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猛地从房间内冲了出来。众人被吓了一跳,下意识躲闪,幸好阿灿眼疾手快拉住了那个人。

    “放开我!”

    跑出来的不是别人,恰是不少人猜测,已经死在房间内的翁雅贞。只见她不仅没死,而且生龙活虎,正拼命挣扎,连哭带叫。

    只可惜,她的声音没有吸引过来一个人。唯有跟着阿灿的工作人员,围着翁雅贞议论纷纷。尤其是刚刚笃定翁雅贞绝对不会自杀的工作人员,现在更是有些小得意的说:“我就说,翁雅贞这种人绝对不可能自杀。”

    众人纷纷点头,只觉得自己太“高看”翁雅贞了。翁雅贞脸皮都不要了,怎么会想死?他们真是想多了,太单纯了。

    几个人毫不客气的当着翁雅贞的面开始讨论,压根不将她放在眼中。

    翁雅贞根本听不到周围的人在说什么,疯了一样的晃动身。她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逃出去!

    逃出去去找gray,告诉他,她爱他!

    昨晚,当翁雅贞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后,她突然决定,只要门一开,她立刻冲出去去找gray,只有他可以救自己。

    她需要gray,gray也爱她。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翁雅贞一直安安静静的蹲在门口,果然她等到了这个时刻。只是有一双手紧紧的拽着她,阻挡了她寻找未来的脚步。

    下定信念的翁雅贞身体里瞬间爆发出一种蛮力,阿灿都拉不住他。

    “快快,拦住她!”见翁雅贞张着血盆大口冲上阿灿的手,工作人员连忙七手八脚的去拦,有人掰头,有人拉她的胳膊。

    最终,经过阿灿与工作人员合力,好不容易将翁雅贞塞回了房间。顺便,大家将翁雅贞的双手绑起来了,就她那动口又动手的样子,只怕一个不小心就要见血。

    房间内的翁雅贞双眼满是红血丝,依旧拼命的挣扎,口中大喊着自己要见gray。

    阿灿看着翁雅贞没有开口,见阿灿不说话,其他人更不会多嘴。翁雅贞嚎了很久,久到她的嗓子开始发干,声音有些沙哑,才渐渐缓过神来。

    她见阿灿迟迟不肯同意,出人意料的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求你,让我见一眼gray,求求你。”

    这是硬的不行来的软的?

    工作人员看向翁雅贞,那眼神特别复杂,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刚刚谁想咬阿灿来着?这会儿当娇花,不觉得有点晚吗?

    阿灿会同意吗?

    当然……

    好吧,就算同意又如何,gray已经走了。

    最重要的是,阿灿从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男人。

    只见他啧了一声,仿佛非常感兴趣的围着翁雅贞转了两圈。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对下跪这么感兴趣?

    翁雅贞还真是有陆樾之的风范啊,大概他们都是脸皮比较厚,膝盖比较软?

    “阿灿?”见工作人员示意时间不早,想到车已经到了楼下,阿灿也不客气,开门见山的说:“见gray你是别想了,gray不可能见你。”

    翁雅贞瞪大双眼:“为什么,他明明……”

    阿灿见翁雅贞要口出狂言,连忙抢先一步说:“他不见你怎么了?不过就是说了两句话而已,你是不是有妄想症?我劝你,好好做人,不要动不动就用那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别到时候害人害己!”

    工作人员看了一眼阿灿,心想,怎么不把gray离开剧组的事情告诉翁雅贞?

    阿灿绷着脸,一脸严肃。

    不可说,说了翁雅贞一定会发疯!

    “不,不是我,是那个男人,是他让我这么做的!”翁雅贞哭着看向阿灿,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女人,此刻已经眼泪鼻涕一起流。

    工作人员见翁雅贞情绪转换如此之快,如此之到位,全部惊呆了!如果拍戏的时候翁雅贞也有这种演技,恐怕多少能拿到一些小角色了吧。

    “我真的很爱gray,求求你让我见见他,求求你好不好!”翁雅贞看向阿灿,眼神充满哀求,她甚至跪着走向阿灿。

    阿灿连忙向旁边闪了闪,躲得远一点。

    同时,立刻有人按住了翁雅贞,让她无法动弹。阿灿终于能够站定,他随意挖了挖耳洞,只觉得无聊,爱什么爱,当他傻逼啊。再说,你爱gray,人家gray就必须爱你?你以为你是黄金啊!

    “行了,走吧。”阿灿见翁雅贞翻来复出就这点本事,点点头,下达最后通知:“你被剧照开除了,现在马上离开剧组。”

    说完,他看向几位工作人员:“你们费费心,把她抬出去,扔到车上就和咱没关系了。”

    “ok!”

    听到自己被剧组开始,翁雅贞的反应却并不大。她只是不断地哭着哀求要见gray,一个劲儿哭哭哭。

    翁雅贞被抬出去的时候,没有人围观,大家仿佛看不到她一样。唯有班玖,一边吃着开心果,一边倚在墙上看笑话。

    可惜,大家全当听不到。

    “我爱他,我真的爱他!”

    “是那个男人让我这么多的,我不是故意的。”

    翁雅贞彻底看不见时,班玖手里的开心果也恰好吃完。她将开心果皮随手扔到垃圾桶内,然后转身回去。

    叶静嘉一场戏恰好拍完。

    “小姐,她走了。”翁雅贞凑在叶静嘉耳边低声说。

    叶静嘉微微点头,她一边翻看剧本,一边问:“她还是认为错不在自己?”

    “她大概觉得,错在gray的助理,她是被怂恿的,真爱无罪,她只是用错了方法。”说着,班玖偷偷翻了白眼。

    翁雅贞被人抬下楼的时候一直在嚷嚷,嚷嚷的人尽皆知。这种强盗理论,太可怕了。

    叶静嘉笑了一下,没有再说什么。

    渐渐地,叶静嘉开始将部分助理的工作交给班玖来做,当然班玖确实做的不错。现在,班玖在简单的汇报完翁雅贞的情况后,便站在一边。

    有时候,班玖甚至在想,小姐是不是知道什了么。

    可是,她也只是想想。

    叶静嘉放下剧本,开始拍摄下一场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