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可惜,迎接isa的不是赵清风的拥抱与亲吻,而是一个结结实实的巴掌。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赵清风一巴掌甩在翁雅贞的脸上,俊美的脸上毫无笑意。

    isa愣了,她双手捂着脸,眼神茫然的看向赵清风,这与她想象中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她甚至不明白,赵清风为什么要打自己。

    isa张张嘴,试图说些什么,却发现只要轻轻开口,脸颊便会剧痛无比。说起来,这不是她第一次被赵清风扇巴掌,但这是最严重的一次,她的脸被硬生生的打肿了。

    看向浓妆艳抹的isa,赵清风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他完了,他彻底完蛋了!

    都怪这个女人!

    如果不是isa在薄灵灵面前说了什么,疯狂迷恋自己的薄灵灵怎么可能愿意与自己离婚?!

    直到现在赵清风依旧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因,或者,他根本不需要真正的原因,只需要发泄的对象。

    赵清风一脚踹在门上,嘣的一声巨响,门瞬间关闭。

    isa的心随着声音,忍不住颤了一下。下一秒,她便被赵清风恶狠狠的拽到房间内。

    赵清风死死捏在isa的胳膊,看向isa娇嫩的脸蛋,咬牙切齿的问:“谁让你找她的,谁让你找她的!是谁!!!”

    看着赵清风疯狂的眼神,isa心中害怕极了,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被捏碎了。可是,无论如何她却不敢反抗,甚至不敢哭。

    她多少有些了解赵清风的性格,看似儒雅的赵清风,实则发起脾气非常可怕。

    isa看向赵清风,真诚的摇头的说:“老公,你在说什么,我谁也没有找。”

    “不要叫我老公!”听到“老公”二字,赵清风更是怒火中烧,他双眼猩红的看向isa,如果不是isa突然出现,甚至喊了自己一声“老公”也就不会发生现在的一切。

    想到自己与薄灵灵已经离婚,想到今后再也找不到如此听话且家中有势的女人,愤怒不已的赵清风当即反手便是十几个巴掌扇在isa的脸上,不过片刻,isa的双颊便隐隐露出血印。

    剧烈的痛感让isa几乎站立不住,她捂着双颊看着状若疯狂的赵清风,突然害怕了。她突然感觉,现在的赵清风很不正常。她想走。可是根本走不了,甚至无法挣脱赵清风的桎梏。

    万般无奈之下,isa只能委屈的站在原地,她只能寄希望于赵清风可以尽快恢复理智。

    很快,她便知道赵清风为什么生气。

    原来,是薄灵灵!

    薄灵灵说是因为自己找了她,所以选择与赵清风离婚,可是自己根本没有说什么违背赵清风意志的话,更没有拆穿真相!

    为什么赵清风却认为是自己告诉了薄灵灵,自己与他在一起的事实。

    “你们不是和平离……”isa的话没有说完,便闭了嘴。她恍然惊觉,或许赵清风根本不想离婚,薄灵灵说了假话!

    如果是假话,那么现在……

    瞬间,isa的背后生出一身冷汗。

    她突然明白赵清风为什么发了这么大火,他不想离婚。可是,薄灵灵却说是因为自己决定离婚。

    如今,赵清风认定是因为自己所以薄灵灵要求离婚。

    刹那间,isa想要立刻离开这里。她已经不再去想薄灵灵为什么陷害自己,她的内心只有一个年头,赵清风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绝对不会,他根本不想与薄灵灵离婚!

    不等isa做出反应,赵清风已经先一步揪住了isa的头发:“你对薄灵灵说了什么,你说!”

    “没有,我没有什么都没有说!”isa矢口否认,她哀求道:“除了上次你带我去医院,我从来没有找过她,更不可能说什么!”

    赵清风眯着眼睛,死死的盯着isa,阴森的眼神看的isa心中发毛。isa下意识的避开赵清风那骇人的眼神,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必须立刻马上逃离这里,因为现赵清风眼神太可怕,而且头皮与手臂传来的剧痛,更是让她无法再忍受。

    可是,当她试图让赵清风放开自己的时候,赵清风的手却越发用力,拽的她头皮生疼。原本,赵清风最喜欢的长发,如同成了束缚isa的工具。

    “放开?”赵清风冷笑一声,凑近isa,口气阴狠的开口:“如果不是你,我怎么会到今天?你竟然敢坏我的好事!”

    “我没有!”仿佛是感觉到了死亡的离婚,isa终究忍不住大哭起来,她泪眼婆娑的看向赵清风,不断哭诉哀求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真的没有。”

    可惜,赵清风根本不会去信isa,在他心中,薄灵灵不会撒谎。或者说,他迫切的需要一个替罪羊,让自己得到解脱。

    所以,这个人只能是isa。

    只见,赵清风双眼猩红,猛地将isa的头往墙上撞。

    “不要!”isa瞬间惊声尖叫,挣扎,呼喊,却无法逃脱赵清风的铁腕。

    一下,两下,三下,赵清风如同失去理智的魔鬼一般,通过暴力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isa的尖叫与求饶无法引起他内心一丝一毫的波动。

    他恨isa毁了自己的依仗,更恨薄灵灵选择离婚。恼怒之下,赵清风再次啪啪的巴掌扇了上去。

    撞墙巴掌,几次下来,isa早已鼻青脸肿。

    她的意识开始模糊,鲜血中,看着赵清风狰狞的脸,isa突然感觉如果自己不反抗,一定会死在赵清风的手中。

    人的求生本能是无限的,她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推了一把赵清风,将赵清风推了一个趔趄,自己则猛地扑向门口。

    只可惜,赵清风更快一步。

    他一把抓住了isa的脚腕,isa长长的指甲在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划痕,她伸着手,对着门口大喊:“救命!”

    可惜,毫无回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