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翁雅贞的经纪人,不急不躁,胸有成竹的模样,令人费解,难道他不知道现在舆论已经变成了样子吗?难道他看不到楼下的记者吗?难道他不知道gray的粉丝已经在集结了吗?

    当然,这一切经纪人早已知道。

    不过他淡定的说:“全网黑,也是一种走红的方式。”

    会议室内不少人愣了,大家都是经纪人,自然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会忍不住因这句话背后的含义而心惊。

    “你的意思是?”一名年轻的经纪人忍不住开口。

    “我的意思是说,翁雅贞的知名度已经上来,不如趁此机会,将她推上去,或许这将是我们的机会。”经纪人看向众人,将自己的想法大方说出来。

    事情爆出来后,他原本也愤怒,也害怕。可是没想到,竟然有人主动找上门,希望采访翁雅贞,甚至有人愿意找翁雅贞站台参加活动。

    说白了,他们要的是翁雅贞的热度。

    虽然翁雅贞确实被全球黑,但翁雅贞的知名度也是一般人做梦也得不到的。不如拼一把,说不定有机会由黑变红。

    “可是,现在gray方面……”有人担忧,gray摆明要将翁雅贞置于死地,如果强求,只怕偷鸡不成蚀把米。

    “死马当活马医吧。”

    再多的话,经纪人却是不愿说了。

    如今,他手里握着一把险牌,打好了一步登天,打不好不过就是保持原样。毕竟,他几乎忘记自己手里有翁雅贞这号人了,用不好丢掉一点也不可惜。

    他已经想好方法,只看翁雅贞有没有走红的命了。

    另一边,翁雅贞被硬生生的捆着双手抬上了车。车上,她拼命的哀求助理,希望助理放了她,让她回去找gray:“我已经被人看光了,我活不下去了,我只有gray了,让我见他,让我见他,哪怕是最后一面!”

    说着,翁雅贞的眼泪便再次流了下来。

    助理内心可怜翁雅贞,可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看看翁雅贞有些发红的手腕,助理有些心软。

    可是,不等她为翁雅贞松绑,翁雅贞突然眼神一变,恶狠狠的再度开口:“我一定要去找gray!我爱他,我相信他也爱我,一定是剧组故意阻碍我们交往!放了我,快放了我!!!”

    ???

    助理突然觉得,翁雅贞可能神经有些问题了。

    算了,她还是不要管了。

    助理也是人,助理也会厌倦。况且翁雅贞与助理的关系并不算友善,助理能在昨晚为翁雅贞披上外衣,保护她回到房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再多,也做不到了。

    很快,二人到达机场,这时才发现,机场聚集了许多人。他们正是gray的粉丝,翁雅贞的反对者。

    幸好助理机灵,没有盲目让翁雅贞下车,而是四处联系。

    最终,申请到了特殊通道。

    办理手续的过程中,她听到人们谈论的都是gray与翁雅贞。

    “如果让我遇到翁雅贞,我一定会让她明白,她做了多么错误的事情。”

    “当然!她真的是太可笑了!”

    “听说她是坐今天的航班,或许我们有机会见到她,好好教训一下她!”

    “哈哈哈,大家来到这里都是为的这个目的。”

    听到那些充满危险的话语,助理心惊不已。一抬头却看到登记窗口工作人员锐利的双眼,她一把拿回飞机票与护照,低着头急匆匆的离开。

    回到车上,翁雅贞依旧喋喋不休。

    想到如今机场内的情况,助理心中一狠,小声让司机将翁雅贞敲昏。不然,若是让翁雅贞在机场内喊,只怕她们都难以“活着”回国。

    “终于安静了……”看着倒在座椅上的翁雅贞,助理长舒一口气。

    旅程是漫长的,在飞行过程中,翁雅贞醒了过来。她看着窗外的蓝天,意识到自己在飞机上。

    不过不等她起身,便被助理按住:“我们在飞机上,你不可能下去。”

    翁雅贞的话都被堵死,是啊,她当然不可能下飞机,更不可能让飞机掉头。最终,她靠在椅背上,神色悲伤。

    她不是猜不到真相,她不知道不知自己找gray没用。

    只是,她不愿意接受现实。

    如果没有gray,她不知道自己的未来怎么办。想到那一夜,她的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她知道,那是她人生中永远抹不去的污点,除了gray没有任何人可以救自己。

    “别哭了,吃完饭吧。”助理将分发的饭拿给翁雅贞。

    飞机很快达到国内,下飞飞机,翁雅贞才知道迎接她的是什么,机场内人山人海,铺天盖地的记者与人群冲向翁雅贞。

    “翁雅贞,你是不是设计gray?”

    “你与gray之前是否认识。”

    “你用的什么药陷害gray?”

    一连串的问题,砸向翁雅贞。除了问题,还有各种杂物,矿泉水**、鸡蛋、西红柿等等。除此之外,谩骂声更是不绝于耳。

    翁雅贞呆呆的站在原地,一时间懵了,任人砸,为什么他们会知道……

    正在此时,一群保安冲了进来,将翁雅贞接走。

    上车后,翁雅贞见到了自己的经纪人。

    一切发生的太快,以至于翁雅贞脑子嗡嗡的,经纪人的一番话更是让她不知如何回答。

    “你让我,陷害……”翁雅贞瞪大眼睛,看向经纪人。

    “不是陷害。”经纪人摇头,笑着说:“那些事情都是事实,不是吗?是gray主动找你,而不是你找他。”

    剧组的拍摄依旧在进行,不知是不是因为秦既明不在,叶静嘉的心情格外轻松,拍摄格外顺利。

    这不,第三天夜戏,早早完成。

    众人终于可以早些回到旅店休息,叶静嘉舒舒服服泡了一个澡,然后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随手刷新闻。

    与秦既明有关的标题铺天盖地,她自然打开。这时,她才知道事情发生了巨大的转折。叶静嘉坐直身体,一脸震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