一般人可对自己下不去这个狠手。

    “关于昨晚的凶手,我已经知道是谁。”正在此时,顾白再次开口。大厅内瞬间安静,在一片期待中,顾白冷笑一声,公布答案:“卓彩凤。”

    这个答案,并不令人非常意外。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心中依旧不信。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顾白却看向窗外:“雪停了。”

    停了?

    听到雪停了,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向窗外,瞬间将卓彩凤抛之脑后。雪再不停,他们大概就要冻死了。

    果然,雪真的停了!

    “太好了!”

    “就是,这破天气!”

    “哈哈,终于能回去洗个热水澡了。”

    刹那间,所有人都忘记了卓彩凤,忘记了凶手,脸上露出了笑容。太好了,他们终于可以与外界联络了。这鬼天气,将信号发射塔都冻坏了!

    叶静嘉却没有看向窗外,而是看向顾白。

    仿佛是感觉到了叶静嘉的目光,顾白低头对她笑笑:“明天警察便会过来,放心。”

    “我当然放心,我不放心的是卓彩凤。”叶静嘉意有所指道。

    “她?”顾白笑了一声,低声道:“魏久正在守着她,医生在为她做手术,你放心她会很好。”

    如此,叶静嘉便放心了。

    另一边,卓彩凤确实正在被做手术。

    只不过此次手术的医生不是班鹏,而是剧组聘请的内科医生。

    说起来,这一次卓彩凤腹部的伤势并不严重,剧组聘用的医生处理这种伤口富富有余。当时情况虽然看似严重,但实际上只是卓彩凤的衣服上的口子特别大,她的肚皮上却是一道长却不深的伤口。

    “那怎么会流那么多血?”阿灿好奇的问,他也是去看过的。好家伙,满地都是血,特别可怕。

    “呀咧呀咧,这年月人血不好弄,鸡血猪血牛血还是挺好弄的。”魏久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看向被注射了全麻的卓彩凤,“如果正常人被割喉,哪儿能喷出那么多血还不死,班鹏又不是真的华佗在世,不需要输血就能将人救活。”

    哎???

    说的仿佛很有道理啊,阿灿下意识点头。只是,他好奇的问:“为什么?卓彩凤和嫂子,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非要这样做?”

    魏久耸耸肩,他哪儿知道这些事情。

    不过呢,他见过不少稀奇的事情。

    有些时候,可以让人以身犯险,不惜出卖性命的不只是深仇大恨而已。

    俗话说得好,有钱能使鬼推磨。钱权色,世人总难逃其一的诱惑,大概卓彩凤亦然吧。

    魏久翘着二郎腿,不以为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