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当s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门突然开了。她的脸上当即出现狂喜之色,不管来人是谁,拼命大喊:“救救我,杀人了!!!”

    众人纷纷被屋内的场景惊呆了,满地满墙的血迹,地板上一道道扭曲恐怖的划痕,以及满头是血,让人看不出模样的s和举着笨重的玻璃烟灰缸的赵清风。

    我屮艸芔茻,大新闻!!!

    瞬间,闪光灯拼命闪烁,现场一片混乱。赵清风因为惯性,在众目睽睽之下依旧用烟灰缸敲了s的头,s应声倒地不起。

    嘶!

    见多识广的记者瞬间倒吸一口冷气,恶魔!

    当开门的酒店工作人员试图靠近s的时候,拿着烟灰缸的赵清风站起身,工作人员吓得不敢靠前。

    只见他一改斯文模样,恶狠狠的看向记者,威胁道:“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

    当然知道,赵清风。

    可是,大新闻当头,许多记者出于职业本能,忍不住将赵清风团团围住。

    “赵先生,您为什么对s小姐行凶?”

    “您为什么殴打s小姐,您是不是有暴力倾向,薄灵灵女士与您离婚的原因是s还是您的家庭暴力?”

    “听说,今天上午您刚刚与薄灵灵小姐离婚,财产如何分割?”

    “薄灵灵女士说您是好男人,好丈夫,您却如此对待s,请问原因是什么?”

    记者们你推我拥,对赵清风提问各种问题。与此同时,酒店的工作人员插空在人群的掩护下,小心翼翼的将昏迷不醒的s抱到床上。

    然后

    他撒腿就往楼下冲。

    报警!!!

    叫救护车!!!

    赵清风早已打红了眼,根本不可能回答记者的无聊问题,见着周围记者兴奋的眼神,他更是火冒三丈,他们算什么东西,也敢这样看自己!

    他当即扬起自己手中带血的烟灰缸,砸向人群,怒吼道:“给我滚出去!”

    噗通一声,一名记者躲闪不及,瞬间被砸到倒地,满头鲜血直流。

    “天哪!”

    “快给他止血!!”

    记者怎么也想到赵清风敢当众行凶,连忙一拥而上为同行止血,更有人因为愤怒想去指责赵清风,却也被同行拉走,“你惹不起他。”

    赵清风的周围立刻安静了,他没有急于离开,更没有丝毫愧疚与担心的表情,而是坐在沙发上,倒上了一杯红酒。

    房间内迷茫的血腥,让赵清风很兴奋。

    很快,随后赶到的一批酒店保安将记者全部驱赶出房间,至于受伤的记者则被安排到另一间房间,与s一同等待救护车的到来。

    被堵在门外的记者看着自己相机里的照片,直至现在还有点懵逼,他们后知后觉的有些后悔,有点害怕。

    “天哪!这是发生了什么?”

    “这是赵清风?简直是恶魔。”

    “没想到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人,私下却是这个样子。”

    “就是就是,太可怕了!当时我差点被砸到!”

    “那是哪家的记者,太惨了。”

    如果赵清风暴力殴打s,砸伤记者的照片出现在各大网站,后果可想而知,不过这种事情当然不可能发生。

    甚至于,一般人都不知道发生了这种事情。

    一夜,风平浪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不过,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便不可能完全藏住。看到s住院的照片,薄灵灵不知道自己应该是喜是悲。

    “如何?”宁潸潸带着好消息来到薄家,笑着说:“赵清风真是下了狠手,s在医院了缝几十针,听说她破相了。”

    对于一名女艺人而已,破相代表必须退出演艺圈,年纪轻轻的s彻底完了。

    薄灵灵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她明明与叶静嘉说过,s的事情算了。

    “这件事情,不是叶静嘉做的。”许是猜到了薄灵灵的想法,宁潸潸直言道:“与叶静嘉工作室熟悉的媒体我大约知道,不是这次领头的几家。”

    薄灵灵点头,她相信叶静嘉不会故意去设计s:“潸潸,谢谢你。”

    “表姐,我们不用说谢谢。”宁潸潸摇头,她也没想到叶静嘉真的能帮到薄灵灵,虽然一开始介绍叶静嘉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解决s,不过现在的结果也不错。

    “只可惜赵家将事情压了下来,不然有赵清风好受的。”宁潸潸摇头,不禁感叹道:“赵清风真是命好,有赵家做后台,硬是让s与记者改了口。听说,s醒来后对警方说是一切都是两人之间的小情趣。那名记者则称是自己言语有过失,一切咎由自取,不追求赵清风的法律责任。”

    都脑震荡了,怎么可能是情趣?

    至于所谓的言语过失,言语能有什么过失!

    可是,受害人s说是情趣,被砸伤的记者说不追求,警察也无能为力,只能放走赵清风。

    薄灵灵并不意外这样的结果:“无论如何,他总归是赵家的人。”赵家当然会将事情压下来,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再有恶劣的消息流传出去,影响朝阳集团。

    况且,赵清风是赵家的第四子,哪怕是私生子。

    见薄灵灵一副认命的模样,宁潸潸为薄灵灵不值,不过既然二人已经离婚,她也不想深说,以免勾起薄灵灵内心的伤心事,转而道:“听完事发后,赵清风被送了出去。”

    “送去哪里?”薄灵灵问。

    宁潸潸摇摇头,许多消息都是很隐秘的,她也是费了很大的劲才得知。至于赵清风到底去了哪里,恐怕只有赵家人才知道。

    宁潸潸想了想说:“不过,应该不是送出国。”

    不是出国?

    “旭彬的一位同学能查到出国的护照信息,没有他。”

    薄灵灵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出国,对他而言反而是好事。”

    宁潸潸当即接话道:“那不出国真是太好了。”赵清风的好事,就是对薄灵灵的坏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