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性情冷清的表妹如此义愤填膺,薄灵灵反倒是笑了,她点头说:“你说得对,确实是好事。出国说明家族还需要他,愿意保护他。如果不出国,丢到荒山野岭,才是真的被遗弃了。”

    赵清风的话题一带而过,这次宁潸潸的到来,一方面是将赵清风的事情告诉表姐,另一方面也是应表姨的要求,陪伴表姐,希望她心情好一些的。

    姐妹二人说说笑笑,确实非常愉快。想到薄灵灵赋闲在家,宁潸潸好意劝她找一点事情做,分散精力:“不如出去玩一玩,转一转。”

    薄灵灵笑着点头,于是顺势将自己有意加入周琳的慈善基金会的事情告诉宁潸潸。

    “不错!”宁潸潸当即点头,善良的表姐确实很适合从事慈善,她想了想说:“我听说,周琳确实在为公益事业付出,甚至为此退出娱乐圈。虽然以前的她在圈内性格跋扈,不过现在收敛许多。而且,她一向有一说一,不会弄虚作假。表姐,你可以去试试看。”

    听到表妹也支持自己,薄灵灵内心更是充满信心:“我与周琳已经约好,今天下午便去找她具体聊一聊。”

    宁潸潸非常高兴表姐已经下定决定开始新的生活,随即承诺:“如果有任何需要,告诉我,我与旭彬都愿意帮忙。”

    “谢谢你,潸潸。”薄灵灵随即邀请宁潸潸吃些点心水果。

    宁潸潸便顺势插了一块猕猴桃,随口问:“表姐,你怎么知道这家慈善基金会?”

    说起来,国内的慈善基金会不少,周琳所在的基金会刚刚开办,规模很小,知道的人也不多。

    更重要的,她明明记得,薄灵灵的一位堂嫂家的亲戚也开办了一家慈善基金会,那家基金会运营时间更久,而且颇负盛名,薄灵灵怎么会舍近求远呢?

    于是,薄灵灵将原因告诉了宁潸潸。

    “原来如此。”宁潸潸恍然大悟,她早就听闻叶静嘉与周琳关系不错,看起来是真的。

    “听说,周琳与叶静嘉成为朋友后,性格转变不少。叶静嘉虽然年纪轻轻,但非常的成熟稳重,热心却不会瞎操心。”

    薄灵灵点头,认可道:“我没想到,她如此出众,真的是帮了我的大忙。”

    虽然薄灵灵给了叶静嘉一笔巨款,但她从来不会因此而将叶静嘉所做的事情看成理所应当,而是始终怀抱着感谢的心意来看待叶静嘉。

    宁潸潸点头,嘴角难掩笑意的说:“如果不是她,旭彬或许会在错误的时间接下那部电影。”

    正是因为有叶静嘉的提醒,阮旭彬才没有子啊一开始接受柴志杰的电影邀请,避免变成现在的陆樾之。

    当然,同样是因为叶静嘉的举荐,柴志杰的电影最终还是选定了阮旭彬出演男主角。

    只不过,这一次有陆樾之的前车之鉴,与叶静嘉的好言相劝,柴志杰终于放弃了可怕的体验生活。

    当然,阮旭彬的演技也足够令柴志杰感到满意。

    “有这个机会,他终于可以转型了。”宁潸潸感慨万千。

    “真是太好了!”薄灵灵握住了宁潸潸的手,真心恭喜道。

    赵清风一觉醒来,发现天已经黑了,只有些许月光透了进来。他揉了揉太阳穴,依稀记得,他去了警局,然后被放了出来,然后上了汽车,然后……然后怎么了?

    赵清风微微摇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后来发生了什么。不过,他不以为意,撑起身子,准备下床开灯。

    虽然他与薄灵灵离了婚,虽然他失去了薄家的支持,但是一切没有结束!他记得那个小寡妇……

    当赵清风准备下床时彻底呆了,只见他腿上不是高定的西裤,更不是名牌睡衣,而是一件又脏又旧灰色的布???

    什么东西?

    赵清风连忙看自己的上身,震惊的发现他的名牌格子毛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粗糙的灰色袍子。

    很快,他便发现,这袍子不是一般的袍子,而是僧袍。赵清风的第一反应便是摸自己的头,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摸到的是非常光滑的头皮,他的头发没了。

    “谁!”赵清风浑身惊起冷汗,猛地起身。

    正在此时,门开了。

    那门,不是普通的门,而是充满古庙味道的木门。

    门口站着的是一名同样身着灰色僧袍的秃头僧人,他一手放在胸前,对赵清风行了一个佛礼后,开口道:“阿弥陀佛,师弟莫吵。”

    “放我出去!”赵清风根本不听他到底在说什么,立刻冲向门口,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被制止。

    那僧人看起来文文弱弱却极有力量,一只手便将赵清风推了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赵清风当场大怒:“我是赵清风,赵家的四公子,立刻放我出去!”

    “师弟,莫吵。”

    师弟?

    赵清风心中一慌,死死的盯着和尚。

    是谁,是谁把自己送到了这里?

    薄家?

    赵二?

    赵清风想了很多,只觉得都有可能。

    无论如何,他一定要离开这里!

    正在此时,一名披着袈裟的和尚走了进来。此人,正是这间寺庙的方丈。很快,赵清风得知,从今开始他便是这寺庙的和尚了。

    “放屁!老子是赵家的四公子,不是和尚!识相的话,立刻放我回去,不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赵清风冷笑一声,威胁道:“我告诉你们,我的父亲是朝阳集团的董事长,他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赵清风如同稚童一般,搬出家长压人。

    可惜,快方丈与和尚恍若未闻,锁门离开。

    寺庙建在陡峭的山崖上,庙内的僧人极少,更不会有香客前来,全靠耕种下劈柴,自给自足,可以说这里是一片完全与世隔绝的净土。

    任凭赵清风喊叫,却根本没有任何回应。不过他没有绝望,无论是薄家,还是赵二,赵清风始终坚信赵父不会让自己待在这里,他一定会将自己带走!

    可惜,赵清风的想法终将落空。

    未来,赵清风的余生将便在这里度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