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长夜漫漫,没有,工作人员只能聊天,最好的话题除了卓彩凤与叶静嘉没有第二个可选。

    “没想到,叶静嘉是这种人。”

    “不过想想也是,现在圈内谁敢惹她?”

    “可是,我觉得叶静嘉看起来人很好,会不会是冤枉了她?”

    “怎么可能!卓彩凤可是差点挂掉的人,怎么可能冤枉叶静嘉,难道她不想将真正的凶手绳之以法?不怕第二次被杀?”

    “说的,也对”

    仿佛卓彩凤差点丧命永远是叶静嘉是凶手的最佳证据,每每有人反驳,只要说出这一点,便令人无端信服。

    是啊,谁会为了陷害别人的名誉,而搭上自己的珍贵无比的生命呢?

    房间内,李西语听着其他人如此腹议叶静嘉,忍不住辩称道:“不是,嘉宝肯定不是凶手!”

    结果,李西语此话一出,立刻被反驳。

    “不是她是谁,卓彩凤都说是她了。”

    “就是,除了她还有谁!”

    甚至有人说:“西语,你要相信事实,理智追星,不要当脑残粉。”

    李西语第一次被人说追叶静嘉是不理智,内心的火气噌噌噌的往上冒!

    她气不过想反驳,却碍于种种原因,语气不便太过激烈,憋了半天,她只说出了一句很怂的:“你们会后悔的。”

    众人对她的话不以为意,继续闲聊。

    聊着聊着,话题渐渐跑偏,转而开始说其他明星的八卦。谁和谁曾经谈过恋爱没有公开啊,谁曾经公然耍大牌啊,谁曾经与导演翻脸拍桌啊。

    工作人员有许多八卦可以聊,值得聊,这一聊别提多开心了。

    一向活泼开朗爱聊天的李西语,却没有参与其中。

    众人自然知道原因,不过没有人哄李西语。大家不过是暂时的同事而已,没有谁有义务去哄谁开心。

    渐渐,入夜。

    一天的劳累工作令人昏昏欲睡,原本热烈的话题渐渐冷却下来。当有人开口说:“我睡了。”后,便接二连三传来“晚安。”的声音。

    很快,房间内响起重重的呼吸声与轻轻的呼噜声。

    李西语却躺在被子里,如何也睡不着。

    她辗转反侧,心中不服。

    怎么可能?!

    胡扯!

    李西语绝对不相信叶静嘉是凶手,虽然她不知道凶手是谁,但是就是不是叶静嘉。固执的念头,确实有几分脑残粉的架势。可是只有她清楚,自己不是脑残粉,只是了解叶静嘉的品性。

    嘉宝绝对是一个好人,而且是一个善良的好人。虽然看起来不够热情,但是对人特别好。不仅对粉丝好,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好,对p更好!

    什么嘉宝走到哪里,人就死到哪里,简直是胡扯!

    那些人都是咎由自取,凭什么他们陷害嘉宝后,一定要得到幸福美满的结局。

    李西语越想越气,猛地坐起身。

    “西语,你别掀被子,好冷。”与李西语分两个被窝,却同压一床公共被子的女孩抱怨道。她使劲儿拽了拽自己身上的被子,然后伸手扯了扯公共的第二床被子。

    刚刚,一直认定叶静嘉是凶手的正是这个女孩。李西语气不打一处来,索性不睡了。

    穿上厚重的衣服,走出房间的李西语立刻后悔了。

    “好冷啊。”她双手放在袖子里,缩着脖子,有些想回去。

    可是,她没有往回走。

    走廊里安静极了,幸好李西语胆子不倒也不怕什么。她磨磨唧唧的走在走廊里,想着去哪里串个门?

    好吧,这么冷的天,应该没有人欢迎她。李西语低着头,胡思乱想。

    突然之间,她想到了张雪。

    “对啊,我可以去找张雪!”李西语自言自语道,随即兴冲冲的大步走向张雪的房间。其他人怀疑嘉宝,但是张雪一定不会。

    不过,不等她走到张雪房间,便遇到一个她万万想不到的人:“你!”

    另一边,华夏已经是白天。

    楚楚站在荆先生的办公桌前,恭敬的汇报与小姐相关的情况。早在昨天事发后,荆先生便已经立刻得知情况。

    今天,情况逆转,楚楚不得不一一详细汇报。

    听到有人指证叶静嘉是凶手的时候,荆先生不悦的斥责道:“无用!”

    他的声音不大,却蕴含雷霆之怒。

    楚楚知道先生痛斥的是谁,略微停顿后,继续道:“目前,顾白已经得知原因,小姐亦然。”

    听到这里,荆先生微微叹了口气,看向房间内的那幅画:“终究,是我害了她。”若不是这一层身份,她何至于受这样的苦。

    先生表情淡淡,却掩盖不住内心的自责。这一次,楚楚不敢再继续,而是低下了头,看向地板,直至先生示意。

    “先生,班玖说小姐或许已经知道您的存在。”说到这里,楚楚鼓起今生最大的勇气说:“先生,恕我冒昧直言。如今小姐的身份已经被某些人察觉,您依旧不想与小姐相认吗?”

    相认?

    荆先生自然不可能回答楚楚的问题,他挥挥手,示意楚楚出去。

    他不知道自己能否与女儿相认,他担心自己与女儿相认,会为女儿招致祸端。虽然现在已经为她带来灾难,可是若让她认祖归宗,只怕今后她的生活会更加坎坷痛苦。

    不是不想认,而是不能认。

    有些光环,看起光鲜亮丽,实则承担着巨大的压力,他不想女儿经历过去他经历的事情。现在的嘉嘉,很好。

    楚楚离开后,荆先生一直坐在书房内,处理公务。

    不过期间,他也接见了某些人。

    其中,包括家中族人。

    来者年过古稀,按道理,是荆先生的长辈。不过他见到荆先生,依旧尊敬,只是比起尊敬更多了一份亲昵。

    这位族中长辈,也听到了一丝关于荆先生流落在外的女儿的风声。

    不过,荆先生没有承认。

    族长长辈大约明白荆先生在犹豫什么,开口善意劝道:“待你百年后,她一个女孩子家家如何是好,谁会真心庇护?无论在什么年代,谁厉害,都不如自己厉害来的有底气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