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秦既明的事情不过是剧组当中的小插曲,很快众人兵分几路,左丘凛戈与叶静嘉因接下来还有细戏份安排,各自回到各自的休息室,上妆,换装,准备拍摄。

    顾白与尤默文、阿灿则走向下一个布景点。

    路上,尤默文一改刚刚的样子,一本正经的开口说:“翁雅贞的事情我已经让工作人员转告了她所在的经纪公司,对方深表歉意的同时,表示会给我们一个答复。不过,我让工作人员将事情推到了秦既明的身上。”

    也就是说,剧组不需要歉意,更不需要答复。翁雅贞,与他们无关。

    “很好。”顾白极为赞成尤默文的做法,这是最好的选择。毕竟,事情原本就与他们无关,现在秦既明既然将消息散出去,他们更不愿意蹚这趟浑水。

    “已经与对方沟通好,今天傍晚将把她送回去。不过,你确定只是这样?”尤默文停下脚步,看向顾白。

    顾白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阿灿:“你去处理一下翁雅贞。”

    阿灿当即比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转身离开。

    见阿灿走后,顾白扭头尤默文,摇头说:“她不会说出嘉嘉的。”

    笃定的语气,简直让尤默文无奈。人家男朋友都不担心,也不知道自己操的哪门子的心!他吐了一口气:“ok,我明白了。”

    顾白看向远处,剧组内熙熙攘攘,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或许在许多人心中,确实什么都没有发生。

    “嘉嘉知道你这么关心她,一定非常感动的。”

    尤默文不屑的白了一眼顾白:“我不需要她感动,我只希望以后这位大小姐不要拿我打趣找乐子!有一句说得好,三人成虎,对不对?我现在很担心我拍完了这部电影,找不到女朋友!”

    他简直不知道要怎么形容叶静嘉,自己不过就是更换女朋友的频率勤了一些,可是他们双方自愿。为什么她总是要说自己是个gay?

    自己真的不!是!

    借此机会,尤默文不禁“大吐苦水”:“xavier我真的要疯了,现在剧组里竟然有人真的相信我是gay,甚至主动来找我!”

    想到打开门看到一位身材健美赤身**的壮汉躺在自己床上,尤默文想哭。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左丘凛戈说的辣眼睛是什么意思,他觉得自己的眼睛当时都要被辣瞎了!

    “xavier你无法想象,他竟然对我抖动胸肌!”尤默文扶额,每每回忆起来,他都要疯掉了。尤默文喋喋不休的对顾白告状,他觉得自己没有拍完电影,恐怕已经得了恐男症!

    见xavier不接话,尤默文只好主动说出自己的要求:“我想换一个房间,后勤却说腾不出来。哪怕不能换房间,换一张床总可以吧,实在不行,换锁也可以。不过无论如何,那个床单我绝对不要了!”

    “除此之外,我需要有一位漂亮的女朋友,向所有人证明,我的性取向!”

    说来说去,其实尤默文只是想要假期,顾白当然不批,只说:“是谁躺在你的房间,你把他开除就是了。”

    看着顾白浑然不在意的样子,尤默文不满的看了他一眼,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因为私人原因开除剧组内成员,他是很有职业操守的好嘛!

    顾白突然扭头看向尤默文,微微一笑,“我建议你最好不要总是跟在我身边,我担心关于你性取向的问题,会越传越严重。”

    “为什么?”尤默文不解。

    顾白笑而不语。

    尤默文怔在原地,猛地扭头,只见周围许多人都在悄悄打量自己。许多人目光躲闪不及,与尤默文的目光撞在一起。

    他看到了,他们的眼神中充满了意味深长,仿佛……

    “我真的不是gay!”尤默文忍不住仰天长啸。

    神经病也从来不说自己是神经病,啧啧啧,可怜的尤默文,只能暂时接受这个残忍的设定了。

    见尤默文一脸崩溃,远处的顾白心情反倒不错。尤其是当他打开电脑,接收邮件,确定gray的事情确实与女友扯不上任何关系后,心情更好了。

    与此同时,阿灿已经找到后勤部的同事,与他们一起来到翁雅贞的房门前。

    从昨晚事发后,翁雅贞的房间再也没有人打开过,更没有人为她送饭。房间仿佛已经成为了一处禁地,无人敢靠近。现在gray头也不回的离开,更代表翁雅贞完了。

    阿灿对负责看管钥匙的工作人员说:“把门打开。”

    “她,不会死在房间里了吧。”负责看管钥匙的是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她一边找钥匙,一边忧心忡忡的说。

    提及“死”其他几名员工忍不住点头,对啊,有道理。经历了这种事情,一般人根本无法接受,寻死觅活也很正常吧。

    “不会吧。”阿灿挠挠头,有些不敢相信。

    “发生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一般人早就没脸见人了。”另一员工认为同事说的极有可能,她甚至拿出了证据:“听说上半夜翁雅贞还又哭又闹,可是到了下半夜就没声音了。”

    “对啊,我也听说了。今天大家还好奇来听了听动静,屋内特别的安静。”

    “这间房间内有许多金器之类的,也不是不可能发生自杀的事情。”

    “卫生间自杀事件!”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的有鼻子有眼,仿佛翁雅贞真的因为羞愤而选择自杀,永别人世。

    “不会吧!”阿灿瞪大了眼睛,忍不住抖了一下。如果翁雅贞真的死在剧组,恐怕就是一件大事!他连忙催促:“快快快,快开门看看!”

    刚刚工作人员已经试了一把钥匙,结果是错了。她找到另一把,塞了进去。

    正在此时,有一人反驳:“那可说不定,翁雅贞脸皮比城墙拐弯处还厚,陷害gray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怎么可能自杀?”

    这样一想,仿佛也有道理。

    不过一切,打开门便有定论。

    众人屏气凝神,生怕看到血腥的场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