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与顾白在休息室内等泡面,房间外的五人却需要轮班吃饭休息。不过令人意外的是,除了张雪,其他四人没有一个人表示需要去打饭吃。

    “不饿吗?”见班玖都不去,张雪不禁不解的小声问。

    班玖摇头,不是不饿,而是不能吃:。不过张雪无所谓,她挥挥手说:“你去吧,和阿灿一起去。”

    张雪知道自己的身体撑不住,便点头去了。

    四人依旧站在门口,门神一般,吓走了不少魑魅魍魉。不过真正重要的人,还没有出现。

    面很快便泡好了,面的味道还不错,喝一口热汤,叶静嘉更是浑身暖融融,说不出的舒爽。

    吃面的时候,二人很安静。

    既没有聊天,也没有谈及卓彩凤的事情。

    直至顾白吃完自己的面,才对叶静嘉说:“别担心,事情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叶静嘉小口吃着桶中所剩无几的面,随口问:“引蛇出洞?”

    叶静嘉随意的一句话,却让顾白有些不知如何接话。

    刹那间,他想一吐为快,将所有事情都告诉嘉嘉。可是,他看向叶静嘉纤细白皙的脖颈,以及青春美丽的面容,只道:“委屈你了。”

    或许不用他说,嘉嘉已经猜到。

    叶静嘉吃完桶中最后一根面条后,抬头看向顾白。

    是啊,确实是委屈我了。

    不过。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叶静嘉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微微歪着头,放松着身体说:“设计巧妙,环环相扣,证据充分,甚至了解李进的为人,与班鹏的情况。我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下如此大的本钱来陷害呢?”

    如果叶静嘉不许班鹏去救,或许便没有接下来的事情。大概,这就是典型的东郭先生与狼,自己变成了可怜的东郭先生。

    叶静嘉的表情悲喜不辩,更多的是一种审视与理智。

    空气中弥漫的泡面味,却让人有些走神。顾白不想骗自己的女朋友,同时清楚有些事情不便由他来说。

    顾白斟酌开口:“你还记得赵清风吗?”

    叶静嘉点头,当然记得。

    “赵清风是赵家的私生子,虽然对外宣称赵家是靠朝阳集团发家,不过实际上赵家原本就是传承数百年,甚至更久远的大家族。”顾白介绍道:“这种历史悠久,传承百年的家族,帝都内只留有四家。他们历经时代变化,却仍能屹立不倒。虽然社会的变革导致他们的权势不在,但威势仍在,积累的巨额财富更是让他们迅速在商业领域站稳脚跟。除了赵家之外,还有三家,分别是,白、胡、荆。”

    与顾白一齐开口的说出三家姓氏的,还有叶静嘉。

    早在之前,叶静嘉已经查过相关信息。有些事情,不是不能说的秘密。

    顾白并不意外叶静嘉知道这些,他继续缓缓道来:“原本四家之间常用联姻维系关系,尤其是战乱动荡年代,更是选择抱团取暖。只不过随着社会的变革,和平年代的到来,联姻的方式渐渐消失。四家的发展虽然不同,但仍有部分重叠,关系也大不如前。如今,四家当中胡家最盛,白家最衰,赵家平稳,荆家由衰转兴。”说到这里,顾白的话戛然而止。

    叶静嘉没有追问,只是她的面容随着顾白的描述,一点点的冷了下来。直至现在,已经彻底结成冰,寒的吓人。

    顾白起身,摸了摸叶静嘉的头顶,安慰道:“事情会顺利解决,不会对你有任何影响,我保证。”

    “当然,我知道。”叶静嘉抬头,对顾白笑笑。只是她的笑容肤浅且寡淡,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

    只是,心中有一种说不出是什么的感觉。

    仿佛是发现一切如己所料后的轻松得意,又仿佛是遇到未知大麻烦的苦恼烦躁。总而言之,叶静嘉的心情不太好。

    叶静嘉的身世呼之欲出,她却选择不揭开最后一层面纱。有些事情,知道多了反而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叶静嘉对于自己缩头乌龟一般的对事态度表示唾弃的同时,却又不得不如此选择。既然母亲不说,那么她便也当做不知道吧。

    这样想着,叶静嘉心中反而是舒畅自然起来。

    既然事情不是她招惹的,便由招惹的人解决好了。

    二人虽然云里来,雾里去一般说了许多在外人看来不知所云的话。不过二人都明白对方的意思,甚至达成了某种共识。

    因为这种共识,顾白的心情,稍微愉悦了一点。更让他感到愉悦的是,叶静嘉选择相信自己,将事情交给自己来处理。

    当然,无论这件事情由谁引起,顾白一定会负责到底,抓住幕后真凶,还女友清白。

    当晚,原本应该拍摄叶静嘉下午没有拍摄的戏份,却因为左丘凛戈创出了ng30次的爆表记录,顾白只能一遍遍的让他重复。

    拍摄现场,安静的吓人。

    不知是不是被卓彩凤的事情吓到了,左丘凛戈的脑子仿佛被浆糊胡住一样,傻到可以去演智障人士,毫无演技可言!

    “再来!”

    “卡!”

    “重新开始!”

    顾白的表情越来越糟糕,左丘凛戈的演技却始终没有任何提高。左丘凛戈的助理更是急的团团转,可是左丘凛戈的演技依旧糟糕。

    “哥,您今天怎么了!”小助理心急如焚,一边将暖手宝塞给左丘凛戈,一边焦急的问。

    左丘凛戈嘟着嘴巴,不开心的说:“我也想演好啊,可是就是演不好。怎么办呢,嘤嘤嘤。”

    “……”

    演不好没关系,别恶心人,行吗?

    一直到深夜,左丘凛戈下午的戏份终于拍完。剧组内工作人员长舒一口气,终于结束了,累死了。

    “走啊,快点收拾东西,回去睡觉。”

    “对对对,快点。”

    “等我,一起去啊!”

    今晚,恐怕是剧组内收工最快的一次。不过半个小时,公共区域已经见不到人影,所有人都回到房间休息去了。

    谣言的事情,却因此愈演愈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