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一时间,剧组内掀起了一股采购狂潮。

    小镇内对外销售的取暖设备有限,不过幸好剧组的工作人员积极联动,很快便通过互联网的网络商城团购了一大批取暖设备。

    隔日下午,设备运达旅店,进而辗转,运到城堡。

    自那天的天降大雪后,虽然没有再下雪,可是气温骤降多度。即便将最保暖的衣服全部穿在身上,在城堡内依旧冷得牙齿打颤。

    刚刚运达的设备,救了大家一名,立刻成为城堡内的取暖生力军,与此同时电表几乎要转到破表。

    虽然天气或许会成为阻碍拍摄进程的天然屏障,可是气温不会。

    即便室外气温已经冷到遇水成冰,室外的戏份旧该拍就拍。这不,连续几天都有户外戏份,主演叶静嘉常常冻得四肢麻木。

    即便如此,她也从未抱怨过一句话。自始至终,叶静嘉都选择服从导演安排。

    见导演的主演女朋友都没有娇气,敬业的在雪地中拍摄,其他演员与工作人员更是不敢抱怨一句,哪怕冻透了骨头,也老老实实的照常工作。

    “嘿,不错。”上午的戏份拍摄完成后,尤默文用肩膀撞了撞顾白,挑眉示意。

    顾白扫了尤默文一眼,然后继续看显示屏,摆明不想理会。

    “你这是什么表情?”尤默文不满了,他说:“我在称赞你的女朋友识大体。”如果没有叶静嘉以身作则,这么冷的天气,早就有一大帮人抗议了。

    尤其是,国外的工作人员。

    幸好叶静嘉之前的一些举动,让她在剧组具有一定的威望。尤其是那天,她单手将被翁雅贞从台阶上拎下来之后,她在剧组的威望飙升到了最高点。

    顾白看着最后一个回放镜头,头也不抬的说:“我知道。”

    知道什么?

    尤默文想追问,却见顾白已经收拾东西,准备去吃午饭。

    “等等我。”尤默文快走两步追上顾白后,闲聊:“最近的天气预报只说阴天,幸好没有下雪”

    “不一定。”顾白看了一眼窗外的天空,摇头道。虽然天气预报说最近不会下雪,只可惜天气预报准的时候不多。

    果然,距离取暖设备运达不过三天,如叶静嘉所料,剧组所有人都被恶劣天气困在了城堡。这一次的暴风雪不再是区区几分钟十几分钟,而是漫长的一整天。

    当众人驱车抵达城堡,刚刚拍了两场戏后,城堡外便下起了鹅毛大雪。中午时大雪依旧未停,到了下午更是从大雪变成可怕至极的暴风雪。

    听着城堡外可怕的风嚎,想到中午与傍晚都没有送餐车抵达,众人便知今晚回不去了,原本住在旅店的人员只能暂时在城堡将就一晚。

    幸好,有剧组提前打预防针,猜到可能发生的情况,各种取暖设备一应俱全,所以虽然临时决定住在冰冷刺骨的城堡,但是工作人员的心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他们平静的接受了要在城堡住下的现实。

    相反,吃晚饭时大家心情不错,甚至有人兴冲冲的拿着自己的电子设备录像。

    “嘉嘉,你太机智了!”吃完晚餐,顾白与尤默文离开,餐桌上只留下了叶静嘉与左丘凛戈。左丘凛戈咧嘴一笑,盛赞叶静嘉的料事如神。如果不是叶静嘉,今夜大家肯定要冻坏了。

    叶静嘉喝着滋味不太好的蔬菜汤,笑着微微摇头。

    哪怕没有她,剧组也会处理好的。

    不然,今天的两顿饭哪里来的?

    只是,叶静嘉用勺子舀动稀稀的汤,厨师的水平未免太糟糕。

    反观左丘凛戈,倒是吃的很开心。

    这胃口,真的是比自己还要好。想到左丘凛戈连大厨们开创的各种诡异至极的水饺都能吃下去,叶静嘉心中佩服。

    “对了,今晚你睡在哪里?”哪怕汤不太好喝,叶静嘉依旧一勺一勺的慢慢喝。

    “我和尤默文住在gray的房间。”

    叶静嘉的勺子一顿,看向左丘凛戈:“尤默文?”

    哪怕左丘凛戈是男主角,也不得不因为房间紧张与别人挤在一起,这一点,叶静嘉是知道的。

    只是……

    “只是左丘凛戈敢和尤默文睡在一起,也是心大。”

    “就是,这简直是羊入虎口。”

    工作人员闲来无聊,各种开玩笑。一个个装模作样的摇头叹息,仿佛左丘凛戈真的是羊入虎口一般。

    叶静嘉几乎可以猜到此刻外面工作人员的打趣,见左丘凛戈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不得不说,左丘凛戈的心是真大。

    叶静嘉确实喜欢打趣尤默文,不过呢,她做事也有分寸,这一次她没有再提及尤默文的性取向问题。

    饭后,是配角们的戏份,叶静嘉邀左丘凛戈来自己的休息室一起取暖。二人坐在休息室,烤着手脚,随意聊起天来。

    说起来,再过几日便是春节。

    华夏的春节,是阖家团圆的日子。

    左丘凛戈有些期待的眨着一双英俊的眼睛问:“顾导会放假吗?”

    放假?

    叶静嘉摇头,当然不会。

    见状,左丘凛戈一脸失落的噘起了嘴巴。

    一旁的化妆师聂文博见状热心劝道:“华夏的凌晨是这边的下午,两地存在时差。如果顾导放假,也只能在晚上放假,那时的华夏已经是白天,没什么意思。”

    左丘凛戈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是这样。顾导不可能在下午给全剧组放假,况且就算放了,华夏烟花璀璨,这边却没有天黑。

    所谓的春节,不过也罢。

    “时差真是尴尬啊。”左丘凛戈深深叹了口气,充满无奈与难过。

    “喜欢过春节?”叶静嘉抱着咖啡,笑着问。

    “谈不上喜欢不喜欢,只是习惯吧。”左丘凛戈看着自己面前,热气腾腾的暖炉,“别看春节联欢晚会不好看,可是不看又觉得少了点什么,嘉嘉,你懂吧。”

    叶静嘉微微点头,“懂。”

    “其实,工作的时候过不过春节也没什么区别。”不知是否是左丘凛戈想开了,他突然这样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